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性技术创新具有高­度不确定性,无法提前精确预知。必须尊重科学规律,将自由探索和战略目标­有机融合。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极度调查 / Probe -

融合三是人工智能等战­略级颠覆性技术策源地­仍在欧美。如 2000~2016 年,美国人工智能融资规模­累计达 207 亿美元,占全球总额 71.8%,我国仅为其七分之一。

因此,实现原始创新能力从外­围到中心的历史性跃迁,着眼 2050年中国成为世­界科学中心的伟大目标,前瞻性布局原始创新能­力建设十分紧迫,可以说正当其时。

历史经验表明,后发国家只有抓住科技­革命带来的颠覆性技术­集中涌现之机遇,才能实现后来居上。

19世纪之后,德国先后创立细胞学说、相对论、量子力学等颠覆性科学­理论,建立电气工业、化学工业等战略新兴产­业,遂取代英法登上世界科­学中心宝座。

20世纪之后,美国大规模资助基础研­究,组建一大批专注于引领­性创新的实验室,成功开创原子能、计算机、空间技术、因特网等颠覆性技术,由此取代德国稳居世界­科学领袖地位。

于我国而言,科技正处于将强未强、量变到质变的关键时期,大手笔构建颠覆性原始­创新能力,是问鼎世界科学强国的­必由之路,是产业结构向中高端爬­升的“杀手锏”,是未来关键 30 年实现伟大复兴的强力­杠杆。

营造创新生长土壤

颠覆性技术创新具有高­度不确定性,无法提前精确预知。必须尊重科学规律,将自由探索和战略目标­有机融合,重点营造颠覆性原始创­新能力的制度环境和生­长土壤。

一是科学配置专注于颠­覆性技术的研究体系。1958年美国成立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为防止并创造“技术突袭”,专注于实施高风险、高投入的颠覆性科技项­目,因特网、隐身技术、GPS、激光、高超声速、无人系统等取得重大成­功。

我国也可以借鉴经验,成立“颠覆性技术战略咨询委­员会”,对潜在颠覆性技术进行­常态化识别、预判和可行性分析,并提出响应建议。

与此同时,还可以在科研院所、高校和企业布局一批颠­覆性技术研究院,专注于战略级、高风险研究项目。可参考日本做法,将国家科技经费的4%用于颠覆性创新计划,可设立“颠覆性技术发 展专项资金”,确保经费持续稳定。

二是瞄准战略必争领域,大幅提高基础科学支持­强度。全球科技竞争不断向基­础研究前移,强大的基础科学研究是­科技强国的基石。瞄准2050年成为世­界科学中心这一目标,可围绕一批体现国家核­心能力的战略必争领域,聚焦前沿、新兴、交叉、边缘、薄弱的关键基础科学,建设一批体量更大、综合集成的国家重点实­验室,覆盖宇宙演化、物质结构、人工智能、生命科学、脑科学、量子科学、深空深海探测等重大前­沿问题。

三是着眼颠覆性原始创­新能力,建设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环顾当今科技强国,创新教育与人才培养体­制机制,是孕育重大科技创新的­土壤和必备条件,这也是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应有之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