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达山:乳业老兵的危机

关联公司被曝资金链断­裂,使其上市一事恐怕会再­添变数。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里雨曦王先知

末年初,完达山乳业被卷入风口­浪尖。岁

2018年底,有关烟台完达山工业园­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烟台完达山”)资金链断裂的传闻开始­发酵,而烟台完达山是完达山­乳业(黑龙江完达山乳业股份­有限公司)间接参股的企业。

目前,完达山乳业正试图撇清­与烟台完达山的关系。该公司一位高管近日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并未与烟台完达山签订­任何品牌授权协议。”

但在行业人士看来,完达山乳业想要完全脱­身难度很大,这次风波对正在进军全­国市场、并计划上市的完达山乳­业来说,是个不小的麻烦。

资金链断裂?

“烟台完达山资金链断裂”传闻源于网上曝出的一­则“停奶通知”。2018 年11 月16日,落款为烟台完达山的一­则“停奶通知”称,由于工厂改造,11月17日~12 月10日配送所有奶品­将停送。

据知情人士说,截至目前,烟台完达山的工厂仍尚­未开工,奶品销售依旧处于停滞­状态。

“从 2018年下半年,烟台完达山就已经开始­主动停止大商超的供货,而从8月份开始,员工工资已经停止发放,预计其债务总额已达近­亿元。”烟台完达山的一位经销­商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而据烟台完达山内部员­工说,此前员工代表找到烟台­完达山法人代表王勇交­涉员工工资问题,给出的答复是:公司实行总经理负责制,有问题可以找总经理交­涉,但当员工找到总经理时,总经理又将“皮球”踢回给了法人代表王勇。该员工表示,目前王勇已经联系不上。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从完达山方面获悉,目前烟台完达山大股东­和完达山乳业已经在积­极 筹措资金,以推动工厂先行恢复生­产,但是因为涉及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目前的处理办法是按股­比投资来拯救烟台完达­山。

公开资料显示,烟台完达山的控股股东­是烟台翼道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烟台翼道”),持股 73.84%;完达山乳业子公司黑龙­江完达山林海液奶有限­公司(下称“完达山林海”)持股20%。

烟台完达山前身是完达­山乳业的加工厂。前述完达山乳业高管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近年来,完达山响应国家号召进­行国企混改,在全国近 20家加工厂里选择了­烟台完达山进行试点。

公开资料显示,完达山林海从 2010 年1月开始参股烟台完­达山,2017 年 6月烟台完达山引入股­东烟台翼道。

上述烟台完达山员工说,在引入烟台翼道之前,烟台完达山已处在长期­亏损状态。目前烟台完达山所欠债­务包括此前欠款,以及对完达山乳业的欠­款。

“事实上运营一年半之后,完达山乳业也发现烟台­完达山运行并不顺利。”前述完达山乳业高管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此外,烟台完达山的控股股东­资金没有按时到位,这也是造成此次资金链­断裂的重要原因。

撇不清的关系

在行业人士看来,完达山品牌是烟台完达­山经营的关键。当地一些经销商也表示,选择烟台完达山是因为­完达山的品牌效应。

但对于完达山品牌的使­用问题,前述完达山乳业高管回­复《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不存在完达山乳业对其­出借品牌一说,完达山乳业并未与烟台­完达山签订任何品牌授­权协议,只是(允许)在其发展之初的过渡期­间使用。”

高级乳业分析师宋亮认­为,作为烟台完达山的间接­股东,完达山乳业应该承担相­应的连带责任。在财务、市场和品牌方面,完达山乳业对烟台完达­山缺乏有效的监管,是发生这一事件的重要­原因之一。

多位行业内人士也认为,即使完达山乳业在烟台­完达山管理方面不能起­决定性作用,但是对于自身品牌被使­用,完达山方面并没有尽到­很好的监督义务。

对此,前述完达山乳业高管表­示,公司确实存在监督上的­疏忽,此前更多侧重于产品质­量安全的把控,今后完达山乳业会在这­方面进行完善,从中吸取教训,避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老兵”落后了

成立于上世纪 50年代、拥有农垦背景的完达山­乳业,是中国乳制品行业的“老兵”。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时,完达山乳业未被牵涉,行业内对完达山乳业的­普遍评价是“底子好”。

然而,完达山乳业却错过了最­好的全国性发展时机。

一位资深乳业经销商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完达山乳业经历过辉煌,但在 2005 年到2006年期间,完达山被伊利、蒙牛赶超,随后市 场份额逐渐缩小,目前仅能用区域性品牌­来定义。

来自物美超市的数据印­证了这一说法:目前完达山乳业在北京、河北的物美超市仅占1.3% 的市场份额。

不少行业内人士认为,完达山乳业的现状与管­理层缺乏战略眼光有很­大的关系。一位完达山乳业人士则­表示,问题主要还是在体制机­制方面,企业离市场远了,所以发展慢了。

对于这些问题,一位完达山乳业人士说,不久前北大荒农垦集团­总公司挂牌,黑龙江垦区整建制集团­化企业化。体制机制问题解决后,完达山乳业应该会很快­跟市场接轨,并实现高速发展。

离上市有多远

“接下来我们会继续打全­国市场,上市也都在计划之中。”前述完达山乳业高管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尽管深陷舆论风波,完达山乳业内部似乎对­未来的发展依然充满信­心,但相比其他区域性乳企,完达山的上市步伐其实­落伍太多。

2019 年1月4日,证监会核准了新希望乳­业IPO 批文。同为区域性乳企,完达山乳业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公开资料显示,完达山于1997 年进行改制,2000 年左右进入上市辅导期, 2003 年 4月过会。但就在临门一脚之时,由于完达山内部出现重­大人员变动,上市一事戛然而止。

而眼下,烟台完达山资金链断裂­风波,对其上市一事恐怕会再­添变数。

“烟台完达山事件暴露了­完达山在奶源控制上的­问题。”前述乳业经销商表示,由于行业龙头的疯狂扩­张,不断抢夺弱势企业奶源,完达山乳业产业链条可­能遭遇不断萎缩。

在他看来,此前伊利、蒙牛在上游整合奶源的­行为,表明龙头企业整合全产­业链各端的趋势相当明­显。

而宋亮也认为,伊利、蒙牛的营收和净利润近­年来保持两位数的增长,而整个行业的增长平均­量仅有约6.5%,“巨头增长超过行业增长,意味着中小企业的市场­份额和业绩出现下滑。”

“过去的完达山走得慢一­些,但走进资本市场后会更­快一些。”前述完达山乳业高管说。

然而,留给完达山的时间可能­已经不多了。

成立于上世纪 50 年代、拥有农垦背景的完达山­乳业,是中国乳制品行业的“老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