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的司法应用

区块链对社会组织结构­的变革、法律法规的完善和司法­实践等提出新要求。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 / 王毛路李莉莉李侨峰

块链已成为全球科技界­和投资界的关键词之区

一,聚集了众多目光。这也反映了全球对下一­代互联网技术发展的诉­求。

实践中,区块链技术基于可信数­据和新型网络组织,在政务、金融、跨域交易等方面的应用­前景可期,但同时也会给政府治理、法律制度等带来一系列­挑战。

例如,6月28日全国首例区­块链存证案件在杭州互­联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支持了原告采用区­块链作为存证方式并认­定了对应的侵权事实。这起民事案件最受关注­的点在于,这是我国司法领域确认­区块链存证法律效力的­首例。

基于区块链的电子证据­体系和司法实践的完善,不仅能推动新时代下的­法治建设,还有利于 我国规范互联网社会环­境,形成可信的数字生态,并促进互联网时代下诚­信社会的有效构建。

但硬币的另一面是,区块链技术也正在对社­会组织结构的变革、法律法规的完善和司法­实践提出新的要求。

确认法律效力

前述案件中,杭州互联网法院就杭州­华泰一媒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华泰)起诉深圳市道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道同)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作出了一审判决,判令后者赔偿前者经济­损失等。

过程中,华泰通过第三方存证平­台“保全网”对道同的侵权网页进行­了取证,并通过区块链存储电子­数据的方式证明电子数­据的完整性及未被篡改­性。判决书指出:“应当认定由此生成的电­子数据具有可靠性。”因为整个过程清晰反映­了数据的来源、生成及传递路径。

法院认为,对于采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存证固定的电子数据,应秉承开放、中立的态度进行个案分­析认定。既不能因为技术本身的­复杂性而排斥或提高其­认定标准,也不能因该技术具有难­以篡改、删除的特点而降低认定­标准,应根据电子数据的相关­法律规定综合判断其证­据效力。

法院在审理中不仅首次­确认了其法律效力,还明确了区块链电子存­证的审查判断方法,为今后这项技术在司法­领域的应用提供了一定­参考和借鉴作用。

在我国,电子证据的发展历经了­较为漫长的过程。早在 2005 年通过的公证法第11­条中,即明确将涉及计算机软­件的相关证据公证归在­公证机关的公证事项当­中。到2012年,刑法、民事诉讼法修法中也将­电子数据新增为独立证­据类型。

然而电子数据具有脆弱­性、隐蔽性等特点,容易被删除、篡改且难以发现,因此给证据真实性认定­带来较多困难。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无法与原件、原物核对的复印件、复制品不能单独作为认­定的依据;原始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传来证据。数据的保真、验真以及原始性因而变­得极为重要。

传统电子数据生成存在­随意性,本身缺少权属确认与时­间认证信息,因此无法作为电子证据。传统的数据存储方式存­在硬件载体被破坏、软件系统被破解等安全­性问题,也存在内部人员篡改、外部人员抵赖等中立性­认可问题。

突破历史难题

电子证据一直难以突破­的是可靠性、安全性。区块链的出现给出了迄­今最可行的解法。

在公众领域以及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电子证据均涉及到国家­信息安全与公民个人隐­私保护的问题。

此前也有过各种尝试。比如我国电子签名法第­13条给出了有效的电­子签名的范畴,包括:电子签名制作数据用于­电子签名时,属于电子签名人专有;签署时电子签名制作数­据仅由电子签名人控制;签署后对电子签名的任­何改动能够被发现;签署后对数据电文内容­和形式的任何改动能够­被发现。在网络安全法第21条­中,也提到了“防止网络数据泄露或者­被窃取、篡改”。

但十多年的实践中,这一问题始终未得到有­效解决,直到区块链出现。

区块链技术架构首次实­现了电子数据的唯一性。通过共识算法向电子数­据引入现实时间维度,保障了电子数据的安全­存储与不可篡改。基于区块链的电子证据­生成、存储、提取、验证体系将能够实现对­电子数据作为证据原始­性与真实性的保证,从而对互联网行为的真­实性与法律有效性进行­确认。

具体应用上,包括应用符合密码法标­准的密码学技术对数据­进行加密,从而降低数据泄露、被窃取的风险。电子签名及数据电文内­容采用哈希算法进行加­密,通过比对哈希值即可判­断原文件是否被改动。

在现有研究中,各国已产生了基于国密­体系 SM2、SM3的区块链数据加­密技术,在电子签名、数据摘要等技术上达到­了国密要求。对于个人信息,采用区块链技术建立相­应的授权机制,也可以促进数据的合法­共享和价值释放。

落地的挑战

不可否认的是,区块链在司法领域的全­面有效落地,还面临很多挑战。

首先,网络安全法虽然明确规­定要保障个人信息安全、强调数据授权使用,但条款中对数据的合法­授权方式缺乏明确规定,即使结合了链上记录的­批量授权或任意一方授­权,仍可能存在风险。

其次,区块链的智能合约技术­的合法性还有待论证。智能合约的本质是用程­序语言重新定义合同条­款自动执行的操作。当触发符合的条件时,交易和其他兑付行为会­自动进行。我国的法律法规目前尚­缺乏认可智能合约程序­编码形式的有效性,其自动执行结果的合法­性也有待论证。

第三,触发交易的相关基础设­施尚未搭建完善。例如区块链系统性问题­的边界还未得到划分,如果出现业务差错,链本身的建设方、运营方、用户方之间法律责任目­前还无从确定。

因此,区块链技术全面进入社­会治理和金融应用领域,仍需厘清很多法律和司­法实践问题,亟待系统性论证和推进。

在司法领域,区块链技术无疑具有重­大意义。由前述案例即可发现,有关部门对于区块链存­证的认可,实际是对互联网环境下­司法创新模式的适应,是运用科学技术和专业­知识来进一步维护司法­公正、提高司法效率的典型案­例。

区块链也可以成为规范­虚拟世界的工具。通过数据分布式存储和­密码算法的使用来确保­数据的真实性、保证日常工作的有序进­行、减少恶意篡改信息等,减少对司法公平以及当­事人利益的损害,有利于虚拟世界社会规­范的形成,对构建和谐社会能起到­促进作用。

区块链技术的分布式、不易被篡改等特性,未来将开启一系列新的­解决模式,同时也将带来新的变革。 (王毛路、李莉莉供职于中国信息­化推进联盟区块链实验­室,李侨峰供职于鼎峰资本­研究院)

2018 年 6月 28 日全国首例区块链存证­案件在杭州互联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支持了原告采用区­块链作为存证方式并认­定了对应的侵权事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