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行等待破局

“彭任配”要重现交行昔日辉煌,需要面对业绩和内部管­理的双重问题。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第一页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王丽娟

8月23日,交通银行( 601328.SH)率先发布了国有大行的 2018年半年报。这是其新一任领导班子­成员到位之后的首份业­绩报告。其中净利润同比增长4.61%,较去年上半年3.49%的增速有所回暖;不良率为1.49%,较年初下降 0.01个百分点。

看上去,交行近两年业绩下滑、资产质量恶化的压力略­有放缓,但好转也有限。因为作为主要收入的净­息差下降趋势还在继续,不良贷款余额亦有所增­加,且资本充足率出现小幅­下滑。

继续深究一步,背后还牵扯到国有资本­深化改革的推进、人力资源储备与管理、业务转型升级等系列问­题,交通银行尚没能给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作为我国历史最悠久的­银行之一,同时也是我国历次金融­领域改革的先行者之一,交行一直以锐意改革、勇于突破为特色。但是从 2016 年底起,交通银行开始进入一个­高管调整、业绩下滑、资产规模被股份制银行­赶超的被动格局中。

交行新领导班子能否改­变交行近两年来的被动­格局?“彭任配”要重现交行昔日辉煌,需要面对业绩和内部管­理的双重问题。

2018 年2月,交行原行长彭纯接替牛­锡明任党委书记、董事长。6月,中国银行原副行长任德­奇“空降”补位交行行长,管理层“一正四副”的领导班子也终于补齐。

对于新领导班子,有银行业内人士认为:“彭纯是老交行人,懂交行,也负责过很多业务板块。”而任德奇亦被称为“专业型干部”,在行业有不错口碑。

多项业绩指标不理想

作为新领导班子组建后­的第一份业绩报告,交行 2018年半年报的数­据略有好转,却仍有多项业绩指标处­于不理想状态。

在几项主要指标上,2018年上半年,交行净利润仅同比增 4.61%,营业收入同比下降 1.78%,净利息收入同比下降1.1%,手续费净收入同比下降 0.37%。

不过,其二季度部分指标下降­趋势较一季度有所改善。平安证券研究报告指出,交行今年上半年的营收­降幅较一季度收窄,主要是因为二季度实现­了同比增长8.1%。上半年利息净收入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下滑­幅度分别同比收窄1.1% 和0.37%,降速较一季度放缓,也是由于二季度转为

正增长。

多位分析师认为,这主要得益于信用卡发­卡量增长及卡消费业务­发展。交行上半年的银行卡手­续费收入同比增19.81%,带动二季度手续费收入­录得正增,同比增长 3.6%。同时,受二季度汇兑收益的影­响,整体非息收入同比增速­由负转正,多增 20.8%。

但值得关注的是,受代理理财投资管理业­务减少、咨询顾问类业务减少、代理保险业务减少、票据风险敞口管理费减­少的影响,交行管理类手续费收入、投资银行手续费收入、代理类手续费收入和担­保承诺手续费收入分别­同比下降10.02%、12.19%、20.48% 和 8.56%。

同时,规模增速趋缓、息差收窄压力、资产 质量承压等问题仍比较­突出。

一是 2018年上半年,交行资产总额较年初增­加3.15%,但是二季度规模增速趋­缓,较一季度仅多增0.62%。其中贷款与存款分别环­比提升1.9%、0.2%,投资资产环比一季度增­1.5%,而同业资产则大幅收降 9.2%。

二是上半年仍面临息差­收窄的压力。受净息差同比下降 0.09 个百分点至 1.41% 的影响,该行上半年利息净收入­同比微降1.1%。

三是交行资产质量改善­压力仍较大。上半年,不良贷款余额为 715.12亿元,较上年末增加30.06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49%, 仅较上年末下降 0.01个百分点。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银行机构业绩整体企­稳回升的大环境下,仅从交行半年报的数据­来看,还有很多需要提升的地­方。尤其是交行推动深化改­革的过程中,如何平衡现有业绩增长­和未来长远转型所需,非常重要。

双重困扰

自 2016年底开始,交通银行就深受业绩下­滑和高层调整的双重困­扰。

在国有银行中,交行的市值与其他四大­行的万亿元市值早已不­在一个量级,甚至被股份制银行逐渐­赶超。截至目前,招行的总市值已经超过­7000 亿元,而交行却只有4000 亿元出头。

从营收角度来看,交通银行也比不上部分­股份制银行。以 2018年半年报为例,交行上半年营收为 1018.65 亿元,净利润 407.71 亿元;而招行上半年营收达 1261.46 亿元,净利润达 448.69 亿元。尤其是总资产收益率这­一衡量企业盈利能力的­核心指标,交行近年一直处于下滑­趋势,2015 年到2017年分别为 1.00%、0.87%、0.81%。

同时,交行资产质量也堪忧,这表现在不良贷款余额­持续增长,而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持续下降,拖累整体盈利能力,加之行业大环境进入颓­势,其整体业绩深受影响。

除此之外,在监管部门加强风险监­控、针对违法违规处罚加码­的背景下,交行这两年也是罚单不­断。近期就有两笔处罚。7月5日,银保监会披露,交行池州分行因违法违­规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资,并要求地方政府违法违­规提供担保,一次性

收到了池州银监分局4­张罚单。7月26日,央行针对包括交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中国银河和中国人寿开­出反洗钱罚单,其中交行被处以130­万元罚款。

一位第三方研究机构银­行业分析师认为,如果说业绩下滑、风控不严这些行业共同­存在的问题不足以说明­交行的困境,那么交行近几年的高层­动荡、中层骨干流失、新老交替不畅等管理问­题,也足以说明其内部管理­出现一定问题,深化改革的过程中可能­出现了一定的阻力。

2018 年2月初,原行长彭纯接棒牛锡明­出任董事长,自此交行行长一职开始­空缺,彭纯代行行长职责。5月底,原副行长于利亚退休,原北京管理部 (集团客户部)总裁、公司业务部总监和北京­分行行长郭莽升任副行­长。

直到6月上旬,空缺近4个月后,原中国银行副行长任德­奇调任交行出任党委副­书记,其后确认为副董事长、行长。除董事长外,交行管理团队基础的“一正四副”才得以补齐——行长任德奇,副行长分别是侯唯栋、沈如军、吴伟和郭莽。

此外,交行中层骨干流失、人才断层的问题近年比­较严重。从 2016 年开始,交行总行部门总经理及­以上高管就出现频繁出­走现象,其中有因涉及严重违纪­落马的高管,亦有因涉及受贿、违规放贷、造假诈骗被查处的人员,导致了一些岗位目前仍­处于高管空缺或他人代­管的状态。

“军心不稳。”前述业内人士说。

“彭任”如何解题

作为交行新任行长,任德奇在半年报发布会­上首次亮相,在解析业绩的同时,也阐释了交行未来的几­大重点任务。

他提出了三项重大改革­措施,一是进一步加快人才激­励机制的改革,稳步推进职业经理人制­度,打通干部人才发展通道,激发人才干劲;二是科技引领,启动数字化智慧银行信­息系统工程,推动金融科技业务应用­的深度引导,构建数字化智慧性银行;三是进一步强化风控,要加快风险授信改革,落实好全面规定的管理­责任,加强对关键环节的风险­控制,提高风险的精准识别和­处置能力。

其中,人事改革最为引人注目。任德奇概括表 示,“人才是第一资源,事业发展靠人才”,要“进一步加快人才激励机­制改革,精准激励关键族群,稳步推进职业经理人制­度,打开、打通干部人才发展通道。”

据了解,上半年交行着眼于解决­好高层次专家和优秀年­轻人才培养选拔、薪酬制度优化等吸引人、激励人、留住人的关键问题。同时,围绕新形势下基层经营­单位风险管理前瞻性和­效率问题,推进风险授信管理改革,力求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

6月11日,在交行的召开党委(扩大)会议上,彭纯也曾表示,“坚决打好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持续推进深化改革各项­工作,为‘两化’加油、给‘双轮’加力、向‘双线’充电,促进交行在高质量发展­上不断取得新进展,努力开创全行改革发展­新局面。”

可见,深化改革和风险防控依­旧是交行接下来的重要­工作。同时,作为首家公告设立资管­子公司的国有大行,交行资管子公司的获批­与否也将成为其业务转­型的一个关键点。

交行副行长沈如军表示,成立资管子公司将会为­交行资管业务带来新的­活力,与母公司实现风险隔离,管理机制将完全按照资­管新规去管理。

至于下一阶段计划,沈如军表示,其一将做好过渡期产品­的转型升级,打造适应新规的估值体­系、风险管控体系以及信息­披露体系;其二加快产品净值化转­型,从做大现金管理类净值­型产品、推广固定收益类长期限­封闭式净值型产品、丰富主题投资净值型产­品等方面入手,全面加快产品净值化转­型;其三以渠道建设为突破­点,逐步建立涵盖本集团渠­道销售、线上网络销售、银银代销、面向特定客户直销等在­内的立体销售和服务渠­道;其四以投研为抓手,打造核心竞争力,以投研能力带动产品创­新,提升投资管理的能力。“核心还在于有多少人能­干事,干成事。”前述业内人士说,顶层设计逐步清晰无疑­是重大利好,但资管子公司等架构调­整将涉及一系列人事安­排, “有人愿意走,有人只想留,组织上很难做到让合适­的人坐合适的位置、做合适的工作,这才是最大难题。”

“彭任”新搭档下,交行如何走出新路?还有待观察。

从 2016 年底起,交通银行开始进入一个­高管调整、业绩下滑、资产规模被股份制银行­赶超的被动格局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