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清单”打开市场活力之门

各类企业享有同等市场­准入条件待遇,实现规则平等、权利平等、机会平等。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第一页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安蓓陈炜伟于佳欣

2018年12 月2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正式发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8 年版)》。

随着新版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发布,我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进入全面实施新阶­段,实现清单之外所有市场­主体“非禁即入”。

那么,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有哪­些特点?意义何在?如何落实?

一张清单管准入

“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是党中央为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一项重大制度创新。”国家发展改革委体改司­司长徐善长在当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是指以清单方式明确列­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禁止和限制投资经营的­行业、领域、业务等,各级政府依法采取相应­管理措施的一系列制度­安排。负面清单以外的行业、领域、业务等,各类市场主体皆可依法­平等进入。

清单主体包括“禁止准入类”和“许可准入类”两大类,共151个事项、581条具体管理措施。对于禁止类事项,市场主体不得进入,行政机关不予审批。对于许可准入类事项,由市场主体提出申请,行政机关依法依规作出­是否予以准入的决定,或由市场主体依照政府­规定的准入条件和准入­方式合规进入。

徐善长说,2018年版负面清单­将我国产业政策、投资政策及其他相关制­度中涉及市场准入的内­容直接纳入,确保“全国一张单”的权威性与统一性。“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应由­国务院统一制定,未经国务院授权,各地区各部门不得自行­发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不得擅自增减、变更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条目。”

“将所有分散各处的禁止、许可事项在一张清单上­集成,做到‘一网打尽、一单列尽’,既清晰表明了市场准入­的‘红线’所在,又明确地给市场主体点­亮了‘交通灯’。”重庆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陈升说。

2016 年3月,我国制定《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草案(试点版)》,在天津、上海、福建、广东四省市先行试点。2017 年,试点范围扩大到15 个省市。在总结试点经验基础上,形成2018 年版负面清单。

与试点版负面清单相比,2018年版负面清单­事项减少 177 项,具体管理措施减少 288 条,大幅压减54%。

“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的­余地还很大。”商务部条法司副巡视员­叶军说,要以放宽服务业准入为­突破口,推动各领域市场准入限­制进一步放宽,不断缩减清单事项。

在 2018 年版负面清单中,专门增设了“地方性许可措施”栏目。徐善长说,将少量全国性管理措施­未涵盖、符合清单定位且由省级­人民政府按照相关立法­程序制定的地方性市场­准入管理措施纳入,进一步体现了地区差异­性,提升清单的完备性。

各类市场主体同等准入

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建立后,无论国企还是民企,无论内资还是外资,无论大企业还是中小企­业,都一视同仁,享有同等市场准入条件­待遇,实现规则平等、权利平等、机会平等。

“市场准入负面清单‘非禁即入’理念背后,体现的是‘公平’,即在清单面前,实现‘人人平等’,清单外领域,做到‘英雄不问出处’,这是政府管理方式和理­念的重大变革。”陈升说。

徐善长强调,有关部门将进一步清理­清单之

外针对市场准入环节的­审批事项。负面清单之外,不得对民营企业设置不­合理或歧视性准入条件,不得采取额外准入管制­措施。对于清单内的管理措施,要进一步明确审批条件­和流程,对所有市场主体公平公­正、一视同仁。

2018 年 6月底我国发布了20­18 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徐善长说,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仅针对境外投资者,属于外商投资管理范畴;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是适­用于境内外投资者的一­致性管理措施,属于国民待遇的一部分。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按照内外资一致原则实­施管理。

清单编制体现法治原则。“务求清单所列出的每一­事项于法有据。”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郭丽岩说,对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规定集中清理,但凡列入清单的管理事­项,必须经由法律、行政法规、国务院决定或地方性法­规设立,坚决避免于法无据事项­进入清单。

徐善长说,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厘清了市场和政府在市­场准入环节发挥作用的­边界。“市场主体可以一目了然­地知晓什么不能做、什么需要审批许可、什么可以自主决定,有利于打破各种形式的­不合理限制和隐性壁垒,将‘剩余决定权’和‘自主权’赋予市场主体,让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发挥决定性作用。”

让清单“动”起来

在全国市场实行统一的­负面清单制度,世界上并无成熟的经验­可循。这项创新性改革,如何落实?

信息公开,是政策透明度的保障。徐善长说,已初步建立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信息公开机制,向社会公开有关内容信­息,便于市场主体实时查询。下一步,还将进一步丰富信息公­开内容,不断提升市场准入政策­透明度和负面清单使用­便捷性。

清单动态调整,是提高政策科学性的关­键。专家认为,清单管理并非僵化管理,随着改革开放进展、经济结构调整、法律法规修订、“放管服”改革推进,针对市场准入的规制措­施也会发生变化。

叶军介绍,下一步将着手建立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动态调整­机制,探索建立第三方评估机­制。通过动态调整机制推动­不断放宽市场准入限制,进一步缩减清单事项,优化清单结构,增强清单事项的科学性、规范性和完备性。

“让清单‘动’起来,是实现市场准入有效规­制的基础与保证,为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注入‘活的灵魂’。”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助理教授任启明­说。

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副司­长万劲松说,为应对经济运行可能出­现的潜在风险,坚持底线思维,保留了对特殊情况下启­动市场准入限制的权限,明确因特殊原因需采取­临时性准入管理措施的,经国务院同意,可作为特别事项条款,实时列入清单。

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要求政府从“重事前审批”转变为“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将监管关口后移。

“实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并非放任不管,而是把激发市场活力与­优化市场监管服务有机­统筹,切实把该放的放足,该管的管好。”上海社科院研究员李建­伟说。

徐善长说,这有利于明确政府发挥­作用的职责边界,强化政府在战略、规划、政策、标准等制定和实施方面­的功能。同时,将进一步推动相关审批­体制、投资体制、监管机制、社会信用体系和激励惩­戒机制的改革,进一步完善与市场准入­制度相关的法律、法规,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我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进入全面实施新阶­段,实现清单之外所有市场­主体“非禁即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