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体制改革如何“施工”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 Ministers & Governors 国家的远见·省部长访谈 -

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经济体制改革必须以完党

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这为今后一个时期经济体制改革指明了方向。

今年是改革开放40 周年,40 年来中国经济创造了增长奇迹。中国的改革为什么能成功?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专访时表示,其中一条经验就是抓准了改革的主线,产权制度和市场化改革就是经济体制改革的两条主线,“这两个改革突破了,改革就能纲举目张。”

十九大报告还明确了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这就是产权有效激励、要素自由流动、价格反应灵活、竞争公平有序、企业优胜劣汰。

“今后,任何经济体制改革方案,都要以是不是达到了这样的改革目标为检验标准,在制定改革方案时,就要自我评估一下,是不是实现了产权有效激励、是不是有利于要素自由流动、是不是促进了价格反应灵活、是不是推动了竞争公平有序、是不是推进了企业优胜劣汰。”杨伟民说。

围绕两条主线

《财经国家周刊》:经济体制改革为什么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

杨伟民:我国经济体制改革一直是围绕这两条主线展开的。第一,产权制度方面,上世纪80 年代初的家庭联产承包制,实质上就是产权制度改革。土地公有制性质没有变,实行了所有权和承包权的分置,农民拥有承包权,集体经济组织拥有所有权。这一改革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积极性,一举解决了我国吃饭问题。

后来,我们实行了鼓励发展个体私营经济、发展乡镇企业和对国有企业“抓大放小”的改革,民营企业快速成长。党的十五大确立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党的十六大确立了“两个毫不动摇”的方针。这些也是产权制度改革,因为所有权是产权制度的基础,承认私人拥有所有权的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有力促进形成了目前国企、民企、外企三大市场主体鼎足之势,民企在增长、税收、就业、出口中贡献的份额不断提高。

为什么产权改革突破了,改革就成功了呢?我们知道,产出的多少是由劳动和资本数量特别是不同组合决定的,组合好,全要素生产率就高。劳动与资本的不同组合,就是产权。产权不能简单地等同于所有权、所有制。所有权可以细分和派生出若干产权,如承包权、物权、使用权,由此再派生出收益权、分配权等等。同是公有制的情况下,可以建立不同的产权制度,从而形成不同的产权激励,产权激励是最大的激励。

按劳分配也是一种激励,但这是一种事后激励,是一定量的劳动成果生产出来后,按照每个劳动者的贡献份额分配,是蛋糕在一定条件下谁多谁少的问题。但如何生产更多,即如何把蛋糕做得更大呢?这就必须有产权激励。承包制下,农民既是劳动者,也是生产组织者,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的都是自己的,农民就会想方设法在同样的地上生产更多的粮食。同样,企业家如果知道生产的成果也是交够国家的,即税;留足企业的,即员工劳动报酬;剩下的,即利润都是自己的,他的积极性也会高,他就会想方设法优化要

现在最需要制定改革方案的公务人员的思想再解放一些。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庞清辉 专访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

素组合创造更多的物资财富。所以,按劳分配是分粮,是事后激励;产权制度是分地,是事前激励。产权激励是比按劳分配更有效的激励。

在市场化改革方面,党的十二大提出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十二届三中全会提出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十四大明确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十八大提出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等等。市场化改革本质上就是商品和要素是由政府决定,还是由市场决定的问题。

为什么市场化改革突破了,改革就成功了呢?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作的说明讲得很清楚了。经济发展就是要提高资源尤其是稀缺资源的配置效率,以尽可能少的资源投入生产尽可能多的产品、获得尽可能大的效益。理论和实践都证明,市场配置资源是最有效率的形式。我国经济发展的成功,原因之一就是因为采取了最有效率的市场经济体制。

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推动高质量发展、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要有一个归属清晰、权责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现代产权制度;要有一个消费者可以自由选择、自主消费,商品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商品市场;要有一个市场准入畅通、市场退出便捷、市场开放有序、市场竞争充分、市场秩序规范、市场信号真实的要素市场。在粮食短缺的时代,我们最急迫的是解决农民生产粮食的激励问题。在高质量发展阶段,在创新驱动发展阶段,我们最急迫的是解决企业家和创新人才的产权激励问题。

《财经国家周刊》:当下,在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方面,存在哪些问题和需要突破的地方?

杨伟民:需要强调的是,产权制度改革和市场化改革必须同步才能有效。产权制度是市场经济的基石,产权明晰了,资源才能流动,才有了市场交易,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才能成为现实。现在空置的农村宅基地很多,之所以闲置,是没有进入市场,之所以难以进入市场,就是因为产权制度不清;房子下面的地是集体的,地上的房子是个人的,建立房地分割、适合市场交易的宅基地产权制度,才有可能解决宅基地的空置问题。

反过来,若产权清晰了,但政府仍过度干预,不让市场配置资源,也不会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不会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当年的承包制,如果不是取消了粮票,放开了农产品价格,也不会成功。因为如果粮价不放开,农民生产得越多,可能亏损越多,第二年就不会生产那么多了。近十几年,由于一味追求粮食产量的“连增”,政府对农产品价格的干预增多,价格信号失灵,农民按照失灵的价

格信号决定种什么、种多少,带来了现在粮食高产量、高库存、高进口并存的怪现象。

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经济体制改革取得很多突破性进展,但在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方面的突破性还不够。

国有企业、农村土地制度、农村宅基地、城市化、房地产和住房制度、自然资源体制等改革进展不如预期,原因是产权制度没有突破。

在要素市场化配置方面,大幅度下放了审批权,解决了准入难问题,但退出难的问题没有解决。我们现在已经有1亿左右的市场主体,平均每14 个人就有一个市场主体,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但一个健康的肌体,不能只进不出、只生不死, 我们的经济肌体中已经积聚了大量毒素,比如“僵尸企业”。

虽然大规模地减了税、降了费,但全国财政收支增长仍快于经济增长、中央政府的投资持续扩大、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迅速扩张、卖地收入大增、PPP模式、棚户区改造、国有企业杠杆率高企、金融机构对民企的歧视性政策等等,实际上扩大了政府对资源的配置,相对减少了市场对资源的配置,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的目标还有待实现。

“思想再解放一些”

《财经国家周刊》:深化改革,需要解放思想。

杨伟民

2018 年11月5日,江苏灌云经济开发区一家民营企业正在生产出口俄罗斯的毛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