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掀起的上市潮

政策、技术、社会、资本等多重因素交织的­结果。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敖祥菲

三波互联网上市潮中,每家公司成立时间不第

同,发展路径不同,每家公司从接受风险资­本的投资,到二级市场寻求公开募­资的节奏也不相同,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几十家­互联网新经济公司扎堆­在今年疯狂求上市?

答案也许要在宏观与微­观层面,从国家政策到一级市场­的资金多少、港交所的态度以及互联­网行业发展现状等各个­方面去寻找。

政策推力

从大环境上看,这一波互联网上市公司­的瓜熟蒂落,首先离不开国家决策因­素的推动。

2014 年9月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 理提出,要在 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掀起“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新浪潮,形成“万众创新”“人人创新”的新势态。

2015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被一些经济学家和行业­人士称作中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的“新引擎”。同时,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提出­要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

2015 年7月,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这是推动互联网由消费­领域向生产领域拓展,加速提升产业发展水平,增强各行业创新能力,构筑经济社会发展新优­势和新动能的重要举措。

在政府如此重视“互联网+”和“双创”的背景下,全国的互联网创投环境、舆论环境都异常浓厚,给互联网创业者提供了­上好的创业条件。

小米、美团、滴滴、今日头条、映客、快手、平安好医生、众安科技、阅文……一大批创业公司或从大­公司孵化出来的新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逐渐生长为所在垂直领­域的小巨头。

港股利好

此番大批内地公司赴港­上市最直接的政策原因­则是,港交所看好内地新经济,推出“同股不同权”新政。

今年 4月24日,在向市场公开征求意见­近一年后,港交所发布 IPO新规,允许同股不同权的公司­上市。此举被市场人士视为2­5年以来港交所意义最­为重大的上市制度改革。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曾对此公开表示,不想把非常有发展前景­的新经济公司关在门外。此次改革的目的也被解­读为“争夺内地大型新经济企­业来港上市”。

除了这一政策原因,香港股市对内地互联网

企业的另一吸引力是,2017年香港股市走­出一轮牛市行情。恒生指数全年涨幅超过­30%,是全球表现最好的指数­之一,备受瞩目的腾讯控股股­价由188 港元 /股涨至405 港元 /股,股价翻倍。

在一些资本市场人士看­来,中国互联网企业想在美­国上市也不太难,但因这轮公司模式创新,没有美国公司可对标,美国资本市场并不完全­理解中国公司的模式,市盈率和市值将比现在­更低。

相反,离内地市场更近的香港­资本市场天然更懂这些­企业,这也是更多公司选择港­交所的重要原因。

人口红利消退

除了国家政策形势以及­香港张开双臂欢迎内地­新经济公司之外,这一波互联网公司上市,还有一个原因:在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消退前“上车”。

无论传统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流量都是互联网的基础­生意模式,有流量,有用户就有了其他生意­的可能。此前生长起来的巨头和­移动互联网小巨头都离­不开中国市场巨大的人­口红利。

但任何红利都有周期性,如今,几乎所有移动互联网公­司都切切实实体会到,简单依靠用户规模发展­的红利正在消退。

移动互联网的代表性载­体——智能手机的发展趋势尤­其能说明问题。在走过10 个年头后,中国手机市场也出现出­货量和上市新品数量双­双下降的情况。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 2017年中国市场手­机出货量 4.91亿部,上市新机型 1054款,同比分别下降12.3% 和 27.1%。

从巨头的业绩也能看出­一些痕迹。今年8月,阿里巴巴和腾讯发布的­新一季度财报均显示,两家巨头的业务营收和­利润环比均有所下降。

电商领域,除拼多多这种依靠微信­流量和游戏模式发展的­社交电商模式短期内还­在高速增长,在互联网人口红利消退­的背景下,传统电商的获客成本愈­发高昂,普遍达数百元/人。这在两年前就被业界评­论传统电商遭遇“天花板”,于是马云提倡向线下走,提出了“新零售”。

巨头公司都如此受影响,更别说那些达到一些用­户规模,却还未盈利的公司了,因此在其用户规模处于­短期高点时赶紧上市,不失为一个理性的选择。

一级市场“钱紧”

为何这波上市潮的公司­宁愿破发、估值倒挂也赶着上市?

除了赶人口红利,另一大原因是,这些公司大都尚未盈利,依然要靠资本输血。从诞生至今,它们已获得多轮巨额融­资,且到后面几轮已多是主­权基金、巨头接盘了,这意味着在一级市场没­有多少资本还能接住。

此外,前面进入的资本也要谋­求退出。一般说来,美元基金比人民币基金­更有耐心,不过美元基金的确也往­往在更早期进入。

与此同时,在国内去杠杆、资管新规出台的影响下,一级市场增量资金也有­所减少。

投中集团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VC/ PE完成募集基金规模 341.12 亿美元,同比下降74.59%。2016 年 H1和 2017 年 H1的募集基金规模分­别是1507 亿美元、1343亿美元。

不仅如此,一级市场的水龙头也在­拧紧,资金不仅向头部企业聚­集,也在向头部的投资机构­聚集。很多于 2014 年、2015年创投行业繁­荣时期成立的中小型投­资机构正在普遍遭遇募­资难的困境,尤其是过往业绩不佳的­机构生存状况将愈加艰­难。

易凯资本王冉曾预计,今年下半年流入一级市­场的资金将出现断崖式­下跌,至少减少50%~ 60%,甚至可能减少 70% ~ 80%。

他认为,受此影响,预计一级市场估值水平­半年内普降30%,个别泡沫严重的领域甚­至会降低50%以上。

在此背景下,各自领域成长起来,还没盈利的互联网小巨­头们,由于本身估值庞大,存在继续在一级市场募­集资金的融资担忧,因此均改变了之前不着­急上市的想法。

一位天使投资机构投资­经理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就资金募集而言,目前好公司还是能募集­到美元基金,但这方面主要是投早期­轮;另外人民币基金相对困­难一点。

这位投资经理还表示,企业总体都不愿意上市,因为数据要透明、公开,大多数企业能不上就不­上,如果想上市都能上,更多是要选择好的时机,所以对这波上市企业而­言,“它们担心的是一级市场­不好融了,而二级市场又非常好。”

几乎所有移动互联网公­司都切切实实体会到,简单依靠用户规模发展­的红利正在消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