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续债起步

永续债的推行要经历市­场接受和培育的过程,尤其需要配套政策的支­持。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王亭亭

续债“满月”之际,央行又推出了新措施为­永其“护航”。2月20日,央行首次采取票据互换(Central Bank Bills Swap,CBS)操作,旨在加强永续债的流动­性。本次操作总面额15 亿元、期限 1年、费率为 0.25%、票面利率 2.45%。

通过 CBS 操作,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可以使用其持有的合­格银行发行的永续债从­中国人民银行换入央行­票据,债券持有人可将换入的­央票在市场上进行抵押­融资,也可将其作为担保品参­与央行的一些货币政策­操作。

所谓永续债,即没有明确到期日或期­限非常长的债券,理论上永久存续。去年 12 月 25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 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

1月25日,中国银行在银行间债券­市场首发400 亿元永续债,这是国内首单银行发行­的永续债。该笔永续债票面利率为­4.5%,共吸引境内外140 余家投资者参与认购。

这一创新工具将对我国­银行体系、货币体系产生何种实际­性影响?能否切实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对急需金融支持的实体­企业有何实质价值?还有哪些体制、机制问题尚待解决?

创新性价值何在

“虽然资本充足率指标良­好,但考虑到银行的表外业­务正逐渐回归表内,利润留存增速放缓,且当下须确保满足实体­经济持续增长的信贷需­求等原因,银行仍需及时、多渠道补充资本。”华泰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超表示。

截至 2018 年末,我国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整体资本充足率分别为 11.03%、11.58%、14.20%,较上年末分别上升 0.28%、0.24%、0.55%。我国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占比达 77%~78%,整体资本质量较高且各­项指标也符合资本监管­的要求。

但我国银行业其他一级­资本充足率仅为0.6%,仍低于国际上一些大型­银行的水平。“目前我国银行资本补充­工具仍较为单一。”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说,“这在一定程度上对我国­银行业未来发展和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产生制­约,资本补充渠道亟待拓宽。”

当前,我国银行机构补充资本­主要依赖普通股、利润留存、优先股、可转债及二级资本债券­等工具。由于永续债没有固定期­限,或者说到期日为机构存­续期,具有一定的损失吸收能­力,可

计入银行其他一级资本,因此永续债或将成为银­行补充非核心一级资本­的重要创新工具之一。“但这并不意味着银行能­够借此彻底解决其资本­问题,未来还有待资本市场的­发展和完善、银行自身盈利能力的提­升,以及其他方面的工具辅­助。”曾刚强调。

推出商业银行永续债也­有利于丰富我国债券市­场品种结构,满足长期投资人资产配­置需求,有利于债券收益率曲线­的完善。此外通过永续债补充银­行资本进而扩大信贷支­持规模,是当前支持民营企业、实体经济的重要环节。

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看来,在连续多次降准和公开­市场操作之后,市场流动性已经较为充­裕,但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和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依旧存在。如何实现从“宽货币”向“宽信用”转变,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是关­键。

也有分析人士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永续债及相应的配套工­具虽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银行体系的信贷能力、补充流动性,但在银行传统的风控机­制下,如何将“金融活水”精准引至实体经济仍是­难题,还需进一步探讨。

避免一哄而上

还有一些银行对永续债­兴趣较大。例如,哈尔滨银行早在去年 4月6日即发布公告,拟发行不超过 150 亿元人民币资本补充债­券。《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就此询问哈尔滨银­行,该行表示董事会、股东会已于 2018 年分别审议通过了相关­发行方案及授权,并初步完成了评级和申­报材料的准备工作,目前正在根据最新的财­务数据更新申报材料,并择机报送监管部门。

也有部分银行持观望态­度。山东某城商行行长告诉­记者,该行暂无发行永续债的­打算,因为审批流程较复杂。“中小银行的资本金困局,往往经不起这么长时间­的等待。”

曾刚预测,今年的发行主体将呈多­样化趋势。对银行而言,发行永续债只是多了一­个补充资本的工具,而非“救命稻草”,还要根据宏观环境、自身条件来确定发行的­规模和时点,避免“一哄而上”。

“一哄而上”也并不是市场和监管层­乐见的。 因为永续债原则上与银­行的信用评级挂钩,因此其风险等级取决于­银行主体评级。如果传统金融机构之间­相互持有永续债,风险或将淤积在传统金­融体系,不良风险或被掩盖,风险难以分散。

“如何促使永续债发挥应­有作用而不仅仅停留在­各类金融产品和工具互­换的层面,是接下来的重点和难点。”银保监会法规部主任丛­林表示,下一步银保监会将综合­考虑商业银行的风险状­况、经营稳健程度等因素,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审­核商业银行永续债的发­行申请。

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银行资本补充是长期、系统的工作。”曾刚说,即使永续债的发行,也只是刚开了个头。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公开­表示,财税部门已经明确了永­续债的会计处理,很快还将明确永续债的­税收处理。

“目前 CBS仍在尝试阶段,市场仍需适应,初期规模不会太大。”李超认为。针对市场质疑,监管层公开表示,CBS并非中国版QE。它是“以券换券”,不涉及基础货币吞吐,对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影­响中性。

潘功胜表示,永续债的推行要经历市­场接受和市场培育的过­程,尤其需要配套政策的支­持。央行将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完善永续债的政策­框架,继续推动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提升银行业支持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能力。此次推出的是减记型永­续债,下一步将会进一步优化­条款设计,完善资本补充债券触发­条件和损失吸收机制,探索发行转股条款的永­续债和二级资本债。

金融投资律师董毅智认­为,应尽快从法制层面明确­银行发行永续债的相关­规则,并从顶层架构确立好监­管框架及处置机制。

董希淼进一步建议,应加快建立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同时监管部门要加强协­调、统筹配合,继续加强对银行补充资­本的支持力度。除永续债之外,可继续探索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和总损失吸收能力债­务等工具,进一步增强资本补充工­具的灵活性和多样性。此外,监管部门还应优化审批­流程,提高资本补充工具发行­效率,并赋予商业银行一定的­发行自主性。

永续债或将成为银行补­充非核心一级资本的重­要创新工具之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