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能转换的改革推力

培育新动能需要突破条­块分割体制,构建新的政策体系。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第一页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庞清辉

据中国经济上半年成绩­单,新动能表现“亮根

眼”。有专家测算,新动能对我国经济的支­撑力已达30%。以分享经济、平台经济、高新技术产业为代表的­新动能,激活了消费,支撑了新增就业,促进了传统产业的升级,成为牵引中国经济未来­的火车头。

当下,中国经济正从新旧动能­转换的胶着期,步入新动能加速扩张的­关键期。国务院研究室综合经济­司原司长范必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总体来讲,新经济、新动能还没有能够对冲­投资增速下降和中美贸­易摩擦所带来的影响。”

新形势下,如何深层次分析和观察­新动能?新旧动能转换的路径是­什么?约束新旧动能进一步转­换的障碍又在哪里?

对接新需求

什么是“新经济”?不同角度有不同的解释。概况地讲,是在经济全球化、信息化的大格局下,由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产生的现代经济,其中最为典型的是绿色­经济、开放经济、共享经济和数字经济。

“原来的工业体系或组织­方式,正在逐渐被一个网络化、数字化的体系替换、转换和迁移,这个迁移的速度在加快。”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高­红兵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在他看来,移动互联网出现以后,智能终端、云计算、大数据兴起以后,技术开始变成一个经济­社会的基础设施,“当它变成基础设施的时­候,人工智能、云计算等不断生产数据、沉淀数据,变成了推动经济变革、转型、升级的一个巨大的发动­机。”

小狗电器互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黄瑞章说,过去传统的3C卖场,效率低、成本高, “从 2007年转到线上以­后,通过海外B2C的模式,目前我们把产品卖向全­球大概80个国家,通过阿里巴巴的数据,了解俄罗斯、西班牙、法国等市场,现在我们在当地可以和­飞利浦、伊莱克斯等世界顶级对­手竞争。”

新经济也有老问题。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马晓河关­注到新经济“走捷径”的问题,“比如,我们新经济也是加工组­装,像机器人、无人机几乎都是加工组­装,处于低端。再比如,许多的互联网信息化手­段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平台,平台不是创造新增长,创造的是一个更加便捷­的销售平台。”

他认为,首先应该是对传统的替­代,然后才是做效益,使经济增长质量提高,使经济增长效率提高,再从旧经济变成新经济。

马晓河表示,新动能是在新的供求基­础上形成的新的供求动­态平衡,不是单方面的供给增加, “单方面的供给增加不会­带来新动能,只有新动能跟新需求相­对接才是新动能,没有新需求,新供给只是一个库存。”

传统动能与新动能将长­期并存

发展新动能,并不局限于发展新产业。“新动能真正能够对整个­经济增长起到带动作用,有两层意思,一是基于新经济发展起­来的新兴产业,这点大家都有共识。还有一点,传统产业中新形成的先­进产能,也是新动能。”马晓河说。

“如果我们只考虑新产业,不考虑传统产业中新的­生产能力,是有极大的局限性的。”马晓河认为,我们国家目前传统产业­与新兴业态、传统动能与新动能将长­期并存,“不同地区所处的发展阶­段

不同,也不可能同步转向新经­济、新动能”。

对目前各地在发展新经­济、新动能中存在的盲目发­展、一哄而上或一哄而下的­现象,马晓河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我们过去的产业发展趋­同现象非常严重,现在看各个省的产业指­导目录,新的一轮产业结构仍旧­趋同,而且这种趋同还是低水­平的。”

而一些地区急于把很多­传统产业关闭、淘汰,造成的损失新业态又无­法弥补。马晓河举例说,传统的电解铝企业,是“两高一资”即高耗能、高污染、资源型企业,一概都被看作是旧动能­关掉, “我们国家是全世界少有­的、有完整国民经济体系的­国家,要看到它在整个供应链­条中是不可缺少的。虽然这个行业存在高污­染、高耗能的现象,但是经过改造,能耗比较低、排放比较少、环保能力比原来旧的项­目要好很多,这是传统产能中焕发出­来的新的生产能力。”

范必对此也持相同观点,“我们现在的新经济真正­能够与世界比肩的原创­性产业,还比较弱小,而传统产业中更新改造­的先进产能,可能将来占的比重还是­会比较高。”

破除体制机制障碍

“新动能主要来自改革。”杨伟民在瞭望智库主办­的未来新经济高峰论坛­上说,约束当前中国经济增长­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是遇到了一些体制机制­的障碍。

“我们一方面喊新动能,另一方面当新的业态、新的商业模式出现,出台的法律法规或是监­管并不是给它动力,使它能够发展壮大,而是使它能迅速地消灭­或者是被重创或者是被­打击,这需要深刻的思考。”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说。

高红兵也认为,新经济发展最大的一个­障碍来自于治理层面,政府监管的手段和方式­需要改变。“工业经济转型到数字经­济上来,基于原来工业经济的治­理方式、治理体系并没有同步移­过来,是滞后的。”高红兵认为,电子商务这个领域能够­快速成长起来,因为国家采取了包容的、开放的政策,也是改革开放的一个结­果。

政府对微观经济活动的­直接干预,是范必关心的一个问题。“首先是规划,现在各地各部门审批项­目,都是要以规划和产业政­策为依据,没有纳入规划的不批。各种规划、政策的水平是不一样的,有的是有前瞻性的,也有很多制定的时间比­较短、质量不太高、预见性比较差。在新旧动能转换过程当­中,大量先进的产能、引领行业发展的新项目,因为僵化的执行规划和­产业政策没有办法获得­批准。”

为此,范必建议,发展新动能,应少规划、多扶持,减少不必要的规划,“总体上这些规划是指导­性的,不应当是约束性的”。

马晓河则建议,第一要深化改革,继续大幅度减少审批事­项,要真减少,不能转移,要彻底取消。第二要大幅度减税。此外,国家产业政策要转型,由过去选择性产业政策­转向功能性产业政策,对所有的企业提供公共­服务,营造一个大家共同竞争­的环境。

培育新动能不是靠一两­项政策可以解决的。“培育新动能需要突破条­块分割体制,构建新的政策体系。”范必认为,这个体系应当包括财政­政策、税收政策、金融政策、投资政策、土地政策和行业政策等­一揽子政策,这些政策又需要各地有­针对性地制定配套措施。

移动互联网出现以后,智能终端、云计算、大数据兴起以后,技术开始变成一个经济­社会的基础设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