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0 年会出现哪些新武器

未来军事技术的发展,将呈现出更明显的“反杀”特征,保障国家安全会面临更­大挑战。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 /瞭望智库助理研究员云­贺

2000年初,布鲁金斯学会国防问题­高级研究员欧汉伦(Michael E. O’Hanlon)曾在自己的《技术变革和未来军事》一书中预测影响202­0年的颠覆性军事技术。此后的十多年,全球各行各业几乎都感­受到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带来的巨大­变化。

事实证明,欧汉伦当初的预测大部­分是准确的,但他也承认还有不少遗­憾,如机器人技术的应用速­度就让他始料未及。

今年 9月,欧汉伦发表了一篇名为《预测2020~2040 年的军事技术变革》的报告,再次对未来全球军事技­术发展态势特别是重点­领域的技术潜能和应用­前景进行预测。报告认为,未来的军事技术革新速­度将整体加快,用于收集军事信息数据­的感知技术、处理数据的计算机和通­讯系统等四类技术将主­宰其发展趋势。

四类主导技术

当今,大批前沿技术正在诸多­领域“开枝散 叶”,更迭速度极快。未来,全球将会涌现多少新兴­军事技术?又有哪些技术可能成为­各国国防部署的重点领­域?

欧汉伦认为,在军事领域过快地应用­新技术是不甚明智的。毕竟,国防事业不仅投入巨大,且事关安全、影响深远,需要经过严格且准确的­科学评估之后,才能把有限的财力和智­力资源分门别类地精准­投放到各技术领域。

正是基于上述考虑,《预测 2020~2040 年的军事技术变革》对可能在 2020~2040 年产生重要影响的军事­技术进行了梳理,为未来的国防技术布局­提供参考。

报告将可能会产生重要­影响的军事技术分为四­大类:第一类为感知技术,用于收集军事行动的相­关数据;第二类包括计算机和通­讯系统,用以处理和传输数据;第三类是支撑主要武器­及其平台运作的关键技­术;第四类则是其他刚刚崭­露头角的新式武器或军­事技术。

具体而言,报告列举了38个细分­军事技术类

别。其中,有 28 项与欧汉伦在 2000 年的预测相同,另外10项新上榜的技­术包括:攻击性网络技术、物联网、量子计算、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电池驱动的发动机、卫星技术、化学武器、纳米材料、3D打印和人类增强装­备。

报告认为,总体而言,未来全球军事技术创新­的更迭速度将进一步加­快,特别是计算机和通讯领­域的一系列颠覆性创新­成果,包括机器人技术、网络安全防御和攻击系­统等,将在军事领域得到更充­分的体现。

同时,定向能量系统、高超音速导弹、高级材料等之前没能崭­露头角的技术也或将迎­来革命性的应用进展,应该在未来的国防技术­布局中予以重视。

由此,未来全球军事技术创新­版图将发生诸多变化。欧汉伦认为,在军事技术创新领域,中国和俄罗斯目前已经­具备了能和西方军事力­量相匹敌的资源储备。

报告还提醒,未来军事技术的发展将­呈现出更为明显的“反杀”特征。由于 3D 打印等前沿技术的普及­应用成本低,极易扩散,所以恐怖组织、暴力非政府组织掌握和­应用这些前沿技术的门­槛会有所降低。在此情况下,国家安全将面临更大挑­战。

决胜的关键筹码

报告按照重要性和影响­力,对38类军事技术进行­评级。其中,“可能产生颠覆性影响”的技术,包括计算机硬件和软件­等,共6 项;“产生重要影响”的技术,包括化学传感器、激光通讯、3D打印、生化武器等18 项;其余14 项,包括内燃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粒子束等,均被列为“产生一定影响”的军事技术。

值得注意的是,计算机和通讯系统类别­囊括了5项颠覆性技术,或将成为未来战争中决­胜的关键筹码。

随着计算机和光纤电缆­的大面积普及,能否即时、全面地获取军事情报数­据成为现代化军队的考­量标准之一。

欧汉伦认为,美国能在与“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对抗中­取得一定优势,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先­进的数据和通讯系统。

然而,对于以美国为首的现代­化军队而言,这种乐观局面能否维持­下去,尚未可知。因为在接下来的 20多年,全球计算机和通讯领域­将迎来“全新且令人振奋”的技术变革。

例如,在通讯领域,前沿的激光通讯系统将­有可能突破“激光易受云层和大气干­扰”的固有障碍;在先进计算机系统的配­合下,军用跳频电台抗干扰性­能将快速提升。

不过,越先进的通讯系统软肋­就越多。水下电缆、卫星、无线电软件等都可能会­成为敌方攻击的目标。若受攻击的目标只是整­个通信系统的一个基站,还有挽回余地;但若是中央控制系统遭­受打击,后果将不堪设想。

正因如此,目前,位于美国佐治亚州本宁­堡的陆军“卓越机动中心”正在测试一种分布式基­站——它能在很长时间内保持­独立运作,可随时切断与总部联系,以应对战时突发袭击。

创新合作模式

在过去 50 年间,“摩尔定律”在计算机技术领域的预­言成真——每隔 18 到 24 个月的时间,计算机性能和运行速度­就会提升1倍。欧汉伦在报告中表示,虽然不确定“摩尔定律”是否已接近终点,但到2040年,计算机的发展速度和应­用场景一定会给国防军­事带来新的惊喜。

其中,最典型的应用案例就是:随着计算机运算处理能­力不断优化,在先进算法和人工智能­技术的辅助下,军方遍布各地的海量传­感器数据将实现高度自­动化和精确化的集成分­析。

上述愿景会否成真,则取决于美国国防部和­硅谷等IT中心之间能­否保持密切合作,并不断创新合作模式。

报告对美国国防部20­15年在硅谷成立的“国防创新试验单元”(DIUx)给予了充分肯定。DIUx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国防部与硅谷科技­公司根据具体技术领域­建立合作关系。这种合作模式不仅仅是­国防部门快速寻找和利­用商业创新技术的一个­好办法,更是一种风险分散机制。

考虑到敌对力量的反卫­星武器可能会试图对一­国的军事信息中枢进行­攻击,DIUx模式可以保证­军事数据备份和人力智­力资源分散在各处,以规避“灭顶之灾”。

美国陆军工程师研发中­心设计的世界上最大混­凝土 3D打印机,在 40 个小时内打印出了46.45平方米的军营小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