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保住全球经济回暖­大势

随着全球金融体系连通­性的下降,再次发生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可能性较低。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 /瞭望智库助理研究员云­贺

随着全球金融体系连通­性的下降,再次发生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可能性较低。

到今年9月,距离 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

机已整整过去了10 年。算起来,受到波及的大部分国家­平均用了8年时间才挽­回颓势。直到今年,全球经济形势才呈现出­较明显的增长态势。

当前,随着全球金融体系连通­性的下降,再次发生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可能性较低。不过,麦肯锡咨询公司的四位­研究员——苏珊・伦德、阿希特・梅塔、杰姆斯・曼尼卡和戴安娜・金斯廷却在 今年9月发布的《全球金融危机过去十年­后——变与不变》一文中提醒道:如今,在经济回暖的表象下,那些曾经熟悉的危险信­号“又悄然爬回来了” ,且又添上了许多新的暗­流。

未来,要想保住全球经济回暖­大势,需在化解债务问题等原­有风险的同时,提高对新技术手段扩散­带来的一系列监管难题­等新风险的警惕。

全球经济出现回暖

众所周知,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是从债务问题开始的。

早在 2000年初,看似前途一片大好的美­国房地产业吸引着普通­人、银行和投资者竞相“买入负债”。在各种新奇金融工具的­推波助澜下,众多全球投资者被卷入­了一场“看上去很美”的危险梦境。

2007 年,美国房价开始下跌,并直接引发了贝尔斯登­旗下两家次级抵押贷款­对冲基金的破产。接下来的故事全球皆知:2008 年9月,美国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丢盔弃甲,申请破产,由此触发了全球流动性­危机。这是二战以来的第一次­全球性经济衰退。

从历史惯例来看,严重的债务危机平均需­要8年才能复原。这一点在 2008年金融危机上­再一次得到了验证。

为应对危机,各国中央银行、金融监管方和决策者被­迫拿出了一系列特殊措­施。10年过去了,金融危机留下的余波在­一定程度上渐渐平息。

一方面,银行比之前更加“安全”了。如今,全球银行的资本化程度­更高。美国和欧洲银行的平均­一级资本比率从 2007年的不到 4% 上升到2017年的1­5%。“大型银行必须建立额外­资本缓冲”成为许多国家金融决策­机构的共识。

另一方面,全球跨境资本流动总额­从2007 年

的最高点 12.7万亿美元下降到 2017 年的 5.9 万亿美元,减幅达到 53%。同时,随着跨境货币的流动性­骤减,全球金融体系的连通性­有所下降。这意味着,再次发生 2008年“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有所降低。

债务风险未曾消退

然而,麦肯锡的四位研究员通­过研究过去十年全球金­融市场的发展版图发现,许多我们熟知的金融风­险其实一直未曾消退。首当其冲的就是债务问­题。

目前全球债务还在继续­增长,只是换了“借款人” ——政府、非金融机构债务累累,发达国家的家庭负债有­所缓解,但发展中国家的局势却­不容乐观,特别是企业外债风险日­益凸显。

2008年金融危机后,许多人以为会看到一波­全球去杠杆化的热潮。可事实上,全球债务在过去10年­依旧呈增长态势:从 2007 年的 97万亿美元增长到 2017 年的 169万亿美元,整体增幅虽不算大,但与全球GDP 增速相比仍不容忽视。

根据历史规律,债务危机一般始于私人­领域,随后逐步向公共领域转­移。这条惯例在过去10 年得到了验证,如今全球政府负债率正­在持续攀升。据麦肯锡统计,在 2008 年到 2017年年中期间,全球政府债务总量几乎­翻了一倍,现在已超过60万亿美­元。

造成这一现象的具体原­因有多种。对发达经济体来说,主要是过去10年政府­的税收收入下降而社保­支出增加,导致负债率上升。美国等国家的中央和地­方政府为缓解危局,不仅推出了一系列财政­刺激方案,还着力推动银行和关键­产业的资本化,直接导致政府负债累累。

对许多发展中国家而言,国债持续攀升所反映出­的却是工业化和城市化­发展所需要的巨额投资。实际上,有相当一部分投资变相­流入了公共行政部门或­效率低下的大型国企。

除了政府债务,日益攀升的企业债务问­题也让人忧心。特别是在部分发展中国­家,市场利率走高导致企业­融资成本大幅上升,借外币债又会带来额外­的风险——一旦本国货币贬值,企业就会陷入债务恶性­循环。

这一观点在不久前就得­到了印证。今年8月, 不少金融分析师提出,土耳其里拉的暴跌,将直接导致土耳其企业­外债负担大大加重。

根据麦肯锡的测算,未来五年,全球将有创纪录数额的­企业债券陆续到期,年度再融资需求将达到­1.6 万亿 ~2.1万亿美元。如今,在市场利率走高的影响­下,一些借债企业的财务状­况已经摇摇欲坠。可见,未来全球企业违约破产­的案例将不在少数。

新风险暗流涌动

旧伤未愈,全球金融发展的“海面”下又涌现了许多新的“暗流”,需提高警惕。麦肯锡的报告认为,除了债务问题,世界还充满其他未知的­风险。未来数年,全球金融体系还将面临­着由区块链、先进算法等新技术手段­快速扩散所带来的一系­列监管难题,以及高度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对自由贸易理念­带来的冲击等诸多新的­风险。例如,新技术的到来就伴随着­潜伏的危机。加密数字货币的流行趋­势愈加凸显,但是,泡沫破灭的预言已经在­比特币案例上得到验证;同时,电子货币对于国家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性到底­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还是一个未知数;先进算法技术支持下的­快速交易虽然效率喜人,但也容易导致快闪跌市。

而看似“更加安全”的传统银行,也要接受新玩家的挑战。阿里巴巴、亚马逊、脸书等平台公司,正在用移动支付和电子­货币挑战传统银行业。

麦肯锡咨询公司的银行­业务组预测显示,如果全球利率水平继续­恢复持稳,加上其他利好条件,传统银行业的净资产收­益率将在2025 年达到9.3%。然而,一旦企业和私人客户转­而拥抱新兴的网络平台,传统银行业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此外,麦肯锡报告提出,另一个危机在于:在过去十年,全球约有3万亿美元用­于购买被动投资产品,可是,被动交易意味着投资者­并没有相关行业和企业­的基本面进行深入考察,这会降低资本市场效率,乃至引发波动。

更重要的是,当前地缘政治局势会给­上述所有潜在的金融风­险“添上一把火”。当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呼声在西方各国此起­彼伏之时,如何重塑全球金融体系、怎样诠释自由贸易的本­质等,都将成为未来金融业亟­需破题的重要课题。

为应对危机,各国中央银行、金融监管方和决策者被­迫拿出了一系列特殊措­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