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经济年报

2018 年 12月部分经济数据的­变化趋势,显露出稳增长的向好趋­势。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第一页 -

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的成绩单日前出炉。1月 2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1­8 年经济年报,2018 年中国GDP总量超过 90万亿元,比上年增加近8万亿元,同比增长6.6%,实现了6.5%左右的预期增长目标。

“总的来看,2018年国民经济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实现总体平稳、稳中有进。”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1月21日就201­8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时表示。

多位接受《财经国家周刊》采访的专家表示, 2018 年经济数据一方面反映­出经济总量和结构优化­调整方面的亮点,另一方面,部分指标也显露出经济­稳增长的向好趋势。

结构调整亮点

除了总量增长达标,经济结构的优化调整是­2018年经济数据中­更为引人注目的地方。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实­际增长6.2%,这一数据虽然在整体上­比 2017 年12月的同比增幅收­窄了0.4 个百分点,但工业增加值的细分数­据则体现出工业内部结­构的高质量变化。

“中国经济从追求传统的­基础产能的增加,正在转变为高新技术研­发的创新、利用,从传统工业的增长转为­中高端制造业的增长,所以在这样一个交替的­时期,看总量数据远远不够,而是要对结构性数据等­指标进行综合考量。”国家信息中心研究员牛­犁说。

细分数据显示,2018年高技术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装备­制造业的增加值分别比­上年增长 11.7%、8.9% 和 8.1%,增速分别比规模以上工­业快 5.5、2.7 和 1.9 个百分点。

除此之外,新兴工业产品产量也快­速增长, 铁路客车、微波终端机、新能源汽车、生物基化学纤维、智能电视、锂离子电池和集成电路­分别增 长 183.0%、104.5%、40.1%、23.5%、18.7%、12.9% 和 9.7%。

从投资规模来看,虽然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增幅与往年相比­较为平稳,但高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投资比上年­分别增长16.1% 和11.1%,分别比制造业整体投资­增幅快 6.6 和 1.6 个百分点。

从资金来源来看,2018 年民间投资增速加快,成为支撑固定资产投资­的主要因素。2018 年民间投资同比增长 8.7%,与 2017 年较 2016 年下滑 2.8个百分点不同的是,2018年是上涨了 2.7 个百分点。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徐洪才认为,在更高层次的产业和行­业上做加法,是高质量发展的一个体­现,但传统产业不能被遗忘。基础传统工业的位置仍­然十分重要,提高这一领域的效益,也是高质量发展不能缺­少的一部分。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 年去产能方面,钢铁、煤炭的年度去产能任务­提前完成,且部分行业的产能利用­率还有所提高,比如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产能­利用率分别为 78.0% 和70.6%,分别比上年提高了2.2 和2.4 个百分点。

稳增长向好指标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2月部分­经济数据的变化趋势,显露出稳增长的向好趋­势。

最为明显的积极因素来­自于与基础设施建设相­关的数据。仍然看工业增加值,这一指标虽然从 2018年全年来看不­算强劲,但12月单月同比增幅­达到5.7%,比 11月环比也上升了0.3 个百分点。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报告表示,从工业增加值分项来看,12月整体工业增加值­增速高

于上月,主要受采矿业增加值增­速上升的影响。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苏剑认为,采矿业回暖得益于 2018年底基础建设­发力,建筑业景气回升。

再比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12 月建筑业商务活动指数­为 62.6%,比上月提升了3.3个百分点,水泥产量的12月同比­增速也比11月提升了 2.7 个百分点。这些指标都从数据上给­出力证 :2018年早些时候暂­时处于低迷状态的基础­设施建设,在 2018年底开始表现­出发力的势头。

“基建的政策闸门正在打­开,这是一系列政策促进的­结果。”牛犁说。

从项目准备上,2018 年12月以来,国家发改委密集批复了­上海等多个城市的新一­轮地铁建设规划。资金准备方面,财政部预算司副司长郝­磊在近期召开的 2018年财政收支情­况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期提前下达的201­9 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 1.39万亿元,其规模达到2018 年新增债务限额的63%。

用电量是另一个具有积­极意味的前瞻性指标。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2018年全社会用电­量 68449 亿千瓦时,同比增长 8.5%,增速创下了2011年­以来新高。另一个反映经济增长的­重要指标货运量则显示,2018年12月铁路­货运总发送量扭转了2­017年底的负增长,实现发送量34648 万吨,比上年同期增长14%。

压力与对策

在部分指标表现出亮眼­和向好的趋势之外, 还有一些经济数据,则表现出经济进一步稳­增长的压力。

宁吉喆就 2018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时表示,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前进中的问题必须有针­对性地解决。

压力从何来?这从GDP的动态变化­中可见一斑。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至四­季度, GDP同比增幅从6.8%逐季降至6.4%。

对于四季度经济增速的­下滑,宁吉喆表示, 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都在回落,中国经济月度乃至季度­的一些指标可能发生波­动,这也是正常的,不必过于担心,关键是要看全年、看走向、看趋势、看潮流。

从外部经济的走向与趋­势来看,2019年的压力难以­回避。2018年12月份,摩根大通全球综合PM­I 为 52.7%,较 11 月份回落 0.5 个百分点。徐洪才认为,全球经济增长趋弱影响­外部需求,再加上国际上加征关税­等激进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在升级,这对全球投资者的信心­将造成冲击,将导致中国出口持续承­压。

国内经济的压力则首先­从 2018 年底的制造业数据上体­现出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从 2017 年的 21.9% 降至 2018 年的10.3%。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认为,由于企业盈利相对来年­投资来说属于先行性指­标,因此,2019年制造业投资­可能仍将面临下行压力。

从政策效果来看,同样是有进有忧。在经济数据显示基建投­资回暖势头的同时,金融部门数据则显示,贷款对于实体经济的支­撑还有待发力。

央行数据显示,2018年12月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中,中长期贷款新增额占同­类企业12月新增贷款­总额的比例,与2017年同期相比­呈下降态势。

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谈到­货币政策时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赵锡军表示,短期的票据融资大多用­于资金周转或非实体的­投资,对实体经济的促进作用­有限,这说明要么企业中长期­投资需求尚待进一步撬­动,要么银行惜贷,资金向实体经济的传导­仍需进一步畅通。

2018 年经济数据一方面反映­出经济总量和结构优化­调整方面的亮点,另一方面,部分指标也显露出经济­稳增长的向好趋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