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债务疏堵新组合拳

2019年部分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或将提­前下达。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宏观与区域 / Economy & Region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刘琳

3100 亿自28号文发布至 2018 年10月,全国棚改专项债的发行­规模累计已突破 3100 亿元,发行高峰集中在8月、9月。

至年底,从中央到地方的一系列­财政政策时

和措施显示,2019年地方政府债­务开前门、堵后门的工作,已经开始布局。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 年 1~11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 5.9%,增速比 1~10月份回升 0.2 个百分点,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3.7%,增速与1~10月份持平。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徐洪才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稳投资是2019 年经济稳定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其中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又是稳投资的重中之重。“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将成为撬动地方基建的­重要砝码。”

12 月13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继续打好­三大攻坚战。“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作为­三大攻坚战之一,在 2019 年仍然面临着重要任务。”徐洪才说。

多位专家对记者表示,通过开前门的方式促进­基建投资,并通过堵后门的方式规­避隐性债务风险,将成为 2019 年财政政策的一大重点。

债务限额或提前下达

目前,地方政府债务加大力度“开前门”的主要体现,是 2019年部分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或将提­前下达。

根据委员长会议建议,12月底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将审议授权提前下达部­分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的议案。

“经过最近几年地方融资­模式的改革和规范,发行地方政府债券、PPP融资等,成为地方政府有限的合­规融资模式。”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斌对记者­表示。

一般来说,地方政府的发债额度在­当年3月经全国人大批­准审议后下达,在4至 5月各地开始 进入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的实施环节。

在这种节奏安排下,以往各年度1至 3月的发债额度都保持­在较低水平,大多数年份的发债高峰­可能集中在年中和下半­年。

而这种节奏安排,在更需要突出前瞻性、灵活性的财政政策面前,可能会显得有些被动。“2018年上半年全国­基础设施投资放缓,在年中时数据上表现得­已较为明显。”中央财经大学教授王雍­君说。同时,对地方基建起到基础融­资作用的地方政府债券,尤其是专项债,发行速度也较为缓慢。

“虽然政策对促进提振基­建及时进行了部署安排,但政策发布到实施仍需­反应时间。”王雍君表示,“最终到8月份,地方政府发债节奏才明­显提速,并在8月到10月间,迅速完成全年债务限额。”

张斌表示,如果2019 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可以提前下达,则有助于加速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节奏,地方债发行规模在全年­的分布也将更加平均,同时面对经济形势的变­化,还可为政策的反应和实­施,留出更为充裕的时间。

政府购买再堵后门

2019 年加强“堵后门”则主要体现在政府购买­可能将被再度收紧。

2017 年5月,财政部印发《关于坚决制止地方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融资的通知》(下称“87号文”),对多个领域基础设施建­设的政府购买融资方式­进行了严堵,包括铁路、公路、机场、通讯、水电煤气等领域。

“鉴于当时地方政府新的­融资模式还没有完善成­熟起来,87号文为棚改、易地扶贫搬迁等项目的­政府购买融资模式,留了口子。”王雍君说。

87号文指出,“党中央、国务院统一部署的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