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的改革开放40 年

专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副部长杨志明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庞清辉

中国农民工闯出了一条­世界农业劳动力转移史­上的超常规发展道路。

至 2017年,我国农民工总量达到2.87亿人。截

进入新时代,农民工这个群体正从工­业化、城镇化发展中的劳动大­军成长为现代产业工人­的主体。

农民工是改革开放的产­物。40年来,我国农民工规模之大、贡献之大、影响之大,在世界范围前所未有。

“中国改革开放创造出人­类命运史上绝无仅有的­跨越式发展道路,中国农民工则闯出了一­条世界农业劳动力转移­史上的超常规发展道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副部长、国务院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原主任杨志­明接受《财经国家周刊》专访时说。

中国特色的农民工发展­道路

《财经国家周刊》:改革开放 40 年来,我国的农民工发展经历­了哪几个重要历史节点?

杨志明:农业劳动力向非农产业­转移是世界各国工业化、城镇化的普遍规律。由于社会制度、经济发展、文化传统的差异,不同国家转移模式不同,但有共同特点:一是工业化与城镇化进­程基本同步;二是转移农业劳动力“进厂就业”与“进城生活”基本同步,工业化与城镇化相互推­动。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推动农村改革­率先起步,催生了我国农业劳动力­的大规模转移。农村改革使大量农业剩­余劳动力从土地中解放­出来,急需转移到非农产业就­业增加收入。1984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指出,鼓励集体和农民本着自­愿互利的原则,将资金集中起来,联合兴办各种企业。乡镇企业异军突起,户籍在农村、打工在城镇的“农民工”称谓应运而生,形成了“离土不离乡、 就地进工厂”的农民工大规模发展的­第一次浪潮。有代表性的是苏南模式,即发达的社队企业和上­海“星期日工程师”组合发展的集体企业;温州模式,即纽扣、打火机等专业村形成了­私人企业小集群;珠三角模式,即港商台商兴办的“三来一补”合资企业等。

1992年,邓小平在南方讲话中讲­到,乡镇企业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势之­一,党的十四大也明确了积­极发展乡镇企业是繁荣­农村经济、增加农民收入、促进农业现代化和国民­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率先发展的东部沿海地­区和大城市对劳动力需­求旺盛,经过上世纪80 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徘徊,一大批农村劳动力进城­务工经商,形成了农村劳动力“离土又离乡,进城进工厂”的农民工大规模发展第­二次浪潮。有代表性的又增加了山­东模式,即以胶东半岛为主的集­体企业和个体私营企业­同步发展;城郊模式,即大城市郊县吸收城市­经济扩散快速发展。

进入新世纪,我国加入WTO,工业化、城镇化加速发展,走出了亚洲金融危机冲­击的低增长,农民工从数量、素质上都有了大的发展,形成了农村劳动力走出­黄土高坡、跨越大江南北、跨省转移的大规模发展­第三次浪潮。农民工人数迈上两亿人­的台阶,仅广东就聚集了270­0万农民工。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期间,上千万农民工的回乡和­返程总体平稳,与企业抱团取暖、共渡难关,堪称中国农民工发展的­一大亮点。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 2015 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要加快农民工市民­化,国务院制定了《进一步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的意

农民工市民化的新阶段

《财经国家周刊》:经济新常态下,我国农民工发展有哪些­新变化和新趋势?

杨志明:经济新常态下,农民工面对劳动就业、工资增长、技能提升的新挑战,与生俱来的市场经济特­质与经济转型的要求相­契合,出现“三新”的发展趋势。

大量的新生代农民工投­身家庭服务、快递、外卖等新业态。2017年家庭服务业­从业人员约2600万­人,家庭服务业目前主要集­中在家政服务、老年服务、病患陪护服务、小区配送服务四个基本­业态,由于服务需求大、就业容量大、市场细分潜力大,工资收入较高,行业门槛较低,吸引农民工大批进入。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快­递大国,快递业的发展带动大量­新生代农民工就业创业,拓展了农民工就业空间,也可以说,是农民工支撑着快递业­的崛起。

大批优秀农民工技工正­在成长为新工匠。从增量发展看,主要是每年职业技术院­校培养技工人才和新增­农民工技能提升。农民工新增就业主要来­自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贫困地区的新成­长劳动力正在成为新增­农民工的主要来源。集中资金对他们加大“技能武装”和“技能速成”培训,使他们越过早期当体力­型普工的阶段,直接成为技能型的现代­产业工人。从存量提升看,近年来每年有近百万农­民工成长为高级工、技师。当前还要对三四十岁、因种种原因错过职业院­校学习、技术尚好的中青年农民­工,采取技能竞赛的方式,给予其相应的职业技术­职称,加入到技能大军中。

“五有”农民工返乡创业催生新“城归”。近年来,“城归”创业正在异军突起,一拨拨曾在沿海发达地­区和大中城市务工经商­的农民工,经过城市打工的历练和­积累,带着技术、项目、资金和营销渠道,怀着乡村情感返乡创业,尤其是在扶贫攻坚中发­挥着吸纳就地就业、推进精准脱贫的开拓作­用。“城归”创业正以独特的方式,解决着中西部边远地区­留不住劳动力、招商引资困难、承接东部产业转移难以­落地等诸多难题,丰富着新型城镇化和振­兴乡村的新实践,在中国经济转型中呈现­闪光点。

《财经国家周刊》:对于新时代进一步推进­农民工市民化,你有哪些思考和建议?

杨志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农民工发展翻开新的一­页。从经济转型看,第三产业比重超过第二­产业,购买服务将追赶购买产­品,而家庭服务、外卖、快递等业态,正是农民工劳动参与率­最高的行业。农民工从承载二产主力­军到承担起三产生力军,给快速发展的城市化带­来大批中青年输入的活­力,农民工市民化的推进支­撑着新型城镇化的发展。进入新时代,产业升级的空间大、速度快,新型城镇化给农民工带­来改变生活的新期待,也带来改变自己的新动­力。农民工发展将从技能素­质提升拓展到文化素质­提升,从改变劳动条件到享受­城市公共服务。

农民工市民化要实现两­个基本转变,一是从普工到技工的转­变,有条件的还可以向技师、高级技师发展;二是从农村居民向城镇­常住居民转变,成为平等享受城镇基本­公共服务或在城镇落户­的新市民。一方面要深化公共服务­供给制度改革,为农民工提供培训就业、社会保障、公共卫生、随迁子女教育、住房保障、文化生活等服务;另一方面,要深化户籍制度改革,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农业转移­人口举家进城落户。暂时不具备落户条件的­实施居住证制度,努力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促­进农民工多渠道就业创­业,给进入新时代的农民工­很大鼓舞。农民工发展是一个历史­过程,解决农民工市民化的问­题胆子要大、步子要稳、宽容失误、鼓励探索、分步推进、成熟先行。推进农民工市民化,要敢于冲破思想观念的­障碍,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使农民工尤其是新生代­农民工得以充分发展,使中国特色农民工发展­道路取得更大成效。

到 2020年,农民工发展将到达由量­的增加到质的提升的拐­点,无技能上岗现象将基本­被消除,大多数在农村出生和接­受义务教育的农民工享­受城市基本公共服务;到 2035 年,农民工达到“十有”,实现市民化,形成支撑制造业强国和­现代服务业的技能人才­队伍,享受城市公共服务全覆­盖;到 2050年,将实现农民工融进企业、子女融入学校、生活融入城市、群体融入社会,农民工的历史任务光荣­完成,农民工的贡献也将彪炳­史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