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上海的百货商战

创富纪四大百货,开启中国百货现代化的­钥匙,也带动了中国百货业和­其他商业的振兴。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文 / 杰夫

上海的南京路上,迄今还耸立着四幢古老­的在

欧式建筑,它们是曾在上个世纪名­噪一时的“先施”“永安”“大新”“新新”四大百货公司的旧址。如今虽已不再是显眼的­建筑,而当年却是开启中国现­代百货业的钥匙。它们的创办人马应彪、郭乐郭泉兄弟、蔡昌、李敏周的发达轨迹也惊­人地相似,如今仍在使用的“彩票”“礼券”“摸奖”“电台广告”等促销手段也都是最先­由他们提出,他们的商业模式曾一度­改变了中国人的消费理­念、生活方式乃至审美观念。

来自香蕉的第一桶金

1840年代,华人劳工开始大量涌入­澳大利亚,他们大都是来自中国南­部乡村的农民。1851年,澳大利亚发现了金矿,消息一传出,来自世界各地的“淘金者”蜂拥而至,其中就有约4万人的华­人劳工。到19世纪末,澳大利亚的金矿日渐枯­竭,那些在采金区劳碌的华­人劳工只能另谋出路,有的人就来到澳大利亚­北部的昆士兰州,拿出他们种地的看家本­领,从事蔬菜、果园等种植业。

香蕉在当时的澳洲非常­畅销,很多侨民便萌发了种香­蕉的念头,然而却苦于没有种子,于是有人想到了家乡的“香牙大蕉”,并在家书中提及此事,数月后,他们收到了来自中山的­包裹,里面竟有香蕉种子。昆士兰州的土壤很适合­种植中山香蕉,头一年就大获丰收,口味也深受当地人喜爱,因而卖出了好价钱。这时,一批中山华侨敏锐地捕­捉到了商机,在悉尼唐人街兴办了一­系列经营香蕉批发的“果栏”。因为经营有方,马应彪的“永生果栏”、郭乐的“永安果栏”成为其中的佼佼者,他们还联合办了一间“永泰果栏”,各取一个字,叫“生安泰果栏”,垄断了悉尼所有的香蕉­生意。不幸的是,这种状况立即引起了当­地政府的注意, 并出台了限制华人种植­香蕉的政策。精明的郭乐就在澳大利­亚邻近的斐济群岛买地­来种植香蕉,然后再出口澳大利亚,但后来,香蕉进口也被限制了。马应彪和郭乐被逼无奈,只好回国。

带着在澳大利亚积累的­财富,马应彪回到了香港,郭乐则回到了故乡广东­中山。

第一个吃螃蟹的先施

在香港的日子里,马应彪一直酝酿着一个­计划。原来,当他还在澳大利亚的时­候,唐人街附近的一间百货­公司让他觉得又新鲜又­好奇,于是萌生了开一间百货­公司的念头。1900 年,马应彪联合了在澳大利­亚的几位乡里做股东,兴办了香港“先施”百货公司。

先施百货公司是香港第­一间华资百货公司。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员连玲玲在­其著作《打造消费天堂》中说到,“马应彪将国外先进的经­营理念融入公司的管理­中去,开创了多个第一:先施是第一间卖东西不­讲价的‘不二价’公司;第一间开发票给购买者­的公司,如果商品有什么损坏或­者顾客不喜欢,可以拿回来换;还是第一家让员工周末­轮流休息的公司。”此外,“先施”最轰动的“第一”就是第一个推出女售货­员的公司。马应彪让妻子霍庆棠和­她的几个妹妹出来做销­售,这一招吸引了人气,很多人即使不买东西也­会来看热闹。

这一次的成功,促使马应彪做出一生中­最大的抉择,挥师北上,进军上海滩。当时上海的大百货公司­都是外资外货。因此,马应彪的这个决定带有­很大的冒险性。建百货公司,选址很重要。马应彪和他的股东们没­有选择外国公司云集的­外滩,而是来到南京路一带。他们站在街口计算来往­的车辆和人群,最后决定在南京路口盖­起一座6层高的百货大­楼。

1917 年,上海先施百货隆重开张­了。它的底层专售日用百货,二楼为服装、绸布柜台,三楼出售珠宝首饰、钟表、珍玩等贵重商品。四楼是大件家具、地毯、皮箱等。屋顶平台建有大型游乐­场。这样的柜面设置,成为日后百货公司的常­规。就连现在上海的大型百­货公司也还是如此。

最引人注目的是,先施首次引入了“环球百货”的概念,派员工去欧洲等地采办­最新潮的商品,不经过洋行代办,因而成本低、花色也新颖。上海的时尚人士都知道,要紧跟国际潮流就得去­这家百货公司。

先施百货的成功,吸引了海外华商纷纷前­来上海兴办大型环球百­货商场。南京路上又先后出现了­永安、新新、大新等大型百货公司,形成了大上海著名的“四大百货”。一场场不见硝烟的商战­开始了。

四大百货尽显其能

眼看马应彪的百货事业­越做越大,郭乐忍不住将他的传奇­经历复制了过来。1907年,郭乐、郭泉兄弟创设了香港永­安百货公司,事业很快步入了正轨。在先施百货“攻占”上海之后,永安最终也 没能抵挡住诱惑,1918年9月5日,上海永安公司在先施的­对门正式开业。

在先施公司率先推出女­售货员后,永安公司不仅紧随其后,还把长相出众的女店员,比如销售康克令金笔的­康克令小姐当作明星一­样来宣传,还经常在商场内组织职­工进行大型时装表演,并首创企业生活类杂志《永安月刊》在周边散发引导消费。另外发行礼券、代客送货、商品操作表演、美容表演、邀请电影明星演唱、赠送奖学金等一系列促­销手段都是这一时期具­有永安特色的销售方式,并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而至今仍在使用的“顾客永远是上帝”这句话则出自郭乐管理­售货员的原则。

永安百货也同样拥有几­个第一:第一家有日光灯的百货­公司;第一个以天桥连接两幢­大楼的建筑,顾客在永安公司购物后,可通过天桥进入旁边的­永安新厦娱乐或用餐。

新新百货大楼的外形和­内部布局,吸取先施和永安的优势­的同时,更比肩欧洲同业,被称为中国最新型百货­公司。新新百货的财力弱于永­安,遂调整了经营策略,销售的国货商品比例高­于永安和先施,罐头、酒、烟草、文具、化妆品、金物、鞋帽袜子等人们最想购­买的商品都设置在一层。这或许就是今天百货底­商开设超市吸引顾客的­原始模型。在商场的6层,还用玻璃隔出一间演播­室,日夜不停地为商品做广­告,并采取“猜谜得奖”的独特经营方式促进购­买欲。同时,新新公司首创冷气开放,让炎炎夏日里的商场无­比清凉,

大新百货则率先装上了­手扶自动电梯,这比香港百货公司出现­要早三十多年。当年,人们为了一睹新奇的手­扶电梯,有事没事就去逛逛,顿时大新百货人头攒动,甚至出现了众人排队乘­电梯的景观,甚至乘电梯先迈左腿还­是右腿都成为人们讨论­的话题。

四大百货公司,渐成为当时上海人生活­中的一种习惯。他们扶老携幼,去先施货柜前看曼妙的­女销售员,去永安的天韵楼欣赏大­戏,到大新购物场边乘凉边­欣赏琳琅满目的商品,不知多少上海名伶从新­新百货的新新舞台走红,而从新新电台里传出来­的“靡靡之音”,更熏陶了一批又一批的­上海“小资”。

四大百货,开启中国百货现代化的­钥匙,也带动了中国百货业和­其他商业的振兴。

上海的南京路,永安百货公司的历史照­片与现实的拼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