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瑞汽车的快慢哲学

“我们不敢快,也不敢浮躁。精雕细刻后,这个速度是我们厚积薄发的结果。”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产经与能源 / Industry & Energy - 文 /瞭望智库产业研究部

主品牌车企发展历程中,奇瑞一直都被认为自是个快公司。1997 年成立,两年后下线第一台车,2001年第一万辆车下线,2002年跻身国内轿车行业八强, 2007 年第100 万辆车下线,从 0 到 100万,仅用了93 个月。

对于在中国汽车工业早期白手起家的自主品牌车企而言,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速度。

即便是如今全行业增幅微小的大背景下,奇瑞依旧是市场上增幅最快的车企之一。今年1~8月,奇瑞汽车销量46.2万辆,同比增长13.9%。

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却认为奇瑞的发展并不“快”,相反,在他看来,奇瑞的这些外界看来的超速度,恰恰是源自奇瑞的“慢”,确切地说,是长期的积累。

“我们不敢快,也不敢浮躁。精雕细刻后,这个速度是我们厚积薄发的结果。”尹同跃说。

从“零”到“一”

刚成立的奇瑞,被尹同跃称为“三个没有”:没有钱、没有人,也没有政府的批文。和大多数自主品牌车企类似,从零起步要发展起来,最快捷的办法就是买。

奇瑞最早从英国买来了一条生产线做发动机,但之后发现,这种贪快的路子,并不好走。

从英国买来的生产线,发动机技术人家不给,还得自己开发;想再买个旧的车型,借它嵌套的模具过来做,但找了一圈,即便奇瑞愿意花高价都买不到。

这让奇瑞的团队开始意识到,技术方面的问题还是要靠自己一步步解决,别想着走捷径。

经过两年多的努力,1999 年5月18日,当其他一些自主品牌还在使用三菱发动机的时候,奇 瑞生产了第一款发动机 CAC480(1.6)。后来为了纪念这项具有开创意义的成果,每年5月18日,奇瑞海内外工厂的技能员工都会参加企业举办的发动机装调技能竞赛。

有了前期不快但关键的技术积累,奇瑞汽车的发展步伐在这之后迅猛加速,接连创造了多个“第一”。

1999 年,奇瑞请了一些老工程师去台湾的模具合作方参与模具、焊接卡具以及产品的设计,那时台湾正好发生“9 · 21”地震,但是老师傅们坚持把任务做完,带回了第一批四十套的冲压件。

就是在这样极为不易的技术基础和生产环境中,1999 年12 月18日半夜,奇瑞第一台车下线。尹同跃回忆道,“车子装上后,很多老前辈当场热泪盈眶。”

同样是 1999 年,奇瑞公司“清洁能源汽车专项组”正式成立,奇瑞新能源开发了全国唯一一款铅酸电池电动车。2008年奥运会,奇瑞混合动力车作为北京奥运会专用车辆在使用;2009 年,奇瑞向夏季达沃斯论坛交付了110 辆节能与新能源车。

奇瑞也成为了第一个研发自动变速箱的自主品牌, 2010 年,奇瑞汽车自主开发并正式投产我国 第一台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CVT无级变速器,填补了国产高端自动变速箱的空白。

尹同跃说,“当时自动变速箱装配比例很低,连标准也没有。我们判断它以后一定是大趋势,就在国外专门设立了一个研究院,花了10 年的时间,把自动变速箱的技术难关攻克了。”

慢工出细活

奇瑞的“慢”,还体现在细,慢工出细活。奇瑞的一名汽车高级技师小飞,微信名字叫做“看我飞”。2003年之前,小飞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此前学建筑的他对汽车装调技术并不十分了解,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进入了奇瑞汽车总装车间工作。

这一干就是15 年,15年之后,小飞成了奇瑞的“底盘之王”,车间工人说他听15秒底盘声音,就能判断出是哪里出了问题。

“有人说他不可能一个小时换下变速箱,我说你先实际动手换几百台试试,然后你就会发现,你能做到!”上班期间,小飞的口袋里每天有纸条,记录今天要做些什么工作:到底是要把变速器拆开,还是研究下雨刮器?今天下班了没有干完,就自己再去拆、再去了解,潜心钻研,把活做细,做到极致。

“不要说‘差不多’,因为普通人跟高手的距离只有一句‘差不多’”。

在奇瑞汽车设计造型团队中,有着一群年轻的“刺头”。这些年轻人比完篮球赛以后会打口水仗,会较劲,这股“抬杠”的劲头也会用到整车设计工作中。

2016 年奇瑞推出全新紧凑型轿车艾瑞泽 5,在更早之前的创意阶段,除了自己的本土设计团队,奇瑞还请了两家国际知名的设计公司开展竞赛设计,与本土团队暗中较劲。

“我们团队压力很大,但就是不想输。”奇瑞造型中心相关负责人说,从“十一”接触项目到春节期间,他们的团队基本上不休息,连刷牙洗脸都在办公室。设计团队最后设计出来的A3 草图,能够贴满一间20多平米的办公室所有墙壁。

经过日夜鏖战,最终在抹去了三家设计公司名称的比稿下,他们赢得了艾瑞泽5造型的最终设计主导权。通过这一仗,“公司领导终于可以自豪地说,奇瑞的造型设计团队过去像高中生,但如今

我们是大学生了!”造型中心团队成员不无骄傲地说。

慢工做细活,做到极致的劲头,更是在瑞虎8上集中展现。

2017 年 4月,奇瑞汽车市场与产品部瑞虎8项目组成员几乎要“急疯了”。这时已临近瑞虎8上市发布数据,但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奇瑞发现要想更好地迎合市场变化,需要在造型、工程等方面做不小的变更。

“交付周期不变,压力相当大。”大家其实也可以应付了事,快速交差,但这显然不是奇瑞的作风,“既然要改,就一个地方都不能马虎。”

瑞虎8当时最紧急的就是改前脸格栅的阶段。格栅是 2017 年12月才决定修改,离最终上市只剩不到5个月的时间。为了完成任务,项目调度给了造型 7天的时间,给工程3天的时间,从概念到最后的数据发布,10天时间全部完成。按照正常的交付时间,最少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

传下来的基因

从老到小,从领导到员工,奇瑞快中有慢的 发展哲学,成为了一代代传承下来的基因。

2005年,奇瑞汽车国际公司刚刚成立,当时国际公司就总结了一个关于进入海外市场的“葵花宝典”,这是一本包括如何开拓国际市场、避免反倾销、开拓经销商关系等问题的实务手册。

这本“葵花宝典”,把每一个汽车营销人员到新的国际市场的每一个环节,可能碰到的每一个问题,都给它写出来了。每个人把这个‘葵花宝典’贴在他的小格子上,碰到什么样的问题,就到书中多少页去看,非常好用,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

奇瑞一些海外工作人员说,这本“葵花宝典”在他们手中越读越厚,因为国际化市场会不断有新问题,这本宝典也会被不断地补充,这需要员工一起去完成。

2013 年 7月,一年中最热的三伏天,正好赶上艾瑞泽7上市。因为是战略转型的产品,70多岁的老专家周伯光为了强化大家对上市初期产品质量的责任感和意识,顶着三十五六摄氏度的高温,带着员工把首批的1000辆车子的静态检查以及动态路试的测试百分之百检查了一遍。

“我不去制造问题、我不接收问题、我也不

流出问题”。这是周伯光提出的“三不”理论,这也把所有车辆检查的内容和标准形成了规范,奇瑞汽车一直沿用至今。

“现在新品上市,现场所有人还感觉后面有个老人汗流浃背地在给大家查车子,所以不能把缺陷留到后面去,要把每个工位做好。”产品开发管理中心一位质量负责人说道。

“我的师父可以说影响了我的工作生涯。”总装车间一线员工小龙感叹道。小龙刚到奇瑞汽车就接触了许多前辈师父,这些师父严格,但工作起来很有激情,教起手艺来也毫不吝啬。“刚工作时经常要用扳手,但由于没有窍门,手腕最后痛得都举不起来,师父教我用水平提拉的方式,一下子轻巧了许多;师父还告诉我要多看书,多学理论,下班后的时间也不要荒废。”

“学而不厌”之后,曾经受益的员工们,也开始“诲人不倦”。

1990年出生的小龙已经带过一批又一批徒弟,他说自己是个比较严格的师父,经常会与其他同事组织比赛来训练新人,激励他们自己能够不断创新工作方法。

稳中有进的未来

20多年的发展中,奇瑞汽车已经成为自主品牌汽车的重要代表,对于未来,奇瑞希望能保持传统,不狂飙突进,按自己的规划走,稳中有进。

在各个具体部门中,这一想法已形成共识。比如,奇瑞质量部门不希望自己的人越来越多,而是越来越少——随着符合国际标准的产品正向开发体系及奇瑞生产方式(CPS)的建立,奇瑞产品品质不断提升,需要人力解决的质量问题自然越来越少。

奇瑞质量部门负责人认为,今后产品质量将成为一个基本要素,他们更多精力可以用来关注质量文化、质量工具的推广,或者是研究新的质量工具,给各个部门做质量培训等。

他打了一个比方说,新闻学界有句话叫“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在他看来,这句话也适用于质量部门。“我们除了要把好质量关,也要用质量培训和推广,来带动质量文化的传播。”

除了质量部门,成立了十多年的奇瑞前瞻技术研究院也有类似的考量。奇瑞的目标,是瞄准未 来市场和技术发展趋势,做一个没有围墙的研究院。

“没有围墙”,指不能闭门造车,要跟外面的高校、科研机构、跨国企业进行合作开发,攻关核心技术。“现在我们跟 20多家高校建立了全面的战略合作关系,共建 7个联合实验室;我们不会重复做别人已经做过的事情,也不是把其他企业当供应商,我们是一个开放合作,创新的心态。”奇瑞智能车技术中心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

以此为平台,奇瑞前瞻研究院要做未来3—8年的前瞻技术研发和应用。

氢燃料汽车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如今基于艾瑞泽 5EV开发的增程式燃料电池汽车,可储存3.5kg 的氢气,最大续航里程达到 700km。未来,奇瑞不止做整车,还要做整车集成开发、加氢站等。“奇瑞要成立一个氢燃料电池的研究院,来攻克电堆、控压机附件系统,以研究解决关键部件核心技术,把成本降下来。”

碳纤维在整车轻量化方面是一个非常好的材料。奇瑞在7年前就开始做碳纤维在整车上的应用,目前在国内首创打造的艾瑞泽7全碳纤维车实现减重 200kg。未来,奇瑞汽车也将建立轻量化和新材料联合实验室,建立一套完整的碳纤维汽车结构件开发体系。

除此之外,奇瑞汽车将在 2020 年实现 L3 级自动驾驶车量产,在2025年实现L4级的示范运营。此外,奇瑞正与芜湖市政府合作布局新一代汽车电子产业,主要解决自动驾驶和新能源里面的核心技术,自主培育芯片传感器、激光雷达等产业链上的一些关键技术和核心企业。

作为主机厂,光有整车是不足够的,必须要涉足到里面产业链这些关键技术的攻关,如果这个成本降不下来,智能车量产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这些在产品品质以及技术规划上的思考,也将成为奇瑞继续领跑自主品牌,走向高端、走出国门的基石和利器。

尹同跃说,未来,他希望有更多的产品在海外,能够支持奇瑞汽车的品牌升级,他认为,只有奇瑞的产品在欧洲大街上跑,才能够证明奇瑞汽车是经得住考验的。

这注定会是一条全新的、饱含“欲速则不达”哲理的慢跑之路。

1999 年 12 月18 日半夜,奇瑞第一台车下线。

奇瑞汽车在进行碰撞安全试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