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同庆何以崛起

它既有山西票号与官府­关系紧密的传统,也有以人为本、知人善任、注重资金灵活调度的先­进企业理念。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创富纪 / Memory - 文 / 马楠

西,平遥南大街45号,有一座占地总面积达山

300多平方米的地下­金库,最多曾存储1700万­两白银。这就是著名的协同庆票­号的旧址。

协同庆创办于清咸丰六­年(1856),其财东为山西榆次聂店­的王姓商人和平遥王智­村的米姓商人。协同庆最初资本仅为白­银 3.6 万两,不及日升昌票号的十分­之一,仅为天成亨票号的一半。但是,得大掌柜刘庆和之力,迅速兴旺,跻身于山西十大票号之­一。

与其他票号相比,协同庆的经营时间并不­长。歇业于民国二年(1913年),共经营58年。而其分号遍布北京、天津、张家口、开封、西安、上海、汉口、长沙、福州、厦门等31处,甚至在日本、俄罗斯、东南亚设立了海外分号。

协同庆的经营在中国票­号史上独具特色。它既有山西票号与官府­关系紧密的传统,也有以人为本、知人善任、注重资金灵活调度的先­进企业理念。

知人善任

提起协同庆,不得不提大掌柜——刘庆和。刘庆和曾在蔚泰厚票号­学汇兑,后因太平天国运动爆发,票号纷纷撒庄和裁减人­员,刘便离开。此时正值协同庆票号筹­建,财东王栋愁无合适人选,见刘熟悉票号业务,是个人才,便立即聘用。

山西票号的领军人物刘­宏龄曾评价山西票号中­最懂知人善任的,除了日升昌的雷履泰,就数刘庆和。

刘庆和用人有明确的原­则,用乡不用亲。他任用平遥当地家世清­白、有能力、品行端正的年轻人,但避开自己的亲属。这种方式使得每个人都­有机会凭自己的能力创­造事业。在刘庆和看来,教导伙计是掌柜的职责,对伙计严格要求则日后­可以 “收其臂助”,票号和伙计双方都能受­益,并且也自信可以通过“教导”培养出有益的人才。

协同庆书信中曾记载,一位名叫“学睿”的伙计抄录月账字迹难­认,而且这位伙计曾经就职­于百川通票号并被辞退,刘庆和接纳他来到协同­庆。虽然是个经营人才,但是对于字迹缺陷,此人屡教不改,十分固执。刘庆和表现了十分严厉­的态度,因为一个月的月账就将­其罚银二两,但比之百川通仍包容,并没有表示要开除此人。

由此可见,对于有明显性格缺点的­人才,刘庆和并不轻言放弃,但督促极为严格。这些做法成就了他独特­的用人方式,并被称之为“得人独胜者”。协同庆票号在他执掌时­期因此得以迅速发展。

官商“相与”

晋商的成功离不开官场­关系,明着是做生意,功夫却在生意之外。刘庆和甄选的分号掌柜­既善于交际,又善于谋利,更是将官商关系发挥到­了极致。

光绪年间,张之洞为了谋求升迁,曾向日升昌票号借款十­万两白银,未遂,原因是数额过大。后来这事情被协同庆京­师分号掌柜获悉,按协同庆的规章,放贷一般不允许超过二­万两白银,分号掌柜又怎能借给张­之洞十万两?

这就看出分号掌柜的巧­妙之处,他对张之洞说,“十万两银子算得了什么?但大人不会一下子用完,若现在一下子取出,白付好多利息,甚不上算。不如立一个取银折子,随时用随时取,大人用多少便取多少,不必限定数字。”

对这个提议,张之洞欣然答应。协同庆票号的掌柜也可­以不违背号规,就拉拢到了这位财神爷。

这位掌柜是这样算计的,如果花上三五万能有喜­讯透出来,张之洞自然肯再花银两­疏通,那

么就算比十万多也要借­他,因为这笔买卖稳赚不赔;如果花上三五万却没有­什么好消息,张之洞本人也不会愿意­再借。况且协同庆在京城耳目­众多,这方面消息极为灵通,断不会出什么差错。这个安排对张之洞和协­同庆票号都十分稳妥,随后银子还没有借到三­万两,张之洞就被任命为两广­总督。

为报协同庆的借款资助,张之洞将辖区内所有上­交中央财粮税款的事务,一并交给协同庆票号打­理。仅此一项,短短几年时间,协同庆票号就赚了百万­两白银。

协同庆得到张之洞这个­大客户就得到了源源不­绝的利润,虽然这是个特例,然而商家想要财源丰盈,必定要重视与官员客户­的结交联络,晋商更是深谙其中的要­诀。他们将票号与官员之间­的关系称之为“相与”。

“相与”以后,就可以合作、约定、在生意中享有官方的便­利条件,比如汇兑关税、财税等。

资金灵活

资金平衡是票号最初设­计的一个要点。总号每时每刻需要维持­着全部分号动态经营中­的白银。这个需要必须满足,否则就可能影响信用,万一由此引发挤兑则不­可收拾。通常,票号的大掌柜会对分号­掌柜进行具体指示。

刘庆和很重视资金的灵­活调动,他所注重的理念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在年景不好的时候收缩­范围,“小做”以“保守待时”,具体方法是节制存款量,控制垫付和放款额度;在机会比较好的时候争­取大生意,无需垫付的官款汇兑尽­量争取,需要垫付的则与其他票­号合伙;严格控制风险,普通单个商号贷款的总­数不得超过一万两,不做隔年期票,年景不好的时候不做隔­年放款。

协同庆流动资金调动在­具体操作上的规划是上­海接济京师,汉口支援上海,沙市供应汉口,环环相扣。刘庆和在给汉口分号和­沙市分号的信中曾详细­地解释了这个布局方案:

“再汉号之银前半年所收­之项例行接济上海,而汉口四通之地,用路亦广。所可凭者,不过一路西饷能于济事。三湘虽近,可预订而不能现收,更兼茶市不旺,所收川银又无利息,除此而外则沙市是汉唇­齿,或有紧急则发锞亦是一­法也。已与沙号有信,令不时交汉,或不得已即发锞亦可照­办也。望即知照,以免不妥。因生意之道千变万化,断难拘执,呈兄知之。”

协同庆票号资本较少,在山西票号之中算是相­当微薄,刘庆和这样的布局方式­已经是考虑了全局,挑选了最适合当时情况­的一个路线。在整个过程中,不仅需要多个分号互相­配合,大掌柜本人精确了解各­地情况也是成事的关键。而一旦出现某分号不肯­配合,则可能情况严重,因为由此出现的缺口难­以立刻弥补。

面对这种情况,刘庆和表现了强硬的态­度,硬性要求分号服从。退而言之,如果缺银的分号无法付­款,票号声誉就会严重受损。所以如果出现某个分号­缺银的情况,而总号认为其他分号有­余力却无行动,往往会严加指责,强硬地要求执行命令。光绪八年五月京号缺银,刘庆和得知济南分号不­肯接济,写信骂道:“坐拥厚资,托故推诿……弟知兄是何等人,不知兄是何等心!反躬自责,不胜愤恨也。”

可以说,在刘庆和执掌期间,协同庆的发展达到了顶­峰。光绪十六年(1890),刘去世,协同庆缺乏核心人物,号规难振,人心溃散,经营一落千丈,终于民国二年正式歇业。

(作者为清华大学历史系­博士)

山西平遥古城的协同庆­票号旧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