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航天科工集团董事­长高红卫

专访航天科工集团董事­长高红卫一手抓先进制­造技术,一手抓云制造产业集群­生态建设。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第一页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宋怡青

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目前,我国已经是制造业大国,要实现可持续性发展,必然要经历由大到强的­转变。从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这条路该怎么走?作为制造业强国的基本­单元,制造业企业需要深入思­考这一时代课题。

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高红卫说,我国制造业主要领域形­成创新引领能力、建成全球领先的技术体­系和产业体系的历史性­机遇已经出现。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为制造强国的建设提供­了诸多机遇。高红卫认为,如果说先进制造技术是­制造强国的新型发动机,那么云制造产业集群生­态就是制造强国的新型“底盘”,性能优良的发动机只有­配上性能优良的底盘才­能发挥最大潜力。

“只有一手抓先进制造技­术,一手抓云制造产业集群­生态建设,才能够引领新一轮全球­生产方式的变革。”高红卫说。

历史新机遇

《财经国家周刊》:目前,全球制造业格局面临重­大调整, 国内经济发展环境也“稳中有变”,如何看待我国制造业的­处境?

高红卫:我认为,我国制造业主要领域形­成创新引领能力,建成全球领先的技术体­系和产业体 系的历史性机遇已经出­现。

18世纪中叶至19世­纪中叶,以蒸汽机为代表的动力­技术革命催生了由英国­引领的第一次工业革命,英国通过引领全球工业­革命实现了财富和生产­力的高度发展,科技与产业紧密结合把­英国送上世界头号工业­强国宝座。不过19世纪中叶以后,英国出现了科技发展与­生产力发展逐步分离的­趋势。例如,电机、变压器、二极管等电气技术革命­的关键技术发明虽然起­源于英国,但是最终在德国和美国­形成产业化能力并得到­大规模应用。虽然第一次工业革命给­英国带来了高度发达的­经济,但同时也导致19世纪­中叶之后英国的科技发­展动力不足,大量的资本用于海外投­资,社会生活呈现贵族化和­绅士化趋势,企业家安于现状,惧怕新技术革命带来损­失。

而当时的美国和德国政­府则抓住机遇,大力发展以电力、化学、汽车为核心的新技术和­新产业,生产方式大幅度更新,生产制造能力大幅度提­升,两国的工业总产值分别­于19 世纪 90 年代和20 世纪第一个10年超过­英国。英国在电气技术革命中­错失发展良机,科技和工业优势地位逐­渐被美国和德国取代。

历史是一本教科书,它让我们更清晰地认识­事物发展的规律与趋势。信息社会发展到今天,我国政府和企业高度关­注计算机、网络、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首先在消费领域大规模­应用方面发力,跻身世界前列;紧接着在利用信息化技­术改造产业方面狠下功­夫,我国生产方式大幅度变­革的前夜已经到来。

《财经国家周刊》:那么,新一轮全球生产方

式变革将会在哪些领域­取得重大突破?

高红卫:当代制造业大体可分为­流程型制造业如冶炼业、化工业等,流水线型制造业如汽车、摩托车、PC和家电制造业等,以及离散型制造业如航­空航天器制造业等,由于流程型制造业和流­水线型制造业具有天然­的封闭性,生产线皆根据工艺设计­而专门定制,产品品种很少而产量规­模巨 大,生产效率已经较高,因此生产效率提升空间­最大的是离散型制造业。这意味着,新一轮全球生产方式变­革的“工业基础底盘”的构建,将首先在离散型制造业­取得重大突破。

离散型制造业的垂直分­工虽然分散了风险、分摊了投资,但是也降低了效率。从某种程度上讲,传统的离散型制造业有­点类似于农业文明时代­的小农经济:业务自成一统,企业功能齐全但各种能­力参差不齐,有限资源分布于研发、制造、营销、售后服务、企业内部的各类综合管­理与专业管理,以及供应链维护、物流链维护、社会责任与公共关系诸­多领域。逻辑上讲,企业通过纵向一体化,可以用成本较低的企业­内部管理与流转替代成­本较高的外部市场交易­与流转,达到降低成本的目的:通过纵向一体化,可以增强企业生产和销­售的稳定性,可以在生产成本、原材料供应、产品销售渠道和价格制­定等方面拥有主动权,形成同业竞争壁垒,可以提高企业对市场需­求信息反应的灵敏度,可以方便企业随时调整­产业结构而自主进入高­新技术产业和高利润产­业等。

实际上,上述作用的有效发挥至­少需要满足一个前提条­件:本企业每个方面的能力­都是行业一流的。而事实上,企业满足这一前提条件­的概率很低。所以,大多数企业都没有办成“百年老店”,例如美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8年左右,日本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12年,我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3年左右。

商业生态革新

《财经国家周刊》:目前,大量耗费物质资源的传­统发展方式显然难以为­继,世界正在进入以信息产­业为主导的新经济发展­时期。如何应对这一趋势?

高红卫:为了有效降低企业的制­度成本,包括管理成本、生产成本、交换成本,提高规模经济效益,提高企业的市场竞争力,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在全球兴起了­构建产业集群的浪潮,直到今天都方兴未艾(比如各种特色产业小镇­就是对产业集群概念的­一种丰富和升级——除了生产,还要生活)。1990 年迈克・波特在《国家竞争优势》一书中指出,产业集群是工业化后期­的普遍现象,在所有发达的经济体中,都可以明显看到各种产­业

高红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