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大战,谁主沉浮

不断扩大规模同时,对产品反复打磨以及提高用户体验才是立足关键。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第一页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陆涵之

本加持之后,共享民宿行业的火药味越来越资

浓。近日,本土民宿平台小猪短租宣布获得3亿美元的战略融资。领投方为云锋基金和尚珹资本,这是小猪短租的第七轮融资。小猪联合创始人兼 CEO 陈驰表示,未来将加大安全体系和服务生态的投入。

同一天,共享住宿国外巨头Airbnb(爱彼迎)宣布,将于10月16日起调整中国区服务费率:房客的服务费率从平均13%下调为0,房东的服务费率从 3%上调至10%。

步步紧跟,动作频频,同为民宿C2C 模式的两家平台,大战一触即发。

竞争升级

新的商业概念进入国内,几乎都会经历本土化的改变。

共享住宿也不例外。这一概念起源于美国, Airbnb 在 2008 年将它具象化,通过搭建旅行房屋租赁社区,使用户可以在网络或手机应用程序发布、搜索度假房屋租赁信息并完成在线预定程序。

当时这种平台定位为租客和住客地接的渠道,属于 C2C模式,并伴随着Airbnb 在全球的扩张,迎来了不少模仿者。

2015 年,Airbnb正式进入中国市场,而此时,与其类似的小猪短租已经上线 3 年,同样拥有C2C属性的蚂蚁短租更是早在 2011年就已上线。

在模仿之余,本土的共享住宿平台也在运营层面做了一些创新。

比如,除了连接房东与房客,小猪短租还承担了一些其他工作,如实地考察房源质量,提供保洁、拍照、智能门锁等基础服务,以及为用户购买保险,这些措施对于缺乏信任基础的中国市场同样重要。

正是这些本土化改变,让迟到的Airbnb 在进入国内市场后感到水土不服。

无论是水土不服的佣金策略,还是本土竞争对手提供的更多服务,都使得Airbnb 最初进入国内市场后进度缓慢,市场份额与本土平台相比小了不少。

2017 年初,Airbnb 在中国的房源约为8万套,而小猪短租在2016年底的国内房源数据为14万套。

但中国市场是全球共享住宿领域不可或缺的重要市场,Airbnb 最近两年也加快了在华拓展的脚步。

2017 年上半年, Airbnb 任命中国区业务负责人葛宏为全球副总裁,并将业务从出境游为主拓展到了出境游和境内游并重;2017 年10月葛宏离职后,总部委派公司联合创始人柏思齐 ( Nathan Blecharczyk) 兼任中国区主席一职,并宣布在中国设立本土客服中心、扩大本土布局等战略;今年7

500 亿预计到 2020 年,我国共享民宿市场交易规模有望达到500 亿元,房源将超过 600万套。 月,彭韬宣布加盟任中国区总裁。

逐渐跟上国内市场节奏后,Airbnb的业绩也出现了提升。根据 Airbnb 最新数据,目前其在中国房源已有将近 33万套,到 2020 年中国可能成为其最大客源国市场。

资本大战

在外来巨头和本土平台竞争中,资本成了关键因素之一。

自 2012年成立起,小猪短租已获得7轮融资,另一家民宿平台途家也获得了6轮融资。参与融资的并不仅是各投资机构,还包括BAT 级别的巨头。根据最新数据,小猪短租的全球房源达到42万套。

另一家本土民宿平台途家 2017 年10月获得3亿美元融资,其大股东携程再次增持。携程曾4次投资途家。

此外,美团旗下的民宿品牌榛果民宿诞生于2017 年 4月。也在资本上获得了背后美团的支持。

Airbnb 虽然没有选择与国内资本巨头合作,但也在今年7月投资了本土民宿托管平台城宿,直接用资本打造竞争武器。

资本加码的背后,是一个水涨船高的市场。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 2018》,2015 至 2017 年,我国共享民宿的营业额年均增速约为65%,预计到2020年,市场交易规模有望达到500 亿元,房源将超过600万套。

艾瑞咨询行业分析师赖贞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乡村旅游是国家鼓励的旅游发展方向,随着休闲短期旅游的需求上升,线下的消费场景例如民宿成为了互联网巨头的抢夺领域。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的外卖平台、共享单车等风口市场在巨头蜂拥而至后,依靠资本进行了大规模扩张,但结果均不尽如人意。成为新风口的民宿业也引来巨头加持,会是同样结局吗?

赖贞表示,巨头有资源、流量、入口、上下游产业链等资源,但民宿讲究个性化和多元化,如何保持自己的基因进行更好的资源置换才是关键。

另一种声音认为,民宿不宜依靠资本大规模发展。华美酒店顾问首席专家赵焕焱向记者表示,民宿体现当地风土人情和休养生息的生活方式的个性化、特色化,因此天然不同于商业化经营。 他指出,如果一味进行扩张,民宿原本的非标准化和人情味将消失,这背离了民宿的含义。

下一张牌是什么

在 Airbnb之外,业界有不少观点认为小猪短租的对手应是途家。

途家近几年先后收并购了蚂蚁短租、携程民宿、艺龙民宿、去哪儿民宿、58赶集、微信酒店、芝麻信用等多个平台,加上大鱼自助游,总共整合了9个民宿平台,成为目前国内最大的民宿平台。

双方都为本土企业,且国内房源数量目前排名第一第二,竞争更加直接。但无论小猪短租的对手是谁,其整体规模和估值与途家和Airbnb 都有一段距离。

赖贞认为,民宿并非高频消费场景,因此使用口碑、流程体验、入住体验等等至关重要,有助于提高复购率和忠诚度。

因此,在不断扩大规模同时,对产品反复打磨以及提高用户体验才是立足关键。不少平台也在这个环节加大投入。比如小猪短租通过蚂蚁金服的技术,将“刷脸入住”功能引入智能门锁,加强入住的安全性。

技术牌看似高端,但同质竞争者不在少数。酒店集团万豪也在今年与阿里达成合作,引进“刷脸入住”技术,以期用智能化的体验吸引顾客。

与此同时,微信的“微信生态酒店”系统也推出了“刷脸入住”的功能,与上述技术类似。

而对于用户来说,提高入住的安全性除了技术应用,还需要平台与公安联网进行数据同步,真正体现技术的价值。但目前民宿业的安全管理在国内还属于灰色地带,想要发展这类功能还需要克服很多现实问题。

比如一些社区存在大量民宿,严重影响当地居民的生活,而平台却很少介入解决这类矛盾。

此外,随着平台规模的扩张,很多平台上的房源脱离民宿原本的形态,以赚钱为主的“二房东”和虚假刷单现象层出不穷,虽然小猪短租等平台相继推出了各种措施进行制止,但规模扩大后这类问题越来越难避免。

在受访专家看来,基于这一点,建立各平台与有关部门共同推进标准制定,以及落实在线短租安全的细则,是行业健康发展的关键。

民宿并非高频消费场景,使用口碑、流程体验、入住体验等等至关重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