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南春寻路难

曾经的“茅五剑”之一,想重回白酒行业一线似­乎难上加难。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里雨曦王先知

经的白酒业风云人物乔­天明,近日因涉嫌私曾分国有­资产等接受审判。2018 年9月,剑南春集团原董事长乔­天明在四川省乐山市中­级法院受审。他被指控在2003 年剑南春改制期间,通过虚列对经销商的应­付款、虚列广告费、提前跨期支付广告费等­方式,私分国有资产约 2.6 亿元。

乔天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剑南春和我是分不开的,剑南春就是我的事业,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如今,随着乔天明受审,剑南春的前途也被蒙上­一层阴影。

改制风波

公开资料显示,乔天明于1982年进­入剑南春酒厂,历任党办副主任、副厂长、总经理等职务, 2000年升任董事长、党委书记。

乔天明曾用“翻天覆地,脱胎换骨”来形容剑南春的变化,在其掌舵期间,剑南春集团从一家知名­度有限的老旧酒厂,逐步成为与茅台、五粮液并称“茅五剑”的中国三大系列名酒之­一。

据了解,在剑南春的几十年间,乔天明经历了三次转折。一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剑南春内部整顿,他被调整出领导岗位,但不久后又复归;二是 1989年,全国白酒销售出现重大­调整,他开始

在剑南春主抓销售;三是从 2001年起,剑南春进行了全面战略­调整,跻身全国白酒品牌第一­阵营。

2003 年,依据四川省委、省政府文件,剑南春制定了以管理层­作为经营团队融资控股、职工持股并引入战略投­资伙伴的国有产权改革­方案。

据当时媒体报道,剑南春集团的上述改制­方案正式获批后,以乔天明为董事长的剑­南春集团管理层(四川同盛投资公司)出资 6.46 亿元,成为剑南春的大股东,控股剑南春集团69.59%股份。

而当时的一份工商登记­资料显示,乔天明个人实际出资 3280万元,实际持有同盛投资41% 的股份,间接持有剑南春约26%的股份;战略投资者四川蓝剑公­司持股 8.61%(8000万元),四川融信投资有限公司­持股 5.38%(5000万元)。其余的16.47% 股权(15305 万元),则由剑南春集团工会代­全体员工持股。

自剑南春改制方案落地­以来,各种风波伴随改制遗留­问题持续发酵。2012年 8月,剑南春集团颁布新改革­方案:要求 2003年改制后持股­员工将《四川剑南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员工信托持股》更换为《四川剑南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员工信托持股收­益份额证明书》。

据媒体报道,该方案引发了剑南春职­工的不满,多年来针对乔天明各类­问题的举报不断。

徘徊发展

目前,乔天明案还处于择期宣­判中,但作为企业长期的核心­人物,乔天明受审的消息还是­对剑南春产生了影响。

剑南春公关部有关负责­人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对于这件事,公司尚没有任何声明,也不方便表态。记者多次联系剑南春集­团其他负责人,都未获回应。

对此,白酒专家杨承平认为,作为剑南春的灵魂人物­和实际控制人,乔天明受审对企业影响­应该不小,从公司内部来看,股权结构与公司管理团­队的架构可能要出现一­些调整。

据了解,乔天明之子乔愚现任剑­南春集团副总经理,且持有公司股份。

此外,杨承平认为,该事件对渠道和经销商­来说也会有一些影响,但是不会触及更深层面­和更大范围。

剑南春当前业绩已经不­能与“茅五剑”的其他两家同日而语。茅台和五粮液在上一财­年分别交出了总营收 610.63 亿元和 301.87亿元的答卷,茅台今年一季度营收已­超183亿元。从公开表态来看,剑南春目前仍在冲击百­亿目标,不仅如此,洋河股份、泸州老窖、山西汾酒等酒企业绩也­开始后来居上,威胁着剑南春的“茅五剑”地位。

杨承平对记者说,剑南春近些年发展不利­与乔天明本人的布局有­很大的关系,酒业发展的“黄金十年”中,茅台、五粮液等酒企抓住涨价­时机,布局高端市场高速发展,而剑南春行动迟缓,并没有及时采取涨价策­略,导致整体品牌高度不足。

除了缺乏高端占位以外,杨承平还认为,对比茅台、五粮液等一线酒企,剑南春在管理上相对落­后,营销层面缺乏创新,办法老旧。

未来难料

受乔天明事件影响,剑南春想重回白酒行业­一线似乎更是难上加难­了。

首先是管理层面的不稳­定。一位业内人士认为,乔天明案之后,剑南春集团内部在管理­层面上肯定要做出调整。而且由于剑南春此前改­制一直存在争议,即使新的大股东接管企­业,也不排除其他股东提出­异议从而导致股权结构­发生变化的可能。

有媒体报道称,目前绵竹市已派出工作­组进驻剑南春集团。

与剑南春高层的不稳定­形成对比的是,2015年以来,茅台、五粮液以及洋河等酒企­的管理层虽相继发生变­化,但是无论是从其内部结­构还是业绩表现来看,新老交替并未给这些企­业造成太大影响。

其次,盈利能力也是外界衡量­剑南春能否重回一线品­牌的条件。

多位剑南春经销商对记­者说,现在市场上剑南春产品­出现出厂价高于渠道价­格的倒挂现象,经销商靠厂家补贴获得­利润,剑南春产品的终端利润­普遍低于其他全国性名­酒。

一位受访人士认为,换人、换思路是目前剑南春唯­一的机会,因为目前剑南春高层的­管理思路制约了集团的­发展,如果能因此而在管理上­产生一些变化,也许对剑南春反而是一­个机遇。

从 2001年起,剑南春进行了全面战略­调整,跻身全国白酒品牌第一­阵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