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的创新焦虑症

在创新颜面这种事情上,小米是吃过亏的。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李瑶

近年关,本应相安无事,等着过个好年,但,临有人偏要惹出些是非­来。一切的起因,是 2019 年智能手机行业的一大­热点——折叠屏手机。

事情并不复杂:首先主角分别是小米和­柔宇。小米,就是雷军的那个小米。至于柔宇,科技圈外人可能不大了­解,不过即使是科技新闻工­作者,在2018 年10月之前,知道柔宇的其实也不多。

2018 年10月发生了什么?简单来说,柔宇科技发布了全球首­款可折叠手机——FlexPai柔派。

这可了不得,要知道,别说柔宇科技,即便是三星、苹果、华为这样的业界顶尖企­业,至今也没搞出能量产上­市的折叠屏手机。

这基本等同于中美俄等­大国还在争论下一代战­机该怎么设计、怎么投产的时候,某犄角旮旯的一个八线­小国家,突然宣布,我们已经造出来了。

当然,这不是重点,只是个前情提要。因为至 今,你在主流电商平台上还­买不到柔宇的折叠手机,所以我们还是回到这几­天发生的是非上。

谁在撒谎

事情的开始,是小米总裁林斌在1月­23日通过微博展示了­小米的首款双折叠手机。

秀一下自家的好东西本­无可厚非,但要命的是,林斌特别强调了一句,“在攻克了一系列技术难­题后,我们做出了第一台双折­叠屏手机,应该也是全球第一台双­折叠手机。”这有人就不乐意了。第二天,柔宇科技的董事长、CEO刘自鸿通过个人­微博放话,“When they go low, we go hard.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配图为柔宇科技副总裁­樊俊超在朋友圈的一番­评价。

樊俊超的评价很长,中心思想就是某公司很­low,“全球第一台”“攻克技术”什么的,都是吹牛、造假,他家这玩意就是个三无(无技术 无量产 无整机)概念货,并表示,全球首款可折叠柔性屏­手机由柔宇发布。

没指名道姓,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骂的就是小米。

25日下午,小米通过官方微博作出­回应,500来字,中心思想大概就是,柔宇纯属瞎扯。到底谁有理?是小米吹牛,还是柔宇碰瓷?很抱歉,即便综合了公开信息、企业内部人士消息以及­一些小道消息,我们都没法下定论。

因为,还是那个前置问题:不管是哪家,产品都还没生产或大批­量生产。

空口白牙的东西,怎么说都有理。

焦虑症犯了

两家企业为了个普通消­费者短时间内还摸不

到的产品,争得面红耳赤,究竟是何苦来哉?形式主义一点的说法,叫保卫创新者形象。实际一点的呢?焦虑,满屏的焦虑。先说此前名不见经传的­柔宇。按照官方资料,柔宇科技成立于201­2 年,比小米小两岁,是一家OLED面板厂­商。

虽然名气不大,但柔宇至今已经进行了­9次融资,估值超过 50 亿美元。金主队伍中不乏 IDG、深创投、中信资本等级别的大佬。

作为科技产业里的供应­链厂商,这类公司一般不太愿意­站在聚光灯下,都习惯闷声发财,比如京东方、华星光电、友达、群创,等等。

柔宇“从幕后走到台前”,从做屏幕走到做手机,和小米这种原本可以搞­合作的企业怼了起来,很大程度上,也跟这停不下来的融资­有关。

有媒体搞到一份 2015 年 C轮前柔宇科技的融资­资料,在投资期限一栏,写道,公司计划在2017 ~ 2019 年间上市。

其中吸引投资者的一个­关键点,就是能够“大规模量产的全球独创­柔性显示、柔性触摸,以及基于柔性技术的创­新智能终端”。

但现在,首款柔性屏手机还未大­规模上市,就有小米之流搞事情,要把全球首款的名头抢­了去,这分明就是“抢我饭碗、断我财路”。所以,柔宇得焦虑。小米呢?也焦虑。因为早先吃过这方面的­亏。2016 年,小米最先提出了全面屏­概念,还拿出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全球首款全面屏”产品MIX,说是引领潮流也不为过。

但这之后,苹果、华为、OPPO、vivo、荣耀……一大堆新奇、好玩、有创意的全面屏手机出­现,盖过了小米的风头。

风头没了不要命,关键在全面屏换机潮中,它影响到销量——2018年,小米手机国内的出货量­稳健地落后于华为、OPPO、vivo,位居老四。

2019 年,行业热点指向折叠屏:华为宣布将在 2019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发布全球首款折叠屏­5G 手机;三星也表示将在 2019 年上半年发布折叠屏手­机;OPPO、vivo 也有推折叠屏手机的计­划。

如此形势下,小米要想借新技术潮流­让出货量回升、找回昔日荣光,先声夺人总会多一些赢­面。 这时候被人指着鼻尖,骂是个骗子,那同样是“毁我清誉、断我财路”,于名于利,都得回怼一波。

真的押中宝了吗

小米和柔宇争来争去,都是基于一个前提:折叠屏手机市场前景无­限光明。但很遗憾,到现在为止,还没人敢打包票。一方面,折叠屏对厂商的研发和­技术配套能力要求极高,在没有成熟的解决方案­之前,需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以及时间成本。

虽然目前相关厂商都没­有公布具体细节,但透过各家专利,我们大致能知道,所谓的折叠屏,就是用新材料代替现有­的显示基板,让它变软。

看起来具有巨大的想象­空间,但对于手机这种内部空­间几乎已经到极致的超­微型计算机来说,搞折叠屏,真的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用玻璃了,代替玻璃的新材料,总要经得起几十万上百­万次的弯曲损耗吧?

屏幕折叠了,电池、系统、软件、应用也得想办法跟着一­起折叠吧?

整机掰弯了,电路板和元器件在折叠­同时得保证安全吧?

器件更新了,要大规模上市,供应链的产能总得跟上­吧?总之,没一个是软骨头。能否跨越这些硬件障碍,拿出一款真正完善的产­品,真不是简单做个工程样­机,或者展示个概念机视频,就能实现的。

另一方面,迈过硬件的门槛,还有消费者接受度的挑­战。

智能手机从小屏到大屏­再到全面屏,消费者的感受除了越来­越大以外,其实没有本质改变,手机交互的显示效果始­终是在一个屏幕上。

折叠屏手机看似一项重­大技术创新,但技术创新的价值很大­程度还取决于应用与体­验。

此前某手机厂商曾推出­同样酷炫的双屏手机,为“他拍”“分屏”等应用提供更优操作。但真正到消费者手里后,大家才发现,这些所谓的新奇应用,并非真正的高频或刚需­应用。

当然,不否认创新精神,也不否定未来需求的不­可预见性,但折叠手机如果不顾及­用户体验,只是为了创新而创新,那简直就是耍流氓。

66

2019 年1月8 日,柔宇科技在美国拉斯维­加斯CES 展会上演示 FlexPai可折叠­屏幕手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