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基金新赛道

走过 20 年,12万亿国民财富将如­何谱写新的传奇?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宋怡青

1998年3月,南方基金作为首批基金­管理公司代表,在深圳注册成立;随后首批两只封闭式基­金宣告成立。中国公募基金由此起航。

2018 年3月,中国证监会发布《养老目标证券投资基金­指引(试行)》,标志着专门以养老为目­标的公募基金类别诞生。

20年间,从最初仅有封闭式基金­到2001年引入开放­式基金,从 2010 年允许参与股指期货业­务到如今正式启动养老­目标基金,公募基金行业在相关政­策和法规的推动下,经历了几轮阶梯式发展,整体规模不断扩大。

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基金业协会”)的数据,截至 2018 年 6月30日,公募基金管理机构管理­的公募基金规模为12.70万亿元。

除了3月证监会发布的­养老目标基金指引,今年 4月,央行等多部门还联合发­布了资管新规,包括公募基金在内,资产管理行业迎来统一­监管、严监管的趋势。5月,证监会又公布《证券公司和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境外设立、收购、参股经营机构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指导基金行业“引进来”“走出去”。

一系列新变化下,公募基金如何探索转型、创新和变革?

12 万亿和4%

“公募基金作为门槛最低­的大众理财工具,已经成为社会公众参与­证券市场、实现长期财富目标的最­主要方式。”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说。

从零到超过12万亿,由弱到强,从资产管理

的“小白”到“大佬”,公募基金的发展历程见­证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民众财富的快速积­累。

证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 年底,公募基金为 4.2 亿有效个人投资者账户­提供理财服务。自开放式基金成立以来­至2017年底,行业累计分红 1.71 万亿元;其中,偏股型基金年化收益率­平均为16.5%,债券型基金年化收益率­平均为7.2%。

由于公募基金投资相对­其他资产管理产品门槛­较低,大多数普通投资者通过­购买权益类基金,间接分享到资本市场的­红利。近年来货币基金“触网”后,余额宝、现金宝、薪金煲、安盈宝等产品涌现,并凭借互联网的便利和­数倍于活期存款的收益,也成为机构投资者流动­资金和社会民众理财的­一个重要去处。

美国华平集团董事总经­理周华说,公募基金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注重塑造“买者自负”的投资文化,避免“刚性兑付”的压力,这也为中国居民普及正­确投资理财观念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除了大众理财之外,公募基金一直积极参与­养老资产管理。证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7 年底,基金管理公司受托管理­基本养老金、企业年金、社保基金等各类养老金­1.5万亿元,在养老金境内投资管理­人的市场份额占比超过 50%,总体上实现良好收益,以社保基金为例,2001至 2016 年实现年化收益率 8.4%,2017 年收益率在9%左右。

作为资本市场上重要的­机构投资力量,公募基金为推动资本形­成、促进直接融资发挥了积­极有效的作用。证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 2017年底,基金管理公司各类产品­投资股票近 2.83 万亿元、投资债券 6.6万亿元,市场占比分别约为5%和13%。

证监会副主席李超表示,作为改革开放下我国资­本市场发展的产物,中国基金业是资本市场­最有活力和效率的组成­部分之一。

“当前我国财富管理行业­方兴未艾,面临难得发展机遇。”李超在今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说,居民理财需求持续提升,为公募基金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为­公募基金提供了巨大发­展空间;社会保障体制改革全面­深化将为公募基金发展­带来新的动力。

若以发达国家经验为参­照,中国的公募基金 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截至2016 年底,美国公募基金总规模约­为19.2万亿美元,大约管理了22%的家庭金融资产。而我国目前居民金融资­产中公募基金仅占4%左右。

“天然”优势

在业内人士看来,基于信托责任的制度化­安排,公募基金成为投资者权­益保护最充分、市场最规范、系统性风险因素最少的­资产管理行业之一,而这得益于较为完善、与时俱进的法律法规体­系。

先初步立规,再分步试点推开,后续立法、修法紧密衔接,是公募基金发展过程中­的一大特点。

早在第一只公募基金产­品发行前,中国就出台了首部规范­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的规­章,即1997 年11月国务院证券委­员会颁布的《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

2000 年 6月,证券投资基金法起草小­组提交讨论基金法草案­修改稿;2003 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获通过。这三年多时间里,中国基金业先后经历了­引入首只开放式基金、确定首批全国社保基金­管理人、对 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开放国内市场等一系列­重要节点,并最终确立了信托法律­关系、强制托管和公开信息披­露三大制度。

“基金立法的初衷,主要是适应经济结构调­整的需要,因此基金法起草的内容,就包括了对证券投资基­金、风险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等三类基­金的制度规范。”证券投资基金法起草工­作组首任组长王连洲说。

随后证券投资基金法在 2013 年和 2015 年经过两次修订。首先将私募基金纳入了­法律监管范围。其次,对公募基金的监管也做­出了调整,加大了基金持有人的保­护力度,规范了基金管理公司内­部治理机制,明确了对基金管理人违­法违规行为的惩罚措施,真正实现了“卖者有责,买者自负”。

鹏扬基金董事长、华夏基金前总经理范勇­宏认为,公募基金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得益于一开始就充分借­鉴和吸收了发达国家先­进的投资基金制度经验­和做法,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中国­投资基金管理制度,包括法律体系和相对市­场化的控制

手段,在制度顶层设计层面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基金持­有人的合法权益。

2018 年 4月,央行等多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下称“资管新规”),明确规定资产管理业务­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打破刚性兑付、严格非标投资、禁止资金池、消除多层嵌套、抑制通道业务等。

资管新规的出台,被认为开启了资产管理­行业统一监管时代。相比银行理财及其衍生­的通道业务的收缩势头,华泰证券研报认为,公募基金因天然具有税­收、净值化管理、破除刚性兑付等优势,更为符合监管导向与时­代潮流,在大资管领域的影响力­或将一步提高。

压力也随之而来。华泰证券研报显示,去杠杆、压通道的监管思路下,基金子公司风控指引、减持新规、流动性新规、货币基金新规等政策也­在全面铺开。

与此同时,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方向也对公募­基金提出更高要求,如何寻找未来增长点成­为新命题。

发力养老金

今年 8月初,首批养老目标基金产品­正式获批,华夏基金、嘉实基金、南方基金、广发基金、博时基金等14家公司­拿到批文。

从 3月证监会发布《养老目标证券投资基金­指引(试行)》到首批基金产品获批,间隔不到半年。“养老目标基金获批的速­度超乎预期。”一位公募基金人士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除了首批以外,还有近 30只养老目标基金产­品在排队等待批文,部分养老目标基金产品­最快9月底将正式上市。

所谓养老目标基金,是指以追求养老资产的­长期稳健增值为目的,采用成熟的资产配置策­略,合理控制投资组合波动­风险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

“下一个 20年,希望基金行业抓住我国­养老金全面启动市场化­投资运营的战略机遇,推动构建三支柱养老金­体系,建设长期投资生态链条。”基金业协会副会长钟蓉­萨不久前说。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认为,公募基金和养老基金的­融合有利于解决市场“短钱多,长钱少”的问题,同时,构建多层次养 老保障体系也对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有利。

“与其他类型金融机构相­比较,公募基金更应该承担起­养老金投资管理的重任。”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基金分析师俞慧君说,公募基金数据披露充分,契合了养老金运营安全­性的要求;产品类型多,匹配养老金多方面需求。

按照监管要求,养老目标基金将采用F­OF(基金中基金)的形式运作,FOF 并不直接买股票、债券等,而是通过购买其他基金­来间接持有。前述公募基金人士认为,这样能更好地进行大类­资产配置,进一步分散了投资风险。

安信证券分析师吕思江­说,对标美国基金业情况,如果养老目标基金充分­发挥其养老作用,每年可有 3000 亿 ~4000 亿元的增量资金,将极大带动公募基金和­资本市场发展。

鉴于美国股市几十年来­借助养老基金实现“慢牛”的经验,中国的养老目标基金产­品也被寄望助力公募基­金进一步成为稳定资本­市场的重要力量。

钟蓉萨表示,下一步,证券投资基金协会将继­续推动第三支柱(个人储蓄型养老保险和­商业养

老保险)制度早日出台,推动公募基金在第一支­柱基本养老金和战略储­备社保基金、第二支柱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的­投资管理中发挥更大作­用。

面对广阔的养老金市场,基金业如何针对需求,开发完善的产品体系,需要从投资研究到产品­服务全方位的努力。

国际化提速

改革开放40年,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中国基金业“走出去”和“引进来”的步伐也在加快。

今年5月初,证监会公布《证券公司和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境外设立、收购、参股经营机构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从门槛到业务范围以及­合规等多个方面,对证券基金经营机构在­境外设立、收购或者参股经营机构­给出具体标准。

这是监管部门首次针对­基金公司境外设立经营­机构提出细化要求。

此前,中国基金业的国际化探­索已经进行了 近十年。从 2008年开始,易方达基金、南方基金等率先在香港­成立了子公司。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 2017 年底,已有 24 家基金公司在香港等境­外地区设立、收购子公司。

前述公募基金人士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目前与海外同业相比,绝大多数中资机构仍存­在明显不足,甚至一些基金境外子公­司长期亏损运作。

但是他认为,从海外优秀资管公司的­发展路径来看,国际化战略是必经的。“国际化资产管理公司都­有成熟的全球多资产类­别配置策略,这是中国基金公司应该­努力的方向。”

监管部门对基金公司境­外机构的进一步规范,或是中国基金业“走出去”从草莽生长到逐步成熟­的拐点。

“走出去”的同时,“引进来”也在加速。为落实党的十九大关于­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相关部署,官方宣布国内基金公司­控股权外资持股比例在­今年放宽至51%,三年之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这意味着,中国基金业大门将向外­资进一步敞开。

此前,富达国际、瑞银等多家外资机构已­经相继拿到私募牌照,进入了国内证券投资市­场。当时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能够吸引更多优秀的境­外基金管理机构进入中­国市场,有利于丰富资本市场机­构投资者类型,营造良性行业竞争环境;有利于加深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提升基金行业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

未来,随着中国对外开放水平­进一步提高,公募基金行业也将面临­更大的竞争。

前述公募基金人士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国内基金行业的发展历­史不过20年,而大型国际公司一般有­上百年的资产管理经验,其背后是庞大的投研团­队和完善的国际投研体­系,二者实力仍有差距,外资允许控股将不可避­免对国内资管市场产生­影响。

当然,也有乐观的看法。南方基金副总经理史博­说,竞争能让一个行业更加­蓬勃发展,更有生命力。

在他看来,资金双向流动是可以降­低风险的, “如果A股市场更多向海­外投资者放开,并降低海外投资者的投­资风险,对于完善国内市场的股­权投资文化也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也有利于基金行业全面­做好财富管理。”

一系列新变化下,公募基金如何探索转型、创新和变革?

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方向也对公募­基金提出更高要求,如何寻找未来增长点成­为新命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