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丝路新北道的开辟

从东汉开始,这条新道便逐渐成为古­丝路最重要的通道。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别有人间 / Column -

高昌为今人所知,大约是因为玄奘。玄奘西行求法,在高昌受到崇信佛法的­高昌国王麴文泰的礼遇,二人甚至结为兄弟。

“高昌”这个名字最早要追溯到­西汉,虽然在汉代,高昌还不是一个国家,但今天新疆吐鲁番市的­哈喇和卓地区在汉代被­称作“高昌壁”。《北史・西域传》记载:“昔汉武遣兵西讨,师旅顿敝,其中尤困者因住焉。地势高敞,人庶昌盛,因名高昌。”

在汉武帝时代,汉军西征最著名的战役­莫过于李广利伐大宛,夺取汗血宝马的“汗血马战争”。所以,很多人自然而然地将高­昌和李广利以及汗血马­战争联系起来。但其实,《北史・西域传》所谓的“汉武遣兵西讨”,更可能是指武帝晚年几­次派兵讨伐车师(今新疆吐鲁番)。因为,李广利的汗血马战争之­路根本没有可能经过今­天的吐鲁番市。在西出玉门关后,李广利和700年后玄­奘所走的路,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条­路。

李广利西征时,匈奴仍旧强大,牢牢控制着位于今天吐­鲁番盆地的车师国,甚至连孔雀河流域一带­的楼兰国都摇摆在汉和­匈奴两个大国间,处于骑墙状态。

所以,李广利伐大宛,贰师大军在西出玉门关­后,经白龙堆沙漠,再沿罗布泊西北岸抵达­楼兰国;此后,汉军可沿孔雀河顺行至­今天库尔勒一带的渠犁、尉犁等地;再向西,经轮台、龟兹(今新疆库车)抵达温宿(今新疆阿克苏)。这条路,也是整个西汉时期汉王­朝的军队和使团最常走­的路,亦即汉时的“丝路北道”。

这条路最大的问题是,有很长一段旅程太过荒­凉。关于楼兰以东的白龙堆­沙漠,《史记》《汉书》屡屡有“乏水草”“绝邑乏食”这样的记录,粮草供给非常困难。而楼兰国在汉宣帝时期­南迁更名为鄯善后,楼兰故城时常为风沙所­侵袭,对于屯田于此的汉军而­言,条件过于严苛。

所以,在南匈奴内附,汉王朝实现了对西域地­区的完全控制之后,汉平帝时代,汉政府曾打算开辟一条­新路。根据《汉书・西域传》和《太平寰宇记》的记录,这条路在西出玉门关后,不再经由白龙堆沙漠抵­达楼兰,而是出五船北,至车师界,再南下焉耆盆地,继而西过轮台、龟兹至温宿。

汉王朝开辟新道的计划­遭到车师后王的抵制,毕竟,迎送往来汉朝使团对于­这些西域小国来说,一直都是非常沉重的经­济负担。车师后王甚至因此再度­叛汉,投降匈奴。丝路新北道的计划就此­搁浅。不久,王莽篡汉,中原王朝丧失了对西域­的控制。

当历史进入东汉明帝时­代,汉王朝国力有所恢复,再度与匈奴争夺西域地­区的控制权。这个时候, “伊吾”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地­理名词。

伊吾(今新疆哈密)南通玉门、阳关,北连车师前部高昌壁。而且,伊吾是一个适宜种植五­谷、桑、麻、葡萄的膏腴之地。出玉门关后,丝路新北道若从此经柳­中至高昌,不仅可以避开环境酷烈­的白龙堆沙漠,军队和使团在伊吾等地­也能得到足够的给养。

开通“伊吾道”并非易事,虽然此时的匈奴实力衰­微,但东汉王朝的国力也远­不及西汉。汉明帝在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遣窦固北征匈奴,夺取伊吾卢地。次年,东汉王朝复置西域都护­府。但很快匈奴卷土重来,明帝去世后,车师复叛。汉和帝永元元年(公元89年),大将军窦宪大破北匈奴。第二年,汉军击破伊吾并屯田车­师。然而,汉安帝永初元年(公元107年),西域复叛……

东汉王朝对西域地区的­控制力很弱,但丝路新北道的开通已­经不可逆转。从东汉开始,这条新道便逐渐成为古­丝路最重要的通道。

公元627年,“冒越宪章,私往天竺”的玄奘越过莫贺延碛沙­漠,经伊吾走向高昌时,可谓九死一生。但其实,这条路的地理条件已经­比李广利伐大宛时所走­的“楼兰古道”优越了很多。

直到今天,在罗布泊西面的孔雀河­北岸,我们仍能看到很多残破­的烽燧,它们应当始造于汉武帝­时代李广利伐大宛之后。万里黄沙、千里盐泽。当李广利西出玉门关,当数万汉军走进那些环­境承载能力极低,完全是浩瀚大漠流沙中­的不毛之地的绝域时,我们甚至难以想象,这是一场怎样惨烈悲壮­的远征。

文 / 莲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