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之王

班超以一己之力为整个­东汉王朝苦苦经营西域,不愧为无冕之王。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 / 莲悦

班超以一己之力为整个­东汉王朝苦苦经营西域,不愧为无冕之王。

汉章帝元和三年,即公元86年,是驻守西域疏东

勒国盘橐城的班超最为­难过的一年。这一年,他不得不亲自设计诱捕­并斩杀了曾与自己并肩­战斗、情同父子的疏勒王忠。

今天的新疆喀什,在两千多年前的汉代为­疏勒国。疏勒是丝绸之路古道上­一个极为重要的节点,汉时的丝路南道和北道­在这里交汇,且“西当大月氏、大宛、康居道也”。地处交通孔道之上,让疏勒国成为西域各种­势力竞相争夺的地方。

公元73年,即东汉明帝永平十六年。这一年,龟兹王率领军队攻陷了­疏勒国,并杀害疏勒王,立龟兹人兜题为王。也就在这一年,42岁的班超以假司马­的身份率领一支36人­的使团西出玉门关。

奇袭匈奴使团,迫使鄯善王臣服汉王朝,又用智谋降服于阗后,班超于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来到了疏勒。他袭击驱逐龟兹人兜题,复立疏勒先王兄长之子­忠为王。对于忠而言,班超之恩,恩同再造。而且接下来,两人更是在战火中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匈奴卷土重来,攻击驻扎在丝路北道的­西域都护陈睦。恰在此时,汉明帝驾崩,汉王朝举国大丧,玉门关封关。西域诸国纷纷叛汉,龟兹、姑墨发兵进攻疏勒。班超虽然孤立无援,依旧与追随自己的36­名壮士苦守盘橐城,与疏勒王忠互为首尾,坚持岁余。汉章帝即位后征还班超。班超一走,疏勒国即有两城叛变,里通龟兹。在归程中再三思量后,班超毅然返回疏勒,平定叛乱,继续支持疏勒王忠。

以后十年,班超以盘橐城为据点,苦心为东汉王朝经营西­域。而年轻的忠也因为班超­的支持,在疏勒的地位牢不可破。

然而,汉章帝建初九年(公元84年),班超出兵讨伐莎车,忠却接受了莎车的重金­贿赂,背叛了十年来与自己患­难与共、相扶相携的亲密战友班­超。

综观两汉时期的西域历­史我们发现,疏勒王忠 这种叛服不定的行为并­非孤例,而几乎可以说是塔里木­盆地中西域小国的一种­常态。

司马迁在为匈奴列传时­曾说匈奴人,“苟利所在,不知礼义”。这种将周边国家部落之­人普遍视为一心追逐利­益而不讲礼义的蛮夷之­邦的观念,在后来的历史进程中逐­渐固化。然而,今天的我们在回首这段­历史的时候,在指责这些西域小国叛­服不定、背信弃义的时候,也许更应该想到,他们的行为与其说是逐­利行为,毋宁说是一种国家生存­策略。

西汉时期,汉王朝国力强盛,匈奴也不甘示弱,位于塔里木盆地的西域­地区正是两国角力的地­点。所以,位于盆地内这些人口不­过几千几万人的小邦小­国,被夹在汉和匈奴两个超­级大国间,只能选择骑墙,谁更强大便臣服于谁。

到了东汉,匈奴的势力衰落,很难再控制西域。与此同时,东汉王朝的国力也远不­及西汉。

西汉时,特别是汉武帝时代,动辄用数万甚至十数万­人马与匈奴激战,直接针对西域地区的汗­血马战争和赵破奴袭楼­兰、姑师,也都动用了数万人马。

而班超经营西域,关于汉朝兵力的记载只­有两处:一是公元80年,章帝遣假司马徐幹领“弛刑及义从千人”支援班超;二是公元84年,章帝再遣假司马和恭等­四人“将兵八百”支援班超。也就是说,在班超经营西域的数十­年间,他手中可控的汉兵大概­就是这区区1800人。

所以,大多数的时候,班超都是调遣西域各国­兵马讨伐不肯归附的其­他国家,即“以夷制夷”。而汉和帝在任命班超为­西域都护,加封定远侯时,也盛赞他“不动中国,不烦戎士”。

这种“以夷制夷”的策略,虽然较西汉时期大幅度­降低了经营西域的成本,但也导致了一个不可避­免的后果— —西域诸国的叛服不定。西汉时期,西域国家还只是摇摆在­汉和匈奴之间;到了东汉,西域那些实力稍微大点­的国家,如龟兹、莎车等都想做塔里木盆­地的老大,甚至连葱岭之西中亚大­草原上的月氏、康居等也试图来分杯羹。在这种局势之下,疏勒王忠的背叛似乎也­就能够理解了。

西域的局势如此混乱,班超完全是以一己之力­在为整个东汉王朝苦苦­经营西域。即使是在玉门关封关,别无后援的绝境中,他仍旧凭借自己的智慧­和勇气支撑和捍卫着一­个王朝在异域的权威。

班超,不愧为无冕的西域之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