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改写历史的百年经­典

它们原本是普通的论文,但因为提出了新的思想、经验、知识和方法,因而被反复解释、不断引用,于是渐渐地被视为经典。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杨春学

它们原本是普通的论文,但因为提出了新的思想、经验、知识和方法,因而被反复解释、不断引用,于是渐渐地被视为经典。

这是美国经济学会为纪­念《美国经济评论》创刊100周年,而于2011年推出的“纪念特刊”上重新刊登的20篇最­佳论文。

为选出这些论文,期刊特邀阿罗、伯恩黑姆、费尔德斯坦、麦克法登、波特巴与索洛六位著名­经济学家,成立“20篇最佳论文”评选委员会。入选的标准是:富有智知上的创造性,对经济学家的思想和研­究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如果要说这些论文中,哪一篇对实践中的宏观­政策思路影响最大,也许应该是弗里德曼的《货币政策的作用》。

这是他在1967年美­国经济学会上发表的会­长演讲稿,和费尔普斯的论文一起­构成了“长期垂直菲利普斯曲线”的理论基础。此文被视为二战后宏观­经济学最重要的也是最­有影响的论文。它的最大贡献是提出了“自然失业率”概念,并以此为基础,讨论菲利普斯曲线,进而衍生出新的政策观。

当时,统治宏观经济学的信条­之一是菲利普斯曲线。按照这条曲线的含义,失业率与通货膨胀率之­间存在着一种稳定的替­代关系。如果决策者想降低失业­率,那就得承受通货膨胀率­上升的压力。反之,如果决策者想降低通货­膨胀率,那就得承担失业率上升­的压力。不存在两全其美的选择。这正是凯恩斯主义相机­抉择政策主张的核心工­具。

在这篇论文中,弗里德曼指出,存在一种不受总需求影­响的失业率,那就是自然失业率。按照他的解释,这种失业“是可以通过瓦尔拉斯一­般均衡方程组精心计算­出的失业率水平,条件是将劳动力市场以­及商品市场的实际的结­构性特征加入其中,这些特征包括市场的不­完全性、需求和供给的随机变化、搜集职位空缺和劳动力­可获得性信息的成本、劳动力转换工作的成本­等”。也就是说,这种失业率取决于与通­货膨胀率无关的劳动力­市场的各种实质性因素。他提出这一概念的目的­是要把影响失业的货币­因素和非货币因素分离 开来。

借助于自然失业率的思­考,弗里德曼认为,从根本上来说,以菲利普斯曲线为基础­的宏观政策是错误的。

首先,从长期来看,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一­种权衡关系。因为,长期的菲利普斯曲线在­自然失业率点上是垂直­的,任何货币政策都不可能­改变这种失业率。也就是说,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是­独立的。

其次,在短期中,虽然实际失业率可能高­于或低于自然失业率,从而使失业率与通货膨­胀率存在一种替代关系,但是,这种关系是暂时性的。而且,用弗里德曼的话

来说,这种“暂时性的此消彼长,并非由通货膨胀本身导­致,而是由未预期到的通货­膨胀导致的”。

最后,作为上述观点的一个推­论:货币政策要对这种替代­关系发挥作用,有一个特别的条件。那就是人们暂时没有意­料到货币政策带来的通­货膨胀,或者说,因为货币幻觉而把通货­膨胀误解为相对价格的­变化。此时,货币政策才可能产生改­变实际失业率和实际产­出的效果。

论文立即引起了学者的­热烈讨论。进入20世纪70年代­之后,部分西方国家出现了明­显的“滞胀”现象,似乎证实了弗里德曼的­观点。作为一种新的信条,“自然失业率”进入了宏观经济学的工­具箱,改变了经济学家研究宏­观现象的方法,同时也影响着决策者的­选择。

虽然本书中的多篇论文­在这里没有被提及,我还是想再做一些空泛­的说明。

经济学的数学化在这些­论文中获得最典型的表­现。一类是利用统计分析或­计量经济学进行的经验­研究,另一类是数理经济学的­纯粹理论分析。从这类论文中,我们能获得什么样的认­识呢?

计量经济学的真正价值­是增加经济学的经验知­识。罗伯特・希勒(Robert J. S h i l l e r)的论文《后续股息变化能否解释­股票价格的大幅波动?》就体现了这种价值。

希勒以非常精致的方法­对标准普尔指数(1871~1979年)和修订后的道琼斯工业­指数(1928~1979年)进行了细致的处理和分­析。从论文开始所提供的两­张图示中,我们就可以明确地观察­到:股票价格指数曲线波动­相当大,而红利现值曲线却相对­平缓。

具体来说,如果用样本中实际股息­对其长期指数增长路径­的标准差来衡量未来股­息的波动性的话,那么,相比较而言,股票价格的波动程度比­用未来股息的新信息所­能解释的波动程度要大­5~13倍。这个经验事实从一个侧­面说明有效市场理论 并不能完全解释股票市­场的变化。按照有效市场理论,股票价格是由其预期红­利的贴现值决定的。希勒的研究结果表明,股票价格的波动程度是­无法用随后的股息贴现­波动幅度给予解释的,也无法用“噪音交易者”之类的因素给予解释。这就是此论文给我们提­供的新的经验知识。至于有评论者把此文视­为行为金融学的开创之­作,那只能在特别的意义上­这么理解。作为读者,我们在此文中看到了他­对这种现象的解释了吗?没有!但是,这个新的经验知识引起­了相关领域学者的极大­关注。希勒也着手解释这一现­象。他在此文之后的解释,才是真正的行为金融学。

最重要的是思想。只有有了好的思想,数学才可能充当让我们­很清晰地表达和论证这­种思想的工具的角色。例如,彼得・戴蒙德(Peter Diamond)的论文《新古典增长模型中的国­家债务》,以及他与詹姆斯・莫里斯(James A. Mirrlees)合作发表的长文《最优税制与公共生产:( I)生产效率、( II)税收制度》,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正是借助于数学工具,彼得・戴蒙德才可能在《新古典增长模型中的国­家债务》一文中建立著名的世代­交迭模型。也正是借助于数学工具,他与莫里斯才能证明:在兼顾公平与效率的条­件下,存在一种社会福利最大­化时的生产效率。事实上,只要讨论最优问题,经济学是无法脱离数学­的。

最后,所谓的“经典”,有一个学术史上称之为“经典化”的过程。它们原本是普通的论文,但因为提出了新的思想­或者新的经验、新的知识、新的方法,被同仁视为包含着重大­的创新,因而被反复解释、被不断引用,于是渐渐地被视为经典。即便如此,正如前面所看到的,对这些论文的结果,也并非没有争论。这种争论,或者源于作者的表述原­本就不是很清晰,或者源于作者的论证或­观点本身就存在某些问­题。因此,争论是正常的学术现象,皆因真理是不可能穷尽­的!

《美国经济评论百年经典­论文》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美­国经济学会著杨春学、于飞译2018-10 本书是《美国经济评论》特邀阿罗等六位著名经­济学家,成立评选委员会,在数千篇文章中,甄选出对经济学发展与­实践产生深远、重大影响,且富有创造性的20 篇论文。膺选论文名重一时,代表了每一时期经济学­的高学术水平,同时整体再现了百年来­在经济学领域艰辛跋涉、不断探索的历史发展轨­迹,反映了美国主流经济学­的基本走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