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创新能力从何而来

构建制度环境和肥沃土壤,弘扬敢想敢干的新时代科技领跑精神,系统谋划颠覆性原始创新能力建设。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钟志华

2018 年 3月12日,杭州一位乘客通过手机扫码乘坐地铁。

党的十九大提出在本世纪中叶把我国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成为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领先的国家。要实现这一目标,一个关键的议题是颠覆性原始创新能力建设。

从历史纵向坐标来看,16到 20世纪,颠覆性科技创新簇群的涌现造成世界科学中心五次大转移,依次从意大利到英国、法国、德国、美国。

这一历史变化过程具有启示意义。在当前的内外发展形势下,我国也应该以冲击世界科学中心的勇气和担当,布局大规模基础研究,构建颠覆性技术茁壮生长的制度环境和肥沃土壤,弘扬敢想敢干的新时代科技领跑精神,系统谋划颠覆性 原始创新能力建设。

正视成绩与差距

当前我国引领性、颠覆性原始创新能力初具“加速度”,进入跟跑、并跑、领跑“三跑”并存, “领跑”日益增多的历史新阶段。

从整体数据看,2017 年,我国全社会研发支出达 1.76 万亿元,研发强度升至 2.15%,超过欧盟 15 国 2.1%水平。

从创新成果看,近年我国引领性创新成果不断出现:在基础研究方面,量子通信、外尔费米子研究、中微子振荡、CiPS干细胞、高温铁基超导等取得重大成果,世界最大单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天眼”领先全球20年,屠呦呦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在战略高技术方面,载人航天和探月工程举世瞩目,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六连冠”,国产大飞机 C919首飞成功,北斗导航产值过千亿,蛟龙号载人深潜器创造世界纪录,高铁占世界总里程66%,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居世界第一。

这些数据,显示了我国引领性创新的土壤和势头开始出现。

不过也要清醒看到,对标世界科技强国,原始创新能力差距偏大仍是我国的突出短板。

一是基础研究支出仍低于发达国家。近10 年我国基础研究支出仅占研发支出的4% ~ 5%,低于日本的12.6%、英国的 15.5%、美国的 16.5% 和法国的 24.8%。

二是体现原始创新能力的优质科学论文差距较大。从过去十年累计数据看,我国高被引科技论文 20131篇,三大顶级科技期刊论文 298 篇,分别为美国的29% 和12% ;我国引领热点的论文703篇,不及美国一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