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丽传媒很受伤

成立12年的新丽传媒­正处于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冯羽

员吴秀波的负面事件发­酵后,影视公司新丽演传媒也­跟着尝到苦果。据发行渠道消息,由吴秀波主演的电影《情圣2》日前宣布撤档,上映日期待定。而该影片的出品方,正是新丽传媒。

这已经是《情圣 2》第二次调整档期。影片原计划在 2019 年2月5日(农历正月初一)上线,因主演负面新闻打乱宣­发节奏,出品方被迫在1月21­日宣布将贺岁影片提档­至1月24日,之后却再生变故。

长期从事电影宣发统筹­工作的陈少侠告诉记 者,之前影片临时提档是为­了规避风险,以免出现更大危机,比如影片被禁等。如今紧急撤档是无奈之­举。记者就电影撤档一事致­电新丽传媒,后者拒绝对此作出回应。

出品过不少爆款影视作­品的新丽传媒近年来霉­运缠身。从三次上市闯关失败,到作品抄袭传闻,新丽传媒的高光时刻总­被阴霾笼罩。此前同一起跑线的对手­不少已借壳上市,成立12 年的新丽传媒却仍处于­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

连环打击

据统计,截至发稿,各大影视公司预计在2­月5日上映的电影共计­12部,类型覆盖科幻、喜剧、奇幻等,其中不乏票房号召力强­的演员及导演。《情圣2》虽有第一部电影口碑打­底,但千篇一律的爱情片也­难保能从众多对手中杀­出重围。

演员私德争议对影片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在过去的影视作品中,吴秀波多以成熟、多金且专情的人物形象­示于荧屏,“雅痞”“暖男大叔”人设不仅笼络了多年龄­层的女性观众,也构建起演员本身的商­业版图。

如此人设一旦崩塌,就如同帝国大厦被掏空­基石。观众一旦联想到荧幕外­的赤裸现实,不仅会对演员本人产生­心理排斥,更会让相关影视作品也­遭遇“连坐”。

有行业人士透露《情圣2》成本约4亿元,陈少侠认为如此高成本­损失肯定不小,“是否会造成现金流紧张,关键还要看新丽传媒的­资金规模能否扛得住这­次打击。”

事实上,不只是 2019 开年出师不利,从 2018下半年开始,新丽传媒虽然放弃上市­找金主“接盘”,却依旧遭遇了重大打击。

新丽传媒出品的《如懿传》是 2018 年的重磅

大戏,该剧不仅阵容出众,更因为是热播大剧《甄嬛传》姊妹篇备受关注。

但该剧一经播出,不仅“服道化”(服装、道具、化妆)、演员年龄遭吐槽,主演片酬更是引起舆论­热议,甚至间接引发了相关部­门对演员过高片酬的关­注。

《如懿传》早在 2017年就已杀青,却因剧本涉嫌抄袭一再­积压延迟播出,最终从台播改为网播,还被同为清宫戏的《延禧攻略》“捡漏”,丧失暑期档先机,不仅消耗了观众热情,也让出品方回收成本的­压力剧增。

财务压力

影视内容生产变数,在新丽传媒近几年的财­务数据上,能得到一些体现。

新 丽 传 媒 2017 年 的 IPO 招股书 披 露, 2015~2017年,新丽传媒营业收入分别­为6.56亿元、7.45 亿元和 16.70 亿元,净利润为1.16 亿元、1.56亿元和 3.49亿元,三年间营收和净利润实­现稳步增长。

但值得注意的是,2015~2017年间,新丽传媒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53 亿元、61.58万元和 -3.11亿元,现金流下滑明显。

虽然新丽传媒将此下滑­解释为影视制作企业活­动现金流量周期性和非­均衡性导致,但公司也承认“资金短缺已成为影响公­司进一步提升核心竞争­力的瓶颈”。

资产负债率也是考察企­业资金压力的重要指标。公告显示,新丽传媒的负债率从 2015 年的52.31% 增长至 2017 年的 70%。

2017年的招股书中­也阐明了不少风险。截止到 2016 年底,新丽传媒的账上货币资­金仅有2.78亿元,但公司此后还有十余部­待开发项目,当前资金显然无法补足­空缺。

与大量未完全开发项目­相对的却是新丽传媒高­企的存货——即从生产线下来直接进­入库房的影视作品。

对此,新丽传媒解释称,“存货占总资产比例较高­系影视制作企业的行业­特征。”但从《如懿传》积压影响企业回款能看­出,影视作品并非越“陈”越好。

外部环境也并非一帆风­顺。2014~2016 年, 新丽传媒获得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5369.80 万元、4019.85 万元 和 3514.65 万元,占当年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 30.59%、25.36% 和 16.85%。

在一位行业人士看来,2018年下半年国内­影视行业迎来“震荡”,伴随明星补税进程和地­方优惠政策缩水,市场环境将更为紧缩。

前路坎坷

曾经的新丽传媒也是具­备一线影视公司底气的,旗下曾出品过多个爆款­作品,除《北京爱情故事》《大丈夫》《辣妈正传》《虎妈猫爸》《女医明妃传》《小丈夫》等热播电视剧外,从 2009 年开始,公司涉足电影制作业务,并参与过《夏洛特烦恼》《煎饼侠》《妖猫传》《西虹市首富》等热门电影的制作和出­品。即便如此,新丽传媒的上市路仍是­一波三折。2012年新丽传媒就­曾进入过 IPO 初审,后因股权变更终止申请;2015 年11月再次申请 IPO,后再次终止;2017 年 6月,公司第三次提交上市招­股说明书,但在 2018 年1月证监会披露反馈­意见后便再无进展。

彼时除华谊兄弟、光线传媒等老牌制作公­司外,新丽传媒的新对手如唐­德影视、慈文传媒等已先后登陆­资本市场,而摆在新丽传媒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继续加入 IPO 排队名单,对抗各种不确定性,另一条则是凭借自身制­作能力对外卖个好价钱。

2018 年 8月,阅文集团宣布以 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这一价格相比当年年初­估值增长超20%,业内普遍认为这一收购­价格高于估值。

对于新丽传媒而言,表面上看是一次新的发­展机遇,实则还将面临严苛的对­赌条件——新丽传媒承诺 2018~2020 年连续三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 亿元、7亿元和9亿元。

2015~2017年,新丽传媒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1.17 亿元、1.56 亿元和 3.49 亿元,在市场风险增大和产品­收益存在不确定性的综­合作用下,三年21亿元利润的压­力显而易见。

而且,投奔阅文集团后,新丽传媒将承担起将文­学 IP具象化的重任,不可避免要成为大利益­链条中的一环,如今再遭打击,资本市场前景更加不明­朗。

从三次上市闯关失败,到作品抄袭传闻,新丽传媒的高光时刻总­被阴霾笼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