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波上市潮“新”在哪里

移动互联网、实体产业、巨额资本、破发……新一波互联网公司上市潮呈现出四大新特点。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敖祥菲

随互联网发展涌现出的三波上市潮中,每一伴

波都因当时经济环境、技术特点、社会发展水平,呈现不同的特点。

如今,第三波上市潮的涌现也不例外,与前两波上市潮相比,这一波互联网公司上市潮呈现了移动互联网崛起、融合实体、巨额资本加持、估值倒挂等几大新特点。

移动互联网+实体产业

这一波上市潮的企业,无不有“过人之处”。首先它们都是移动互联网兴起以来、互联网与实体产业结合的产物,跟前两波上市潮的互联网公司相比,业务模式也不再是PC互联网时代纯粹的线上流量、广告业务,而是与各线下零售、金融、教育、交通、医疗等实体产业相融合,各自长成垂直领域的小巨头。

也正是由于这一特点,它们没有现成的经验模式可参考,往往以创新居多,不再像前两代上市潮的互联网公司,在美国都有“Copy to China(复制到中国)”的对标模式。这其中,以小米、美团、拼多多等尤为突出。小米最初推出MIUI,次年推出互联网手机小米手机,其通过纯在线上宣传和销售手机,收获一批“米粉”,做起粉丝经济。

但就在人们认定小米复制苹果公司的模式后,小米又另辟蹊径推出生态链产品——卖起了电视、空气净化器、净水器等几乎所有能与手机连接的智能产品。

与雷军同年创办美团网的王兴,在 8年的发展过程中,合并了大众点评,收购了摩拜单车,发展为集团购、外卖、酒店、机票、美业、婚庆并进军打车、线下新零售,以及共享单车业务的本 地生活小巨头。

这样的模式已经与最初的国外团购网站不同,也与 BAT等中国互联网巨头形成明显差异。

比起小米和美团两位“兄长”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则是模式极为创新且高速发展的拼多多。在人们认为淘宝、天猫、京东之外电商已没有市场空间,且电商本身很快将遭遇用户增速放缓的天花板背景下,拼多多却因类游戏模式的拼单消费,在短时间内俘获了不少用户的芳心。

巨额资本多轮加持

这一波互联网公司从诞生到上市,不仅模式创新,速度快,还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大多是在巨额风险投资的支持下,实现了公司的快速发展,没在激烈的竞争中倒下。

在诞生成长过程中,这些公司大都单轮融资金额较大,且经过多轮融资,投资机构也从专注早期的美元基金,到主权基金,最后大都被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巨头接盘。

小米科技在上市前已获得A、B、C、D、E轮和战略融资共6轮融资,超15亿元美元,其从C轮就引入了DST、淡马锡等资本大鳄,D轮时DST 独投1亿美元以上,随后的E轮更是获得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领投、全明星投资、DST以及云锋基金等参投的11亿美元。

美团在上市前也是经过从天使轮到H轮的多达 9轮融资,有意思的是,美团在 2011 年 7月的B轮时就获得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5000万美元融资,随后 2014年的 C 轮阿里巴巴依然跟投,但2015 年10月与大众点评合并后,由于大众点评此前获得腾讯融资,新公司合并次年开始,美团新融资的领投方,变成了腾讯为主。

拼多多也在 2016 年7B月 轮时获得包括腾讯在内的投资,成为腾讯大家庭的一员,随后在拼多多的融资历程上,腾讯常出现在投资方名单中。今年3月拼多多拿到腾讯领投的30亿美元投资后,在拼多多上市前一周,腾讯与红杉资本各自再增持2.5亿美元,为拼多多上市抬轿子。

腾讯与阿里等巨头接盘的最终结果就是,当这些企业上市后,多半被AT巨头收割,但也侧面印证了,经过多轮融资之后,这些企业要继续烧钱发展的话,已经不易再找资本接盘。

破发与估值倒挂

除了一些积极的新特点,也有一些不那么尽如人意的新特点。

7月9日,小米在港交所正式挂牌,开盘即破发,一度跌逾6%。虽然有人说开盘价跟小米无关,但据媒体报道,小米在上市路演时曾寻求1000 亿美元估值。

雷军还曾表示,小米最早期的VC 为 500万美元投资,回报高达866 倍。但他没有提到的是, 2014 年底小米进行 F-1轮融资,投资者成本价为15.84 港元 /股。以此计算,这轮投资者四年年化回报率不及7%。

更尴尬的是今年年初接盘小米老股的一批投资者。在一级市场,小米进行老股转让,估值为650 亿美元,因为彼时对IPO的保守预期为1000亿美元,有的老股转让以690 亿美元估值成交。

众安在线、阅文等上市时创造的股市神话也 未能续写。8月中旬,阅文集团发布第二季度财报并宣布拟以不高于155亿元并购新丽传媒的公告后,股价大跌 14.6%,股价来到去年11月份上市以来最低点的57港元,相较于当初上市当天最高的 110港元已经跌去近半。

众安在线虽在挂牌当日盘中突破千亿市值,当日收涨 9.21%,并在上市后的几天,股价猛涨,市值曾高达约1400亿港元。然而在此之后,众安在线却开启了下跌模式。今年3月21日,众安在线市值已经跌破千亿,随后更进一步跌破59.7 港元的上市发行价。

就连上市时打破破发“魔咒”、开盘大涨5.65%的美团,也是让人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尾:上市第四天就跌破发行价。尤其在发布首份中期财报当日,美团点评以67 港元 / 股收盘,盘中一度跌至 65.65 港元 / 股。

《证券时报》统计的2018年上半年数据显示,上半年在港股发行的新股破发率达到72%。

港交所成新选择

这波互联网上市潮还有个明显不同于此前两波的特点,即多选择在香港上市。

由于内地互联网公司的股权架构多是VIE 架构,且多数达不到A股主板对上市公司三年盈利的要求,所以多年来它们多是选择美国的二级资本市场,还因此造成中国二级市场投资者享受不到自己作为用户的互联网公司的发展红利。

不过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不少准备上市的内地互联网/新经济公司不约而同选择到香港上市,此前腾讯和中国移动算是在香港上市的两家大公司,甚至成为香港资本市场晴雨表。

德勤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 年上半年香港市场 IPO数量达到全球首位,有 101家公司完成IPO发行,较2017年上半年增长49%。德勤还预计, 2018 年下半年,香港还将有至少5只每只融资最少 100亿港元的新股上市,另有约10家互联网小巨头公司上市,预计过半融资总额将会来自新经济企业。

不过正是由于选择香港上市的公司太多,除了小米、美团这样的明星大盘股仍是争抢对象,对于数量众多的中小型公司,投行的热情也相应降低。

小米科技在上市前已获得A、B、C、D、E 轮和战略融资共6 轮融资,超15 亿元美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