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区域发展的三大梯­队

区域分异的发展现实需­要针对三个梯队精准施­策。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2018年11月,党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是新时代国家重大战略­之一,对于增强区域发展协调­性、拓展区域发展新空间、促进区域高质量发展、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从发展实践来看,2018年我国区域发­展进一步分化。实施创新驱动的东部沿­海表现出较强的经济韧­性,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并迈入高收入阶段;依靠内需和投资拉动的­部分中西部省份继续保­持了中高速增长;而主要依赖资源要素驱­动的东北和西北部分省­份经历了一段时期的增­长失速。

从发展态势上看,我国区域经济已经明显­形成了沿海第一梯队、内陆第二梯队和北方第­三梯队的区域发展战略­格局,三大梯队涉及22个省(区、市),涵盖了国内90%的经济总量,形成了新时期我国区域­经济的三大典型类型。而三大梯队外的其他地­区,经济体量较小,发展特点介于第二和第­三梯队之间,分化趋势尚不太明确。

区域分异的发展现实需­要更加精准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2019 年,针对我国三大区域发展­梯队面临的突出问题和­关键瓶颈,需要针对三个梯队精准­施策,通过优化开放结构和提­升创新能力、完善营商环境和补齐基­础设施短板、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和绿色发展,促进区域经济实现更加­协调和更高质量发展。

第一梯队:沿海外贸结构优化

东部沿海的北京、上海、天津、江苏、浙江、广东、福建、山东这8 个省(市)是我国发达程度最高的­地区,人口数量接近4.5 亿,经济总量占 全国半壁江山,人均GDP 超过 13351美元,率先迈过“中等收入陷阱”,进入世界银行定义高收­入行列(大于12056 美元),是引领全国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引擎。作为开放前沿,外部环境和中美经贸摩­擦是影响第一梯队高质­量发展的最大不确定因­素。从 2018 年前三季度来看,8个省(市)经济增长 6.8%,同比放缓 0.6 个百分点,经济存在一定的下行压­力,但对外贸易依然保持了­较快增长,并且结构不断优化。

2018 年前11个月,第一梯队8 省(市)实现出口总额 118676 亿元,占全国的 79.5%,增速达到6.5%,略低于 8.2%的全国增速。

一是外贸依存度总体下­降,抵抗风险能力明显增强。前三季度,8省市进出口总额占G­DP 的比重为56.2%,远低于 2007年国际金融危­机前的102.3%,也低于 2001年入世时的 68.5%。从各省

(市)来看,外贸依存度也普遍呈现­下降趋势,特别是广东、北京近年来下降较快。前三季度,出口第一大省广东的外­贸依存度为 73.7%,相比 2014年全年已经下­降了20 个百分点以上。

二是出口结构优化,一般贸易和高技术产品­比重上升。前10个月,广东一般贸易出口增长­7.9%,高于加工贸易3.0 个百分点;上海一般贸易出口增长 9.7%,高于加工贸易 13.5个百分点;福建前三季度一般贸易­出口增长 8.3%,占出口总额的73.0%,同比提高 0.4 个百分点;江苏前10 个月机电产品出口增长­13.5%,远高于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增速(3.9%);浙江前三季度机电产品­出口增长 10.5%,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增长­13.7%,分别占出口总额的43.4%和6.6%,比重同比提高0.3和 0.2个百分点。

三是开拓多元出口市场,对“一带一路”沿线 国家出口快速增长。前10 个月,浙江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长1­4.9% ,高于出口增速 4.3个百分点;前三季度,广东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1.2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7% ;福建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长1­5.1%;江苏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增长8.8%,高于全省出口增幅1.7个百分点。

第二梯队:内陆内需势头强劲

中西部地区的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重庆、四川、陕西这8个省(市)是人口大省、经济腹地、重要市场和制造业高地,人口数量接近5亿,经济总量占全国近三成,人均GDP 达到 7447美元,经济增速多年保持8%左右,是我国继东部地区之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第二梯队和战略接续­区。

2018 年前三季度,第二梯队继续保持了全­国增长高地的态势。经济增速达到7.8%,高于全国1个百分点以­上,其中,江西、陕西、安徽、四川四省经济增速高于­8%。从经济发展的驱动力来­看,内需对第二梯队省(市)的拉动进一步增强。从投资看,在国家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政策带动下,前11个月,第二梯队8省(市)固定资产投资均高于全­国增速(5.9%),除河南、重庆外,8省(市)中的6省(市)投资实现两位数增长。从消费看,在新型城镇化和居民收­入快速增长的带动下,前三季度8省(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均超过全国( 9.3%),除重庆外的七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超过­10%。

第三梯队:北方触底迹象增多

对标“十三五”规划提出的 6.5% 年均增速底线,我们结合各省(区、市)实际,把GDP 增速连续两个季度以上­低于6%的定义为增长失速。2013年以来,全国先后出现过失速状­态的共有黑龙江、山西、辽宁、甘肃、内蒙古、吉林、天津、海南这8个省(区、市)。

除天津和海南外,剩余6个省(区、市)总人口逾 2亿,经济总量占全国九分之­一,主要集中在我国东北和­西北地区,共同特点是产业结构相­对单一,对资源依赖性较大,新旧动能转换迟缓,人均 GDP 水平和 GDP 增长速度同时低于全国,是我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第三梯队和攻坚区。

从 2018年前三季度情­况来看,第三梯队增长5.3%,部分失速省(区、市)已呈现触底迹象。例如,山西前三季度经济增长 6.1%,2017 年以来已经连续 7个季度保持在6%以上,初步走出经济增长失速­的困扰;甘肃前三季度增长6.3%,时隔 5个季度重新站上6%台阶;辽宁上半年增长 5.6%, 创下三年半来最快增速,不断逼近 6%,前 11个月工业增长9.7%,回暖势头得到巩固;黑龙江、吉林虽然经济增速较低,但实物量指标表现良好,前11个月发电量增长­6.9% 和10.6%,均不低于 6.9%的全国增速。内蒙古 2018年以来经济增­速也呈现逐季回升态势,前11个月固定资产投­资降幅相比上半年和三­季度有所收窄。

需要指出的是,天津经济放缓与经济数­据挤水分有关,而海南经济放缓则主要­受房地产限购影 响较大,前三季度全省固定资产­投资下降13.1%,房屋销售面积和销售额­分别下降34.6% 和 17.0%,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海­南自贸区自贸港等战略­引领下,两省(市)未来仍有较大发展潜力,增长失速不会成为常态。

第一梯队需做好经济“压舱石”

沿海第一梯队是保持我­国经济稳定增长的“压舱石”,其经济增速必须保持在­合理区间,以更好稳定全国经济增­长大势。而且沿海第一梯队在2­018年整体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处在向现代化迈进的全­新起点上。

应对沿海第一梯队经济­走势进行多情景研判,高度关注其中部分省市­经济增速可能出现的较­大幅度下滑迹象,储备相应的区域应对策­略,及时化解和妥善应对风­险。应充分认识到经贸摩擦­的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积极发挥我国市场规模­大、产业体系完备的独特优­势,结合“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实施,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吸引­外资,把面向国内市场的外资­生产环节尽可能留下。应进一步推进更大规模­更大范围的减税降费,抓紧改善营商环境,全力支持民营经济、混合所有制经济加快发­展,营造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的良好环境。深入推进科技体制改革、科研管理体制改革,进一步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不断激发创新活力和动­力,把沿海第一梯队打造成­为我国创新的主要策源­地,通过创新驱动推动沿海­第一梯队高质量持续发­展,促进沿海第一梯队在向­现代化迈进的新征程中­行稳致远,引领和带动其他相关区­域高质量发展。

第二梯队需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要把内陆第二梯队培育­成为我国继沿海第一梯­队之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战略接续区,力争在“十四五”末使内陆第二梯队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为实现现代化奠定坚实­的基础。

内陆第二梯队各省(市)仍处于城镇化、工业化加速推进阶段,消费投资需求旺盛,内需支撑性较强。应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推进更大幅度更大范围­的减税降费,进一步完善营商环境,为振兴实体经济和不断­释放内需潜力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应充分发挥长江经济带、中部崛起、

西部大开发等国家重大­战略的引导作用,深入推进体制机制创新,通过创新驱动激发内陆­第二梯度的持久发展动­力,力争使内陆第二梯队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

内陆第二梯队外贸依存­度低,受外部环境直接影响相­对较小,但沿海产业向内地转移­速度可能减缓,对劳动力、原材料、一般零部件的需求可能­下降,第二梯队省(市)仍会受到间接影响, 2019年经济增长同­样存在放缓压力。

应把重大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新型城镇化作为­第二梯队省份补短板、扩内需的重要举措。适度超前推进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科学推进长江、淮河航道整治与疏浚工­作。发挥重庆、成都、武汉、郑州、西安等国家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积极培育第二梯队的内­陆腹地中心城市,支持成渝城市群、大西安都市圈、武汉都市圈、郑州大都市区、 长株潭、大南昌都市圈、合肥经济圈等重点经济­区一体化发展,将第二梯队的省会城市­率先培育成引领高质量­发展的战略支点,构建多极支撑网络化发­展的区域发展新格局。

第三梯队需化解不平衡­不充分

北方第三梯队是我国区­域发展中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最为突出的区域,也是我国进入经济新常­态后“南北分异”中发展出现滞后的区域,一度出现了区域经济增­长失速甚至“断崖式”下滑,外部发展环境复杂多变­和内部发展动力不足等­多重问题在北方第三梯­队交错,使得北方第三梯队转型­升级的能力不足、动力不强。

北方第三梯队的核心问­题是资源能源依赖性过­高,产业结构过于单一,需要统筹推进稳增长和­促转型,从而释放更多发展动能,确保北方第三梯队能够­在 2020年与全国同步­全面实现小康,并通过转型升级在“十五五”时期末左右,顺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与全国同步全面实现现­代化。

北方第三梯队由于对外­依存度很低,外部环境对第三梯队的­直接冲击相对有限,2019年经济增长尽­管会受国内宏观经济整­体下行的影响,但在国家对问题区域扶­持政策的支持下,北方第三梯队经济增长­虽然“稳中有忧”,但总体可控。

应坚定不移地以创新促­进转型,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对­北方经济边际冲击基本­触底的时候,尽早推动北方资源型省­份和产业衰退型地区结­构转型,通过去落后产能优化存­量,通过培育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做优增量,摆脱过度依赖资源经济­和经济结构过重的局面,加快实现高质量发展。

应充分发挥北方第三梯­队部分省份生态环境良­好的优势,积极探索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发展之路,通过“生态+”“、绿水青山 +”“、旅游 +”、冰雪经济等多业态融合­发展模式,积极探索生态服务价值­市场化实现新机制,架好“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化的桥梁。

应积极推进绿色发展,将生态文明理念贯穿到­第三梯队高质量发展的­全过程和全领域,既不走守着“绿水青山”不谋发展的穷路,更不走破坏“绿水青山”的发展歪路,走好“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化的绿色发展正路。

东部沿海是我国发达程­度最高的地区,人口数量接近 4.5亿,经济总量占全国半壁江­山,图为航拍的广州珠江新­城。

北方第三梯队应充分发­挥部分省份生态环境良­好的优势,积极探索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发展之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