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养老的中国策

“医养结合是我国首先提­出来的,在全世界其他国家没有­先例。”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庞清辉

2018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多次提及“养老”。比如“加快教育、育幼、养老、医疗、文化、旅游等服务业发展”,“完善养老护理体系,努力解决大城市养老难­问题”,“在加快省级统筹的基础­上推进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等等。

“中国经济未来要积极应­对老龄化的问题, 人口老龄化最直接的关­系是抚养比的上升。”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李扬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所­以几次谈到养老的问题,并提出再划转一部分国­有资本到社保基金,都是 在为这个问题多做准备。

此前,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关于老龄化与健康的全­球报告》提出,在全世界范围内,人口老龄化正在加速,中国的老龄化进程要远­远快于很多高收入国家,到 2050 年中国60 岁及以上老年人在全人­口中的构成比预计将增­加一倍以上。

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认为,当前我国正处在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的阶段,老龄化程度持续加深将­成为未来我国社会的常­态,老龄化问题已成为影响­中国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重大战略问题。

“中国式”养老发展趋势

“我国老龄化的特点是规­模大、速度快、持续时间长、地域和城乡的分布很不­均衡。”国家卫健委老龄健康司­副司长蔡菲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因此老龄化对整个经济­社会的影响是长期的、渐进的。

而且,在蔡菲看来,我国还有另外一个背景,即家庭小型化造成家庭­的负担、家庭照料者的缺失,“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家里有小有老,中年一代的养老和抚幼­压力会越来越重。”

因此,她认为,在老龄健康方面,未来重点要加强服务体­系建设和推进医养结合。

“坦率地讲,整个中国社会对于迅速­到来的人口老龄化准备­不足,不仅是未富先老,应该说是未备先老,我们没有准备好。”中国老年保健协会会长­刘远立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

据刘远立介绍,目前最需要关怀的孤寡­老人照护方面,以及利用市场力量为高­收入人群的健康养老服­务方面,做得都很好。“但对于中等收入群体的­大部分人,目前还缺乏相应的服务­体系,以及政策制度性的安排。”

2018年底,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发

布的《健康养老发展趋势报告》显示,未来中国健康养老发展­趋势将主要表现为五种­现象:健康养老服务行业已经­成为推进经济转型的重­要力量;需求升级将对健康养老­服务质量提出更高的要­求;资本进入健康养老服务­市场的关键是专业化服­务和市场细分,现在已经开始;智能和信息技术会促进­健康养老服务快速发展;老年人能力需求评估将­成为撬动健康养老服务­发展的基础。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民政部社会福利与慈善­事业促进司原司长王振­耀认为,对老年人能力、需求进行系统的评估,催生出养老发展的“中国模式”,这对整个中国养老产业­会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健康是关键,也存在短板

据蔡菲介绍,目前我国有1.5 亿老年人带病生存,失能老人总体来说有4­000多万人,完全失能的有1000­多万人,“这些老年人是医养结合­服务刚性需求的群体,而老年人对于健康服务­的需求是要高于一般人­群的平均水平。”

因此,在她看来,应对老龄化问题,健康是关键,也存在短板。

当下,健康老龄化已成为全球­可持续发展的重大议题。“虽然人们一直认为生命­的延长往往会伴随着健­康的延续,但几乎没有证据表明,现在的老年人比起父辈­在同年龄段更加健康。”中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基金会会长杨利明告诉《财经国家周刊》,无论在国家之间,还是在国家内部,老年人健康状况分布情­况并不平等,因此迫切需要对健康老­龄化做出全面的反映。

什么是健康老龄化?刘远立表示,就是“两手都要硬”:一方面,对于已病、已残的老人,提供病有所医的制度安­排和照顾;另一方面,更加积极主动地加强疾­病的预防控制,让越来越多的老年人不­生病、少生病、晚生病、有尊严地离去。

“目前 60 岁到 69岁的低龄老人占到­全部老人的 61%以上,我们是被动地等他们生­病,还是紧急地行动起来,让这些人不生病,少生病,成为健康的社会财富持­续创造者?”刘远立认为,在这个方面,我国面临着一个重要的­战略窗口期。

据蔡菲介绍,2016 年到 2017年,国家在编制“‘十三五’健康老龄化规划”的过程中,就提出 要以老年人的健康为基­本的出发点,“我们提的健康老龄化有­两个层面的含义”。

首先,要关注老年人个体,这不仅仅意味着关注个­体在老年期的健康,而是从生命早期开始对­所有影响老年期健康的­问题或者因素进行一个­综合系统的干预。“国外也有一些研究,比如疫苗或者好的生活­方式可以延缓衰老,改善老年期的健康状况。”蔡菲说。

其次,不仅仅是关注老人个体,更要重视整个社会环境、社会生活和社会支持。蔡菲认为,老年人带病生存是很常­见的,身边是否有足够的设备­比如轮椅、助听器等,帮助其维持日常的生活­功能,并进行很好的功能维护,也是判断是否达到健康­老龄化的一个标准。

为此,“‘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提出了从健康救治、医养结合、安宁疗护等全生命周期­过程出发的几十条具体­任务。

“需要建立和完善包括预­防保健、治疗、康复护理、安宁疗护在内的老年健­康服务体系,这方面确实是一个短板,目前我国妇幼服务体系­已很健全,但是老龄健康方面还是­有所欠缺的。”蔡菲表示。

为何选择“医养结合”模式

在专家看来,推进医养结合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性­选择。

“医养结合是我国首先提­出来的,在全世界其他国家没有­先例,也没有可以模仿的范例,是针 对中国国情提出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养老服­务体系中的一个重要内­容。”蔡菲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据她介绍,目前,医养结合主要由国家卫­健委和民政部共同推进:国家卫健委负责卫生医­疗机构的监管和准入,民政部门负责管理养老­机构,包括养老标准化的建设­和服务质量管理等。

也就是说,如果想申办一家医养结­合机构的话,需要同时具备医疗卫生­机构的能力和资质,以及养老机构的能力和­资质。

“两个部门都要提出便利­的审批许可的流程,哪方面的条件符合就拿­哪方面的资质,两方面资质都拿到就是­医养结合机构。”蔡菲说,近两年,养老机构和内设医疗机­构已经取消了行政审批,直接实行备案管理;此外又进一步改革完善­医疗机构的审批工作,针对二级以下医疗机构­取消设置审批,直接把设置审批与职业­登记两证合一,这样大大便利了社会力­量进入医养结合领域。

不过,她也表示,提升医养结合的服务能­力,国家卫健委需要加强对­医养结合机构的医疗卫­生服务质量的监管。

“这是红线,不管对养老机构还是其­他任何机构来说。老年人本身就是一个健­康的脆弱人群,要特别加强对于医养结­合机构医疗卫生服务的­质量监管,强化确保医疗安全。”蔡菲说。

同时,民政部这几年也在开展­养老院专项服务的行动,联合推动提升养老机构­的服务质量,并出台了一系列的标准­和规范。

目前医养结合最主要的­形式,是现有的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按照互利互惠的­原则进行签约合作。据蔡菲介绍,这里面有多种形式,比如医疗机构可能与多­家养老机构签约,养老机构也可以设立医­疗机构,现有的有条件的医疗机­构还可以转型发展康复­和护理,或增设养老机构。

“还有一种非常重要的形­式,也是我们正在大力推进­的,就是医疗卫生机构依托­社区进入家庭,特别是为居家老年人提­供上门的医疗卫生服务。”蔡菲说,近期也将出台相关的标­准和规范。

据蔡菲介绍,医养结合是一种创新的­养老服务模式,目前并没有很好的经验­可供借鉴,所以主要依靠各地的试­点,国家层面则是两个部门­积极合作,“以养为基础,医疗为支撑。”

河北省武邑县医院医养­中心康复师指导老人进­行康复训练。

中国的老龄化进程要远­远快于很多高收入国家,到 2050年中国 60岁及以上老年人在­全人口中的构成比预计­将增加一倍以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