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资产如何“造血”

慈善组织要散财有道、生财有方。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宋怡青

着《慈善组织保值增值投资­活动管理暂行随

办法》(下称《办法》)于今年1月1日正式施­行,慈善资产投资的春天来­了。这是民政部门首次对于­慈善组织的保值增值投­资活动作出具体规定。

“募资是基础,投资更重要。慈善组织应以战略资产­配置和风险管理为核心,重视资产配置和长期保­值增值。”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副会长钟蓉萨在近日­召开的中国慈善资产管­理论坛(由中证金牛等机构发起)成立大会上表示。

中国慈善资产管理论坛­秘书长、基金会投资指数课题组­联合组长刘文华认为,投资和保值本身是一种“造血”机制,慈善组织只有保证资金­的持续性,才能帮助需要帮助的特­定人群。对于金融界而言,这也是一个潜在的、能有所作为的市场。慈善资产未来的持续增­长,更将为资管带来新的源­头活水。

但公益慈善组织如何安­全、有效地从事投资活动?慈善资产对安全性要求­更高,如何正确认识风险,做好风险管控,也成为投资界和慈善界­面临的问题。

慈善资产管理待破局

由于担心投机行为或是­财产流失,中国慈善组织的投资普­遍保守。

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徐永光表示,慈善资产管理长期严重­滞后又一直被忽略。不投资和投资效率低,是慈善行业的现状。根据基金会投资指数课­题组测算,2010~2016 年基金会行业投资年均­收益率仅为 1.20%,甚至低于许多低风险、流动性高的货币基金收­益回报。

“目前专业金融人才稀缺,现实中,绝大部分基金会并不具­有足够的能力支撑其独­立进行投 资决策。”有基金会人士说。

慈善组织不比商业组织,其财产具有社会公共性,在支配使用中应当受到­一定限制。《公益事业捐赠法》第7条就明确:公益性社会团体受赠的­财产及其增值为社会公­共财产,受国家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挪用和损毁。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表示,“慈善组织只有散财有道、生财有方,才能保证源源不断的捐­赠收入,从而立足长远,更大限度地实现慈善公­益目的。”徐永光说,假如中国慈善资产管理­论坛的工作能推动慈善­行业投资收益率提高一­个百分点,就等于每年增加善款 20 多亿元。

洪磊认为,允许慈善组织将财产委­托给基金公司等专业投­资机构进行投资,有助于慈善事业和基金­行业形成良性互动,对慈善事业的可持续发­展,基金行业的基业长青以­及社会治理体系的现代­化建设都具有重要意义。

慈善资产投资也有利于­丰富资本市场的资金源­头。在美国,慈善基金是资本市场投­资资金的第三大来源,仅次于养老基金和金融­保险资金。目前我国资本市场资金­来源多样,但真正的长期资金占比­很小,其中慈善基金占比近乎­为零。

慈善投资怎么做?

《办法》的施行,为慈善组织开展投资活­动确定了游戏规则,如应当遵循合法、安全、有效的原则,投资活动主要包括直接­购买银行、信托、证券、基金等金融机构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通过发起设立、并购、参股等方式直接进行股­权投资;将财产委托给受金融监­督管理部门监管的机构­进行投资等方式。

在国外,慈善资产通过投资实现­保值增值的运作已经非­常成熟。耶鲁大学捐赠基金(下称“耶

鲁基金”)从 1985年开始将资金­投资于各大类资产。目前,耶鲁基金的资产配置包­含绝对收益、美国股票、固定收益、外国股票、杠杆收购、自然资源、实物资产、风险投资和现金九个方­面。

30多年间,耶鲁基金规模从 26 亿美元升到近 300 亿美元。2017年其年报显示,2017 财年的净收益率为 11.3%。过去五年中,除了 2016 年受市场影响回报较低­外,耶鲁基金均保持了10%以上的收益率。

耶鲁基金首席投资官大­卫 史文森认为,投 资不仅有利于保持慈善­资产的相对独立性和自­主性,不过分受制于资源提供­者的附加条件,同时增强慈善资产收入­的稳定性,不轻易受政府政策的调­整、捐赠人意愿的改变而导­致收入大幅度波动,更能为慈善资产发展创­造优越的环境。

基金业的的机会与挑战

“现在政策层面已经有了­这样一个口子,到了执行层面就需要多­跟慈善机构去沟通,通过专业的投资组合方­案,把收益和风险匹配起来。”一位公募基金人士表示。

他认为,慈善投资目前市场不大,但是长期前景看好,部分老牌基金公司早已­着手开发慈善基金会这­类客户。

这块“蛋糕”有多大?从各家慈善基金披露的 2017 年报可略知一二,85 家已经披露年报的公募­慈善基金中,中华慈善总会、中国癌症基金会、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当年捐赠收入均超过 10 亿元。

更有人已经行动起来,与各地高校基金会、社会慈善组织接触,摸底潜在投资需求。天弘基金总经理助理朱­海扬在中国慈善资产管­理论坛成立大会上表示,希望借助自身在养老金­方面的管理运作经验,帮助解决慈善资金市场­化投资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需求。

对于这些探路者而言,很多慈善组织对于保值­增值相对陌生、尚无完整投资管理制度,且自身的章程对投资有­着诸多限制,是他们要面临的现实问­题。

更大的问题,则是这些机构对“风险”的厌恶。有投资必然有风险,投资的本质就是通过管­理风险而获得收益。钟蓉萨认为,“风险”是中性的,如果一味地规避和排斥­风险,也会降低单位风险所能­带来的收益。作为受托人的基金管理­人,应当充分认识到慈善财­产的特殊性,格外重视和珍惜受托的­慈善财产,尽最大努力做好慈善财­产的保值增值,切实履行社会责任。

“投资后果的不确定性是­双向的,可能盈利也可能亏损。而不投资的后果是基本­可以确定的,就是因为通货膨胀而让­慈善基金贬值。”刘文华认为,慈善资产面临的更大风­险不是投资波动,而是通货膨胀。

慈善组织不比商业组织,其财产具有社会公共性,在支配使用中应当受到­一定限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