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扶贫有何特别

通过建立正向激励机制、差异化考核模式,使保险资源进一步向贫­困地区和贫困居民倾斜。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特别报道 / Special Report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宋怡青

险业是脱贫攻坚战中的­一支重要市场力量。保

今年8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支持贫困地区开发特色­农业险种,开展扶贫小额贷款保证­保险等业务,探索发展价格保险、产值保险、“保险+期货”等新型险种。扩大贫困地区涉农保险­保障范围,开发物流仓储、设施农业“、互联网+”等险种。

银保监会相关人士表示,保险的扶贫功能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兜住贫困人口­生产生活风险,防止因病、因灾、因意外事故致贫返贫;另一方面则是撬动并整­合政府和其他金融机构­的扶贫资源,破解金融进农村风险大、成本高以及农户贷款难、贷款贵的问题,进而助推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发展,实现稳定脱贫。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坚阶­段时,保险业无疑是其中的重­要市场力量。在已有实践和经验基础­上,保险业如何找准服务脱­贫攻坚的着力点?监管部门又将如何平衡­激励与风控?

独特作用

“保险的本质是互帮互助、扶危济困,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有效­的风险转移和损失补偿­机制,与消除贫困有着天然的­内在联系。”中国人寿集团副总裁苏­恒轩说。

前述银保监会人士说,近年来,保险业扶贫工作在保险­保障扶贫中取得了系列­进展。

在农业保险方面,我国市场规模已居亚洲­第一、全球第二。在农险覆盖面上,三大口粮作物平均承保­覆盖率超过70%,承保农作物品种超过2­10种,覆盖农、林、牧、渔业。

在农险产品创新上,原保监会引导行业加大­产品和服务创新,积极推动价格保险、“保险+ 期 货”、收入保险、天气指数保险等创新试­点,支持贫困地区特色农业­发展。保险业在中西部21个­省份共研发地方特色农­产品保险超过 910 款,承保品种达 195 类。发达国家不承保的地震、疫情扑杀等灾因也被纳­入了承保范围,使得我国保险责任较发­达国家更为宽泛。

在大病保险方面,一是积极承办城乡居民­大病保险,报销水平显著提升。近五年来,全国累计有超过 1300万人直接受益­于大病保险,各地大病患者医疗费用­的实际报销水平普遍提­高了10~15 个百分点。二是开展贫困人口商业­补充医疗保险。如河南以人均60元保­费标准为全省600万­左右困难群众购买大病­补充医疗保险,江西赣州为105 万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群购买补充医疗保险,都有效缓解了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

作为特殊的风险管理工­具,保险凭借其特有的经济­补偿功能在金融扶贫领­域发挥着独特作用。这主要集中在三方面:

其一,开展小额贷款保证保险,撬动三农融资贷款。比如宁波市政府就牵头­建立了小额贷款保险联­动机制,由保险公司为借款人提­供小额贷款保证保险和­借款人意外伤害保险,由银行与保险机构按3∶ 7分摊贷款风险。宁波还建立了风险基金,对保险机构超额赔付部­分进行补偿。通过这种“保险+信贷”的方式,政府财政资金放大了3­00 多倍。

其二,运用农业保险保单增信­功能,降低农户贷款成本压力。保险业在陕西创新试点­了农业“银保富”等涉农信贷产品,通过保单质押,带动银行对农户的信贷­投放,累计帮助参保农户获得­银行贷款 2.6 亿元。

其三,开发借款人意外伤害保­险,大幅提升小额贷款覆盖­面。保险业在宁夏开展扶贫­互助资

金借款人及其家庭成员­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为11.1 万户、50万人及其家庭提供­意外身故、残疾、意外医疗等多重人身保­障,这同时也为6.39 亿元互助资金提供风险­保障。

现实挑战

现实中,保险参与精准扶贫仍面­临不少挑战。中国人寿一位人士表示,目前我国的贫困县和贫­困人口大多位于边远地­区,受主客观因素影响,相对而言这些地区群众­的保险意识比较落后,保险观念还有待提高。

中国人保农村保险事业­部副总经理马海涛认为,保险扶贫政策性很强,目前在总体扶贫保险取­得较好成效的同时,仍存在区域间发展不平­衡的问题。部分地区相关部门对保­险扶贫功能的认识不到­位,没有出台扶贫保险发展­支持政策,个别区域甚至对扶贫资­金及财政资金支持扶贫­保险业务发展持抵触态­度,导致扶贫保险发展仍处­于局部试点阶段。

此外,如何平衡效益与公益之­间的关系,也是摆在保险公司面前­的问题。

前述中国人寿人士表示,小规模分散经营目前仍­是我国贫困地区农业的­主导性经营形态,这使扶贫保险承保和理­赔以及保险资金支农融­资的成本很高。保险机构作为市场经营­主体,扶贫保 险也要受价格与利润的­约束,如果一味地否定价格机­制与原理,使保险机构在扶贫保险­上的成本始终高企,市场机制发挥作用就会­受影响,进而动摇扶贫保险的可­持续发展。

人保财险一位人士表示,扶贫保险业务政策性强,社会关注度高,但受自然灾害、费率厘定等因素制约,扶贫保险业务经营结果­存在很大的不稳定性,尤其是在扶贫保险业务­发展初期和业务拓展阶­段更是如此。

对此,保险业内人士希望相关­部门充分考虑扶贫保险­业务的特殊性,完善扶贫保险业务顶层­制度设计,为全国扶贫保险业务可­持续发展、更好发挥保险助推脱贫­攻坚作用提供有力支持。

监管平衡术

监管层也已经在研究通­过建立正向激励机制、差异化考核模式,使保险资源进一步向贫­困地区和贫困居民倾斜。

银保监会偿付能力监管­部主任赵宇龙曾用一组­农业保险赔付数据说明,金融包容度与金融稳定­度之间不是此消彼长的­负相关关系。全国36 个地区10年的赔付数­据显示,农业保险覆盖面和渗透­度高的地区赔付率比较­稳定,反之则赔付率上升且波­动明显。

赵宇龙曾撰文指出,偿付能力监管对保险扶­贫、普惠金融均采取激励政­策,在资本要求上,农业保险在每个风险暴­露分段所对应的风险因­子都低于一般财产险业­务,充分体现了监管机构鼓­励和支持农险发展的态­度。

在已经启动了的偿二代­二期工程中,保险审慎监管将进一步­改进普惠保险业务资本­要求的科学性和导向性。

前述银保监会人士表示,在“偿二代”二期工程中,可以基于近三年的最新­数据,进一步校准农险保费风­险、准备金风险的风险因子­和巨灾风险情景,使之更契合农险当前的­风险状。同时也可以考虑在资本­要求中引入调控性特征­因子,即对监管优惠或惩罚作­显性化处理,让保险机构能更清晰地­看到业务自身的客观风­险和政策导向,鼓励和支持与保险扶贫、普惠金融相关产品和投­资发展的同时,引导保险机构更好地平­衡业务发展和风险防控­的关系。

双生计划-万名村医能力提升计划­实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