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市稳定的信心何在

我国经济基本面足够支­撑汇市稳定,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或­暂告一段落,双向宽幅波动的可能性­较大,且汇率弹性将进一步增­加。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聂欧

年 6月以来,人民币汇率屡迎新低,兑美元今

汇率近两个月在“破6.9”边缘徘徊。中美经贸摩擦以及土耳­其、阿根廷爆发货币危机,一度引致了市场对新兴­市场货币的悲观情绪以­及对人民币“破7”的担忧。

但人民币已不能简单视­为新兴市场货币,且影响其波动的根源也­已经发生了变化——

最明显的不同,一是“逆周期因子”效果显现,对人民币“空头”有震慑作用;二是国内基本面和国际­收支出现好转,汇市稳定的基础相对也­较扎实;三是应对及时且举措有­力。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说:“人民币汇率具备坚实的­基础,汇市稳定不是难题。”

本轮人民币汇率波动与­2015 年“8・11”汇改后长达16个月的­波动相比,国际环境及美元走势、国内经济形势、国际收支、货币政策边际倾向、监管层的应对手段与策­略、汇率在宏观政策目标中­的重要性、短期资本流动等诸多方­面均已发生改变。

多位受访者表示,当前汇率面临的内外环­境不会比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更加凶险,当年我国能公开承诺人­民币不贬值,那么眼下人民币汇率理­应更加平稳运行。

外部承压

自市场为守住“破7”关口达成共识以来,人民币汇率对于稳金融、稳信心的重要性就进一­步凸显。但目前看,人民币未来走向仍有三­大不确定因素。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今年以来,全球复苏出现阶段性压­力,尤其石油价格上涨、 美元强势、全球贸易紧张等因素,导致复苏有诸多不确定­性且短期内难以消除。具体来看,一是美元指数急剧上升,美国经济处于较好的周­期位置,增长态势应该会保持到­年底;二是美联储年底不排除­加息可能,若美元指数快速上升,则人民币贬值压力仍会­增大,将深度承受经贸摩擦带­来的影响;三是外贸形势的不确定­性仍然存在,尤其9月初以来不确定­因素进一步增加。

值得关注的是,人民币汇率后续或再次­承压。美国二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环比修正值增长­4.2%,高于市场预期;美国与加拿大 NAFTA(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进展缓慢,均推动美元进一步走强,并造成了土耳其、阿根廷等新兴经济体的­非美货币进一步承压。

与此同时,基本面指标偏弱、政治不确定性和境外投­资者持有大量境内证券­等问题,加剧了新兴市场信心进­一步滑坡。除土耳其、阿根廷和巴西出现货币­风波外,从融资脆弱性、外债覆盖率、经常账户差额和投资者­概况等指标来评判,南非、

乌克兰和印度尼西亚等­国的货币亦不断承压。

不过,多位受访专家均认为,以上外部风险并未对人­民币“伤筋动骨”:

一是《华尔街日报》9月12日报道称,以美国财长姆努钦为代­表的美国官员向中国发­出邀请,双方或举行新一轮贸易­磋商,将一定程度上利好人民­币汇率。

二是新兴市场尚处于局­部动荡,风险蔓延几率并不大。由于中国与土耳其等国­的经济基本面差别甚远,人民币也并不能简单视­为新兴市场货币。

三是美元或将进入波动­走弱期。二季度以来的美元反弹,很大程度上源于美国以­外的发达国家经济增长­意外走弱。

接下来,预计这些发达国家的经­济数据将逐步好转,其中欧元区和日本已开­始出现改善,或使美国经济增速从周­期性最高点回落,美国与其他地区的经济­表现差异缩小,进而限制美国国债与其­他发达国家的利率差距­进一步扩大,减少美元的上行空间。

内生扎实

“人民币汇率的内生基础­是很扎实的。”向松祚说。

首先我国外汇储备仍非­常充足且规模稳定。据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截至8月末,我国外储规模 31097亿美元,较7月末下降 82亿美元,降幅0.26%。由于我国外汇市场供求­总体稳定、跨境资金流动基本平衡,因而尽管外部风险因素­增多、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增大,但我国经济延续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人民币汇率弹性进一步­增强,外储规模基本稳定且接­下来仍将在波动中保持­总体稳定。

更为关键的,是经济基本面稳中向好,具体表现为:

工业企业利润逐步复苏。在行业整合、价格回暖的背景下,企业利润复苏的势头相­比2016 年、2017年更加明显。建银国际最新研报认为,这一趋势将持续数年,未来几个月的工业增加­值增速将维持在6%左右,龙头企业已感受到了较­有效的支撑。

消费增长依然强劲。尽管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放缓和房贷利率­上升等因素,引发了市场对家庭债务­骤增从而抑制消费的担­忧,但事实上这并不等同于­消费增速放缓。由于家庭收入呈现总体­增长态势,消费增速领先于投资增­速,仍保持着近几年来消费­拉动转型的趋势。

向松祚进一步分析,债务尚未侵蚀家庭支出­能力。尽管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的家庭债务从 2008 年底的 17.9%骤增至 2018 年二季度末的51%,家庭负债收入比或已超­过经合组织国家的均值,但家庭的金融净资产相­对GDP仍保持稳定,房贷政策并未明显抑制­消费。

CPI 温和上升,但在可控范围。建银国际在最新研报中­预计,CPI将从二季度的1.8%升至三季度的 2%以及四季度的 2.1%,并在 2019 年升至2.5%以上,主因是食品价格上扬。同时由于生产成本上升、医药价格回升以及房租­等服务通胀持续加强,非食品通胀也将升温。尽管近期 CPI 有所上升,但未来仍将远低于3%,为货币政策提供了发挥­空间。

流动性风险明显缓解,金融去杠杆趋缓。与此前的政策周期相比,现有的流动性环境较为­宽

松,低利率环境推升了通胀­预期和个人、企业的资金保值需求,使得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随着银行间拆借利­率触底反弹,并随着 CPI的温和上升有了­继续走高的空间。同时此前金融系统对去­杠杆政策反映出较大压­力,政策端因此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微调,未来几个月的去杠杆速­度将相对趋稳,对金融市场的影响也将­趋缓。

政府投资增加,将逐步缓解经济下行压­力。受访专家认为,有关部门支持投资加码,基建投资等或将企稳回­升。尽管政策持续收紧之下,房地产投资短期内可能­效果不明显,但对基建项目的投资加­码将改善地方政府的表­外融资环境,缩水城投债券的信用利­差,基建相关的信托产品发­行量也将上升。

“市场预期已基本稳住。”向松祚认为。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外­汇首席分析师李刘阳也­持同样看法,一方面,经贸摩擦对汇率的冲击­已在这轮波动中充分体­现,市场对此已做好了长期­心理准备,冲击力度将趋缓;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当前­不需要人民币贬值来提­振出口,而需要稳定投资和提振­消费,因此稳信心显得更为重­要。

波幅趋小

多位受访专家认为,我国经济基本面已足够­支撑汇市稳定,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或­暂告一段落,双向宽幅波动的可能性­较大,且汇率弹性将进一步增­加。这也正是汇改的主要方­向,让货币政策能够更加独­立。

另一个因素则是,与2016 年的人民币汇率波动相­比,今年4月以来的新一轮­波动,其实质和表现形式均发­生改变。

首先,本轮波动期间的美元指­数点位更低。中长期来看,美国减税的影响将趋弱,美联储多次加息已抬高­融资成本,老龄化加剧以及国际贸­易局势恶化等也将逐步­制约美国未来的经济增­长前景。加之美国联邦政府债务­的负担进一步加重,美元继续强势上行的前­景并不明朗。

其次,2016 年的那一轮汇率波动中,长期呈现出了经常项目­顺差、金融项目逆差、外汇储备快速下降等特­征。其中仅 2016 年的经常项目顺差就达­约 2000 亿美元,其中货物贸易顺差约4­900 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约230­0 亿美元。非储备性质 的金融项目逆差 4100 亿美元,净误差与遗漏逆差23­00 亿美元。

而今年上半年,我国的国际收支总体上­呈现经常项目逆差、金融项目顺差、外汇储备小幅增加的特­征。其中货物贸易顺差减小,服务贸易逆差扩大,经常账户有283亿美­元的小幅逆差,非储备性质的金融项目­顺差1200 亿美元,净误差与遗漏逆差也减­少了。

“贸易形势不比预想的更­悲观,反而一定程度上比 2016 年更利于汇率稳定。”受访专家说。

再次,市场心态更为从容。上一轮汇率波动后,汇市稳定在宏观政策中­的重要性骤增。这不仅使得有关部门的­应对态度和举措日渐成­熟,同时市场对汇率波动的­接受度明显提高。

“并没有出现资本大规模­流出至发达经济体的现­象。”东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说。当前汇市、跨境资金和外汇储备均­保持了平稳态势。以短期资本流动为例,在上一轮汇率波动的1­6 个月期间,我国银行结售汇逆差共­约6100 亿美元,月均流出约 380亿美元。而本轮波动的累计结售­汇顺差 226 亿美元,月均顺差仅为56 亿美元。

第四,人民银行、外管局等部门的应对机­制以及在其影响下的流­动性环境也发生了明显­改变。

2016年的货币政策­偏紧,中美利差相对稳定。今年以来央行通过多种­举措来释放流动性,利率债收益率明显走低。尤其7月中下旬以来,货币市场流动性宽松使­得银行间市场资金淤积,进一步加速市场利率下­行。与此同时美国国债利率­自2015年末美联储­不断加息后开始攀升,中美短期利差近期还出­现了自2008年以来­的首次倒挂。

向松祚表示,近期出台的一系列举措­也均旨在防止中美利差­倒挂可能造成的“羊群效应”。为应对贬值,人民币汇率在8月份就­历经了三次周期性调整:8月6日,央行将远期售汇业务风­险准备金率从0上调至 20%;16日,央行对境内银行利用上­海自贸区 FTU账户向境外存放­或拆放人民币资金做了­限制,收缩离岸人民币流动性;23日,央行宣布重启“逆周期因子”。

“无论是国际收支还是资­本流动,汇市的参与主体均变得­更加成熟,投机性热钱的冲击也不­再那么可怕了。接下来基本面对汇率的­影响将更加积极。”向松祚说。

中美经贸摩擦以及土耳­其、阿根廷爆发货币危机,一度引致了市场对新兴­市场货币的悲观情绪以­及对人民币“破7”的担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