商汤科技:科学家 资本家

能否顶住资本的诱惑和­压力,决定着商汤未来的发展­格局。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李瑶

去的一年里,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商汤­科技的过

战略投资部应该格外忙­碌——接连完成了四次融资,公司估值也一路飙升。

2017 年 7月11日,4.1亿美元 B 轮融资;11月15日,高通数千万美元战略投­资;2018 年 4月9日,6亿美元C轮融资,估值达30 亿美元;5月31日,6.2亿美元C+轮融资。

四轮过后,商汤融资总额度超过 16 亿美元,估值达 45亿美元,是全球估值最高的新兴­人工智能创业公司。

而最新的消息显示,软银愿景基金正在寻求­向商汤科技投资10亿­美元,目前双方还在确定最终­的交易条款。

鉴于这家成立仅4年的­创业公司管理层曾明确­表示“不以融资为目的”“不缺钱”“不缺投资人”,外界有媒体和行业人士­开始对其产生质疑:“频繁的融资节奏和庞大­的融资金额,很难让人相信它 不是以融资为驱动的。”

商汤科技真的口是心非,正在变成为融资而融资­的资本工具吗?

不在意外界贴标签

“商汤被报道比较多的就­是融资情况,但实际上我们的营收和­商业合同签约订单增长­的比率要比融资的增长­比率大很多,只是我们很少披露而已。”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冰这样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作为联合创始人之一,徐冰主管商汤科技的战­略投资业务。在他看来,这一年频繁融资的背后,正是因为投资人对商汤­的技术和商业前景非常­认可,所以才会带着钱、带着资源过来,成为商汤的股东。

“投资人群体中有一批精­英,他们对价值的把握、对有价值公司的判断是­非常准确的。”对于外界“融资机器”的质疑,徐冰表示商汤科技其实­并不在意现阶段外界“对公司贴的标签”。

这种不在意,或许是因为商汤科技真­的不缺钱。

公开消息显示,作为一个人工智能公司,商汤科技的核心团队在­计算机视觉基础技术研­究方面有近 20年积累,公司主要业务也聚焦在­人工智能的视觉应用上,有五大业务线——手机业务、IVA视频安防业务、互联网业务、车载业务及其他新兴业­务。

“我们去年就是一家有利­润的公司了,而且我们的营收规模是­呈三位数高速增长的。”对于公司运营状况,徐冰相当自信,“这在市场上并不多见。”

在商汤科技的官方宣传­里,其在 2017 年已实现全面盈利,并在智能手机、智慧城市、汽车、金融、零售、互联网娱乐等行业快速­落地,业务

营收连续 3 年保持 400%同比增长,2018 年主营业务合同收入同­比增长10 多倍。

商汤科技香港公司总裁­尚海龙也透露,商汤科技现在已经服务­了 700 多家客户,“过去的三年半时间只有 700 个工作日,平均每一天都能签订一­家客户。”

融资的真正意义

既然不缺钱,商汤科技为什么还在疯­狂融资?

在商汤科技的对外宣传­中,其一直宣称对于投资方­的选择门槛非常高。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无论是财务投资人还是­战略投资人,合作的关键点是看能不­能给商汤的业务带来“比较大的变化”。

所谓“比较大的变化”,徐冰给出了更直白的解­释——要的是投资人带来的资­金及各种产业资源、行业影响力。

以C+轮融资为例,商汤科技在这轮融资里­引入多家国外投资机构­及战略伙伴,按照管理层的说法,目的之一,就是“考虑到商汤全球化产业­布局”。

尚海龙也曾坦言,多次融资的消息能引起­市场对商汤科技的关注。

有趣的是,身为商汤科技的竞争者,旷视科技也曾表达过对­融资目的相似的看法。“其实公司不需要那么多­钱,融资的意义在于证明公­司在行业中的领导地位,以及能树立行业更正确­的评价标准。”旷视科技C轮融资时,CEO印奇这样说。

从商汤科技释放出的信­息看,要这么多钱和资源,商汤科技有两大计划:一是以原创技术为核心,打造一个AI研发和应­用发展平台;二是加快全球化产业布­局,扩大海外市场。而从逻辑上看,第二个计划的良好实现­建立在第一个计划的基­础上。

记者注意到,为了加快实现第一个计­划,商汤在吸纳资金的同时,也在对外输出投资。比如2017 年11月,商汤与上海市政府达成­战略合作,宣布5年内要在上海投­资不低于60 亿元人民币,形成人工智能产业聚集­效应;2017 年12月,商汤设立的人工智能产­业基金还领投了初创公­司51VR的B轮融资。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该基金已投资6 个项目,计划投资项目还有10 个以上,涵盖 AI 芯片、医疗、物联网、手机和互联网、游戏等领域。“这些都需要大笔资金运­作。”

资本是把双刃剑

商汤科技乃至整个AI­创业领域的玩法,几乎都与当下主流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发展路径­一致:找风口、融资、做大规模、上市。

据统计,自 2014 年至今,中国市场已有超过50­0家投资机构、累计投资600多亿元­人民币进入人工智能领­域,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多达­4000 余家。

在一位投资界人士看来,人工智能技术事关未来­科技发展的核心,且A股领域对该行业公­司抱有好感,在优质投资项目稀缺的­当下,获得大量资本的青睐,不难理解。

客观来说,作为一家被业内认为“具有核心技术”的小巨头,商汤科技的融资与其技­术发展、业务布局本身并不冲突,但作为“事关未来科技发展的核­心”,完全复制移动互联网公­司的玩法,是否合适?

从最近的情况来看,近期互联网公司扎堆赴­港赴美上市,但实际上其中不少都处­于业务虚浮、营收亏损的状态,只是顶不住早期投资人­急于退出套现的压力,趁上市大形势尚可,匆忙上市。

此前,商汤科技方面也曾表示­过,“商汤科技有未来的上市­计划,但是因为政策、形势的变化,目前没有具体时间表。”

“中国能诞生一家顶级的­人工智能上市公司是好­事,但资本的过度簇拥也可­能带来隐忧。”一位不愿具名的AI 业内人士说。

他认为,人工智能领域不像送外­卖,它涉及国家间未来核心­能力的竞争。AI公司期望搞融资快­速发展当领头羊不是坏­事,但潜心技术研究是核心,资本是双刃剑,能支持公司发展,也可能裹挟公司的发展­方向。

从公开表态看,商汤科技从一开始就对­资本表达了较为强势的­态度,其创始人汤晓鸥也明确­表达过“不能为五斗米折腰”的态度。

只是,随着引入的投资方越来­越多,投资方的实力越来越强­大,商汤科技是否还能顶住­资本运作的压力和诱惑?

2018 年 6 月 29 日,北京第二十二届中国国­际软件博览会上的商汤­科技人工智能展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