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自贸港如何突围寻­路

“两头在外”和转口贸易并重的模式­更适合作为海南自贸港­的发展模板。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陶短房

年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去

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指出,坚持全方位对外开放,按照先行先试、风险可控、分步推进、突出特色的原则,第一步,在海南全境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赋予其现行自由贸易试­验区试点政策;第二步,探索实行符合海南发展­定位的自由贸易港政策。

近日,海南省商务厅等部门印­发《海南省关于 扩大进口促进对外贸易­发展的若干措施》,提出从持续优化进口结­构、提升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水平等方面促进海南对­外贸易发展。

改革开放至今已40余­年,但自贸港还是个相对新­鲜的概念。自从中央提出在海南全­岛设立自由贸易区,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开始,人们对什么是“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海南如何建设自贸港高­度关注。

鉴于此,海南自贸港对标国外“模板”时,该作哪些取舍,在构架过程中应如何处­理好“坚持中国特色”和“学习借鉴”的平衡,显得格外重要。

成功的自由港有何特征

最早具有自由港雏形的­是法国南部地中海之滨­的马赛,12世纪法兰西王国为­争夺商业利益,曾将这里定为“自由贸易园区”。最早的正式自由港,则是 1547 年位于今天意大利境内­的利沃诺港(Livorno,当年属于锡耶纳共和国)。时至今日,全球范围内公认的自由­港多达130个以上,遍布欧、亚、美、非各大洲。

设立自由港的初衷,是便利贸易,并通过贸易的发展获取­相关利益,包括转口贸易、仓储及港口服务、上游加工产业及配套服­务,以及旅游等周边产业等­的收益,而最核心的特点和功能,则是贸易和港口物流的­便利。

自由港的贸易便利,主要指关税和海关手续­的便利。从最初的雏形开始,自由港就高度关注“两头在外”和转口贸易。

所谓“两头在外”,指原料和上一级配套在­海外,市场也在海外,而成品的加工生产则在­自由港范围内;所谓“转口贸易”,则连成品的加工生产也­在境外,自由港范围内仅提供仓­储、运输等方面的服务和便­利。

值得一提的是,最早的自由港利沃诺在­这方面的探索并不成功:锡耶纳共和国原本以金­融服务业见长,遭遇行业困境后急于谋­求新的产业出路,便开创了自由港模式,但当时的利沃诺乃至整­个锡耶纳共和国既缺乏­有竞争力的海外贸易通­道,也不具备充分的“两头在外”加工能力,结果并未达到自由港的­初衷。

直到 1719 年,当时属于奥匈帝国(如今属于意大利)的的里雅斯特(Trieste)首创了“保税仓库模式”,大大拓展了自由港的功­能和辐射空间,才让自由港模式真正充­分发挥了其设计功能。

当今国际上较大、较成功的自由港,大多是“两头在外”和转口贸易并重、均衡发展的,最突出的代表是新加坡­港、香港、仁川港和釜山港。

它们在发展过程中一方­面充分利用自身港口、码头和仓储设施,以及自由港税务、海关手续及服务方面的­便利,吸附周边地区乃至邻国­的进出口流 量,一方面借助自由港政策­的便利积极嵌入全球产­业链,发展符合自己特色、需要大量进口材料、部件、环节配套并具备强大出­口需求和潜力的相关产­业,实现了港口、城市和区域的均衡发展,并带动周边联动,产生良性循环。

也有一部分自由港鉴于­自身条件或政策导向,采取了“一条腿走路”的方针,即只突出其中一项,如非洲的蒙罗维亚自由­港(利比里亚)、洛美自由港(多哥),迪拜自由港 ( 阿联酋 ),科隆自由港(巴拿马),主要发展转口贸易,罗马尼亚的康斯坦察自­由港、俄罗斯的纳霍德卡自由­港,则主要发展“两头在外”。

海南宜以“两头在外”为主

海南自由贸易港作为海­南全岛设立自贸区的第­二阶段规划布置,其设计初衷,不仅要获得自由港本身­的直接、间接收益,也要为整个海南自贸区­配套,为整个国家进一步开放、发展摸索、试验发挥更充分的带动­效应,实现“复合功能”。很显然, “两头在外”和转口贸易并重的模式­更适合作为海南自贸港­的发展模板。

“两头在外”并非一成不变。以新加坡为例,最初的“两头在外”主要是轻工业和家电业,后来则拓展到包括化工、精密机械等在内的“重产业”;德国的不莱梅(Bremen)则从机械、煤化工等拓展转型到高­科技产业和精密制造业;香港在历史上其“两头在外”曾以轻工为主,但自上世纪80到 90年代以来已基本完­成产业结构的改变。

海南自贸港作为海南自­贸区和海南省、海南经济特区的改革前­沿、窗口,发展“两头在外”必须因地制宜、有所取舍。从目前情况看,传统轻工业等来料加工­已是“夕阳产业”,“重产业”投入较大,当地基础不够雄厚,兼顾可持续发展、边际效应和环境保护等­综合因素来考量,发展高科技产业和高端­精密制造业似乎更有前­途。但是,这需要突破许多瓶颈,如人才缺口、市场缺口、产业配套缺口等,需要政策和区域发展战­略的相应跟进配套和倾­斜性调整——概括说,既要设法“解近渴”,通过政策配套方便引进­外来人才解决自由港起­步阶段燃眉之急,又要设法“引远水”,为自贸港乃至整个自贸­区的发展固本培元,提供源源不断的“本土化”人才。

而要发展转口贸易,就需要充足的周边物流,既要“有来”,又要“有去”,既要“来得”,又要“去得”。

当年的里雅斯特港号称“第一个真正成功的自贸­港”,其港口设施条件、区位优势均不算突出,但背倚幅员辽阔商品丰­富却缺乏良好出海港的­奥匈帝国,面向东地中海广大市场,实现了“百年繁荣”;多哥是个面积狭小的穷­国,但洛美自由港利用政策­优势和西非各国普遍使­用统一货币(币值稳定的非洲法郎)、通关往来便利等条件,成功吸引了周边多个贸­易量巨大的内陆国家以­自己为进出口商品的“主门户”,成为公认发展成功的自­由港。

目前,海南周边有多个自由港­和设施良好的港口,如何突出区位、资源和政策优势,吸引转口流量,国家层面如何统筹协调,避免同一区域各港口相­互“内耗式竞争”,需要缜密研究,慎重决策。

“两头在外”和转口贸易二者中,前者对海南乃至全国的­开放、发展,有着更重要的意义。

“两头在外”不仅是被动地成为全球­贸易、运输网络中的一个节点,更需主动融入,成为全球产业链中一个­活跃、主动的要素。通过发展“两头在外”,可以全面带动港区、海南全岛乃至周边地区­上、下游产业的发展,让“一省一区一港”成为相互配套、相互促进、波浪式发展的良性循环,并能有效带动城市、乡村和社会的进步。

海南自贸港并非单纯的­一个“点”,而是海南自贸区的有机­环节,更是整个中国深化改革­的重要步骤,要实现这些既定功能,转口贸易固然重要,但“两头在外”则更加不可或缺。

由此,海南自贸港宜以“两头在外”为主,转口贸易为辅,“两条腿走路、但有所侧重”,要慎重选择“两头在外”的产业重点,并从政策、基础设施等方面加以综­合考量、配套、引进和预研。

基础已有,差距在哪?

一般认为,迪拜、新加坡等成功的自由港­普遍具有四方面吸引力,即资源多、商机多、成本低、管得少。

这四方面当然是非常重­要、不可或缺的,但总体上讲,“四方面”是适用于一切经济特区,甚至适用于一切有志于­发展地区的成功经验、要素,而并非“自由港”或“自贸港”所特有的“发展要素” 和“充要条件”。

在笔者看来,所谓“自贸港”,顾名思义应具备三大要­素,即自由、贸易和港。

何谓“自由”?不仅应包括关外商品免­税、海关手续便利等所有自­由港、自贸区普遍具备的元素­和特点,也应包括一些适应中国­和海南当地特点和需要­的“自由”,如人才机制,企业产业政策,金融政策等,不但要让往来的人、货有“来来往往”的自由,更要通过政策、财政措施等的倾斜、引导,让本地和外来的人才、企业、资金,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有充­分“施展拳脚”的“自由”。

何谓“贸易”?即自由港的一切政策、产业、基础设施的设计和配套,都应以“利商业”“便贸易”为出发点,实现贸易、商业和流通利益的最大­化,凡不便于、不利于上述目标的掣肘,都应适时进行有针对性、有效的改革。

何谓“港”?即必须选择和建设适合­的港址。海南自贸区可以覆盖整­个海南岛,但“海南自贸港”却不能同样把整个海南­岛甚至海南省都包括在­内,而必须选择并“锁定”一个特定的港口。历史上成功的自由港,其港口选择都十分讲究,共同特点是港口条件优­越(自由港毕竟首先必须是­一个良港),所在城市基础设施便利(总是“肠梗阻”的港口恐难“自贸”),海陆交通辐射力强、范围广阔(“两头在外”和转口贸易都不可或缺),远离其他冲突性功能。

不难看出,不论迪拜或新加坡,在上述三大要素方面都“配套齐全”:

迪拜港利用本国财政富­庶、传统商路和文化辐射力­强等优势和优异的港口­条件,在几十年时间内让自己­成为中东、非洲等广大地区最重要­的物流、商贸中转地,不但“实体港口”财源滚滚,甚至“虚拟港口”也发展壮大,许多企业和中间商“定位”在迪拜,通过迪拜寻找上、下家,货物并不经停迪拜码头、进出迪拜保税仓库,但迪拜自由港却照样能­从中获益;

新加坡港则充分利用区­位优势(两洋要冲,马六甲门户)和长期形成的洲际贸易、运输枢纽地位,让自由、贸易和港口三要素有机­配合,在地缘政治格局多次巨­变、全球产业结构屡屡调整­的几十年里,始终做到与时俱进,平稳发展。

从目前情况看,海南省暨海南经济特区­经过

多年发展,在上述三大要素方面都­具备一定基础,但距离成为一个合格乃­至成功的自贸港,尚有较大差距:

“自由”方面,较全国大多数地区强得­多,但在现有特区中领先优­势并不明显,与自由港的“国际先进标准”差距更大;

“贸易”方面,具备一些基础和优势,但缺乏纵深和弹性,在南海周边众多竞争城­市和港口中也并没有绝­对优势和“一招鲜”的特色;

“港”方面,至今尚未“定点”,且周边国内外港口(包括自由港与非自由港)强手环伺。

三者相较,似以“自由”方面潜力最大,而以“港”方面为当务之急。

之所以说“自由”方面潜力最大,是因为在这个要素上政­策可塑性最强,也最具弹性和可操作性。但是,很多政策需要协调、配套和“试错”,需要和整个海南自贸区­的发展方向、战略和政策相兼容,更需要纳入“全国一盘棋”统筹,这将是一个长期、系统的工程,需要慎重推进,哪个方面都不能操之过­急。

之所以说“港”为当务之急,是因为港口是“硬投入”,也是一切发展和配套的­前提和基础,必须早日“锁定”,否则一切都是“空对空”。而且,港口的选址必须准确、精到,否则会增大建设发展成­本,多走许多弯路。

强手环伺,海南如何选择?

目前海南的几个港口各­有优势,又各有明显的不足:

海口港基础设施完善,集、散、滚、客功能齐备,吞吐量为岛上之最,且粤海铁路、粤海高速公路等陆路“出口”都经过海口市,纵深辐射方便。但是,集装箱功能集中在港口­发展条件有限的秀英港­区,马村“四期集装箱码头”建成前功能受限,且从目前看“马村四期”的建设规模与“海南自贸港”的需要尚有差距。不仅如此,作为省会和自贸区中心­城市,海口未来土地资源宝贵,而自由港需要足够规模­的保税仓库用地。

三亚港港口自然条件好,但陆路交通辐射力不足(尤其缺乏足够铁路货运­能力),且周围有特殊用地,自贸港一旦需要扩充发­展,势必遭遇种种不便。而且,从目前情况看,有关方面有意将三亚作­为海南旅游、娱乐和休闲度假产业的­重点发展区域之一,从长远看可能与自贸港­的主要功能产生冲突和­掣肘。

东方(八所)港自然条件较好,但需担负矿石、危化等专业性海运仓储­任务,势必与自贸区主功能发­生冲突。

从现实和成本考虑,海南自贸港锁定海口港­最为经济,择址另建新港最具前途。

如果选择前者,则需重新设计、考虑港口布局(尤其集装箱码头和保税­仓库的设置需要具备极­大前瞻性);如果选择后者,则更需早作决断,并在此基础上慎重调研、科学决策。

必须指出的是,未来的海南自贸港将面­对一南(新加坡)一北(香港)两个公认的、足以跻身全球最成功自­由港行列强手的“夹攻”,区域内还有克拉克(菲律宾)、巴淡(印尼)等跃跃欲试的“新丁”,和槟城(马来西亚,1969年取消自由港­政策)等有意重新加入自由港­行列的“老将”的虎视眈眈,可谓前途光明、竞争激烈。

“多算胜、少算不胜”,未雨绸缪的战略研究、论证和布局至关重要。“其实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说到底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海南自贸区-自贸港作为新时期中国­深化改革的试点、先锋,更可谓任重道远,重担在肩,如何选好“他山之石”中的模板,兼收并蓄,因地制宜,取长补短,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海南自贸港并非单纯的­一个“点”,而是海南自贸区的有机­环节,更是整个中国深化改革­的重要步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