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来兮

这场国际贸易演化成了一场鸡同鸭讲的野蛮冲突。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 / 莲悦

这场国际贸易演化成了一场鸡同鸭讲的野蛮冲突。

国历史上有一场著名的战争— —汗血马战争。中

根据《史记》和《汉书》的相关记录,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西汉王朝历时四年,“靡亿万之费”,倾举国之力,并为之付出了十万将士的生命,最终换回了“骏马三十匹”。

单从这个数据,我们很难理解,这样一场战争价值和意义何在,它为何竟然会发生?

西汉王朝自立国之初便一直受到匈奴的威胁。尽管经过汉初七十年的休养生息,到汉武帝时代,汉王朝已经拥有雄厚的国力,并且军队的武器装备和兵卒素质都远远高于匈奴,但马匹的缺乏,一直都是汉匈战争中制约汉军取胜的重要因素。

公元前119年,卫青、霍去病与匈奴人决战漠北后,因为战马的大量损失,以后十余年,汉王朝都无法组织起大规模北击匈奴的战役。所以,一直热衷于让匈奴单于俯首称臣的汉武帝对战马,特别是良马、宝马的追求便容易理解了。

当汉武帝听说位于今乌兹别克斯坦费尔干纳盆地的大宛国拥有可以日行千里的汗血宝马时,当即便派遣以车令为首的外交使团,带着黄金千两以及一匹用黄金铸成的金马,前往大宛,以期换取汗血宝马。

不过,这单国际贸易进展得并不顺利。根据《史记・大宛列传》和《汉书・西域传》的相关记录可知,大宛王珍重宝马,且认为自己即便拒绝汉王朝的要求,因为两国之间万里之遥,更隔着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汉王朝能奈我何?于是,拒绝了汉朝使团交换马匹的要求。

两千多年前的汉代,资讯非常缺乏。当汉武帝决定发动战争,不惜一切代价夺取汗血宝马时,可供其参考的资讯和今天我们在《史记》《汉书》上所看到的应该相差无几:大宛,“去长安万二千五百五十里。户六万,口三十万,胜兵六万人……”

在资讯极为发达的今天,我们则可以站在世界史的基础上回首这段历史。

公元前4世纪,古希腊的历史上出现了一名著名的君王— —亚历山大大帝。亚历山大在位13年,戎马一生,转战埃及、波斯、中亚乃至印度河上游,建立了世界历史上第一个横跨欧非亚三大洲的庞大帝国— —马其顿帝国。

然而,随着年仅32岁的亚历山大病死在巴比伦,他的庞大帝国也随之瓦解。不过,希腊文明对亚洲的影响却就此拉开序幕。当希腊人在粟特、大夏和犍陀罗等地定居后,中亚地区出现了一个希腊化的世界。汉武帝时代的大宛,即是一个希腊化的国家。

古希腊文明和我们的华夏文明是截然不同的发展模式。希腊文明重视商业和贸易,以海外拓殖来实现领土和文明的扩张;华夏文明则以小农经济为主,以高度集权来维持国家统一。

在《汉书・西域传》中我们能看到很多西域国家,特别是位于中亚地区的国家,他们更热衷于与汉王朝进行商业贸易。他们派往汉朝的使团,并非我们历史想象中或记录中那样,是“慕义归化”,前来“朝觐”的。他们大多只是来做生意的商人。

汉朝使团携带黄金千两和一匹金马,但他们打算向大宛王换取多少匹汗血宝马,无论《史记》还是《汉书》都语焉不详。我们可以揣测,汉武帝的目的不是商品买卖,这些黄金和金马与其说是国际贸易的货款,毋宁说是皇帝的礼物。就如同汗血马战争胜利后,大宛国不得不每年向汉王朝敬献几匹宝马那样。汉武帝的目的很可能就是要大宛王在接受礼物后,承诺向汉朝纳贡称臣,贡品便是汗血宝马。

站在汉武帝的角度,大汉天子的权威无远弗届,皇家使节带着金钱布帛前来交换天马,应当是蕞尔小国的无上荣光。

站在大宛国的角度,会自然而然地以为,汉朝人不远万里前来购马,这是典型的卖方市场,我为什么不能待价而沽,甚至坐地起价呢?大宛王追求的只是商业利润。

于是,这场国际贸易演化成了一场鸡同鸭讲的野蛮冲突:汉使车令在朝堂上对大宛王破口大骂,并敲碎了带去的金马;受到侮辱的大宛王下令劫杀汉使,抢夺了使团所有财物。对一个只有三十万人口,重视商业的小国来说,大宛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汉武帝会不惜一切代价地用战争来解决问题。

汗血马战争,也许是华夏文明史上第一次— —文明的冲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