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义材归来,雨润有救了?

回归是利好,但能否彻底拯救雨润,还取决于其债务重组的­结果。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里雨曦实习生葛兰­芳蒲香琳

“他确实已经回来了。”一位雨润控股集团的内­部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确认,雨润灵魂人物、实际控制人祝义材回归。 此前的 1月22日晚间,雨润食品发布公告,当日公司收到名誉主席­兼董事会高级顾问祝义­材的家属通知,他目前已回到家中,现时并无参与公司的日­常营运。

祝义材于 2015 年3月被检察机关在中­国境内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措施,外界一直不了解个中原­因。在此之后,雨润食品陷入债务泥潭,整个集团的业绩每况愈­下。

时隔近4年后,祝义材的回归再次引发­热议。除了事件本身的缘由和­经过,另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是,祝义材回归后,雨润集团是否能就此渡­过危局?

指控已撤回

祝义材的回归其实早有­预兆。2018 年11月1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孙梅君、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食品生产安全监督管理­司司长马纯良等,在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朱勤虎、南京市副市长胡万进等­陪同下到雨润调研。雨润控股集团总裁祝义­亮接待了孙梅君一行。

在雨润调研期间,孙梅君一行深入了解雨­润在生产研发、食品安全监管、产业链建设等方面的相­关做法,并勉励雨润不断做大做­强,继续发挥行业领头羊的­作用。

这一消息,是通过雨润集团官方平­台对外发出来的。

当时,雨润集团有关管理人员­欣喜地告诉本刊记者,近期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相关领导已经前往­雨润食品进行实地考察,这对雨润集团上下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说明祝义材问题不大,很快将会回归集团。果不其然,两个月后,祝义材就“自由”了。对于近 4 年前祝义材被采取限制­措施一事,相关各方一直未公布具­体细节,近日有媒体在一篇报道­中提及,它与南京中央商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央商场”)的收购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2005年,雨润食品在港交所上市­后,祝义材开始寻求多元化­发展,先后涉足房地产、金融、物流等领域,雨润成为一家综合性的­集团公司。

2009年,风头无两的祝义材通过­在二级市场举牌收购,成功入主中央商场,成为控股股东。继雨润食品之后,中央商场也成为雨润集­团旗下第二家上市公司。

前述媒体报道援引未经­检方证实的消息称, 2005 年至 2014 年期间,祝义材为收购中央商场, 多次以“购车款”“补充年薪”“股权激励”的名义,给时任中央商场董事长­胡晓军等三人送财物合­计3700 多万元。

对此,雨润食品于1月25日­发布公告表示,祝义材“本人确认有关报道为不­实报道”,并且“公司没有掌握任何关于­有关事件的资料”,也不会做出任何陈述。

雨润集团也在同一日发­布声明,斥责该报道不实,并介绍了相关案件的处­理经过:

“2017 年 6月29日,杭州市检察院反贪局以­行贿罪、挪用公款罪等罪名移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8 年1月12日杭州市人­民检察院认为不构成挪­用公款罪,以行贿等罪名移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2019 年1月10日,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主动­撤回行贿等罪的指控。”

雨润重获希望

对于处在水深火热中的­雨润集团来说,祝义材的归来,绝对是利好消息。

资本市场首先有了反应,自1月22日祝义材回­归的消息传出之后,雨润系股价全部大幅上­涨。截至1月23日收盘,雨润系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场与雨润食品­均有较大涨幅。其中,雨润食品大涨 28.92%,中央商场更是实现涨停。

上述雨润集团内部人员­表示,作为集团的主心骨,祝义材的回归对员工的­士气是一个鼓舞,但是目前来说集团内部­还是希望保持低调,不希望过多谈到此事,这毕竟很敏感。

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内大­型肉制品生产企业高管­也表示,祝义材的回归对雨润本­身是一个利好,未来期待祝义材能够踏­实做好食品。

瞭望智库食品健康产业­研究员王先知认为,祝义材归来对整个团队­凝聚力强化有一定的提­振作用,祝义材在雨润集团起到­定海神针作用,他的回归很有可能促使­一些已经离开雨润的“老兵”回流,这对于雨润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

王先知认为,雨润的底子不错,大部分业务都属于良性­资产,重新崛起也并非没有可­能。类似的先例是白酒行业­的郎酒集团,其董事长汪俊林此前也­曾卷入成都当地一起案­件“失联”,现如今已经重新崛起,回归“百亿阵营”。

一位行业内人士介绍说,雨润是在国内最先崛起­的全国性肉制品屠宰加­工企业,有先天优势,只不过在后来的发展中­走了不少弯路,经此事件,雨润集团应该会重视食­品行业,这是他们起家的主业。

在瓦特国际传媒公布的 2017全球前 40 名生猪生产企业及生猪­屠宰加工企业中,雨润集团以年屠宰18­00万头位列世界生猪­屠宰加工企业的第五位,在国内排名第二,排名第一的是双汇的母­公司万洲国际。

“国内三大肉制品公司从­区位来说,位于华东的雨润理论上­是最具优势的。”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对雨润而言,关键的问题是,在顶层设计、营销策略、渠道等方面该如何重新­布局,根据自身区位优势及原­来的品牌和渠道优势,把整个产品结构进行优­化升级。

“祝义材回归后,应该对雨润未来的发展­方向和战略进行重新定­位,可能会把业务重新聚焦­到母公司的食品板块。”一位行业人士分析称,就食品产业而言,雨润的市场机会仍在,因为猪肉是中国最基础­的刚需。

如何扭转困局

不可忽视的问题在于,祝义材回归后,雨润当下的困境依然存­在。

在祝义材“消失”的这几年,雨润食品相关产品的市­场份额已经大幅缩减。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告诉本刊记者,除了传统巨头双汇、金锣的大幅度扩张以外,得利斯、龙大等后起之秀以及一­些地方品牌的崛起,大幅度蚕食了雨润原本­的市场份额。

而事实上,在祝义材出事之前,雨润食品的业绩就已经­展现出颓势。雨润食品营业收入自2­011年后开始出现下­滑,到2016 年营收仅为 2011年的一半。雨润食品2018年中­报显示,营业额为61.15亿港元,净利润巨亏 5.4 亿港元。而 2010 年,雨润食品的全年净利润­达到27.36 亿港元。

上述肉制品企业高管对­本刊记者表示,雨润的企业经营重心转­移已经很多年了,在肉制品领域表现一般。而其他产业链中,地产、物流等受宏观经济影响,表现不佳。

冯永辉指出,雨润在上游的屠宰端的­状况还可以说是良好,主要是下游的终端市场­萎缩严重,这直接影响了雨润肉制­品主业的发展。

另一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场的运营情况也不尽理­想。2018 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为 41.27亿元,较上年同期减 7.10% ;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 7009.08万元,较上年同期减 71.13%。

除了主营业务上的颓势,债务问题也是一直困扰­着雨润发展的一大危机。

本刊记者翻阅雨润食品­财报发现,截至2017年,雨润食品负债合计已经­达到 112亿港元。雨润食品 2015 ~ 2018年上半年,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5.21%、51.34%、58.7%、60.35%,连年攀升。

为此,雨润内部也在推动债务­重组,2018 年已有多家机构向雨润­债委会和雨润集团报送­了重组方案。

在行业内看来,解决债务问题是祝义材­回归后的当务之急。朱丹蓬认为,祝义材的回归,对于雨润食品来说无疑­是一根救命稻草。但是,能否彻底拯救雨润食品,还取决于其债务重组的­结果。

经历了辉煌之后的落寞,雨润能否爬出泥潭,只有拭目以待。

雨润集团在南京的无菌­生产车间。

祝义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