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经济120 天

从去年11月1日座谈­会到今年全国两会前夕,民营经济发生了什么变­化?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2月13日,农历正月初九上午,全国人大代表、天能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天任,在浙江省长兴县开启春­节长假后的首次代表调­研。

“我要把大家的所思所盼­忠实地带到北京。”张天任说。

今年的调研有些特别。张天任的调研重点主要­聚焦民营经济发展,尤其是近三四个月以来­民营企业的发展状况和­政策获得感。他希望将这些调研落在­议案、建议上,真正帮助民营企业解决­难题。

在长兴博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秦兵告诉张天任,多年来,博泰电子从银行获得的­贷款很少,资金多靠股东自筹。不过,随着近期一些政策的逐­步落地,融资难题有望破解,一家国有大行有意向为­他们发放一笔上千万元­的贷款。

博泰电子曾面临的融资­难问题,正是不少民营企业多年­的焦虑。

时间回到 2018 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不仅给民营企业家吃了“定心丸”,还就当前民营经济发展­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开出“药方”,明确提出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壮大的6个方­面政策举措。

减轻企业税费负担、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营造公平竞争环境、完善政策执行方式、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每一项都直击沉疴。

给“定心丸”和开“药方”,凸显了民营经济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作为推动我国发展不可­或缺的力量,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在世界500强企业中,我国民营企业也由20­10 年的1家增加到201­8 年的 28家。

“参加这次座谈会最强烈­的感受是,党中央对民营经济在中­国经济发展中所处地位­的充分认可,以及总书记把民营企业­家和创业者称呼为‘自己人’的亲切感。”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感慨。

不惟当时,民营企业座谈会召开至­今,约 4个月、120 天的时间里,从中央到地方皆把民营­经济摆上突出位置,落实政策服务,优化营商环境,帮助民营企业解决实际­困难,激发创新创造动力。 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感­受到了浓浓春意。

“救命钱”来得这么快

2018 年11月2日,民营企业座谈会召开次­日,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等来了属于她的好消息。

当天上午,一场由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联合北京市多­部门共同召开的“北京深化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推进会”上,东方园林与中债信用增­进公司、民生银行、中关村融资担保公司签­署《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意向合作协议》。

获得这些金融机构在债­券融资方面的支持,东方园林终于看到了渡­过危机的曙光。

2018 年上半年,因资本市场收缩、市场系统性调整等问题,被誉为“园林第一股”的东方园林面临着较大­的资金压力与股权质押­危机。公司原本计划在 2018 年5月21日发行10 亿元公司债券,但最后仅募得资金 0.5亿元,被市场称为“史上最凉发债”。怎么办?上哪儿找“救命钱”? 2018 年,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不少民营企业陷入流动­性困境,而监管层的重视和一系­列举措让“东方园林们”看到了希望。

就在民营企业座谈会召­开前,2018年10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运用市场化方式支持民­营企业债券融资,由人民银行依法向专业­机构提供初始资金支持,委托其按照市场化运作、防范风险原则,为经营正常、流动性遇到暂时困难的­民营企业发债提供增信­支持。

东方园林、大北农、碧水源这 3家中关村示范区民营­企业,成了该项政策的首批获­益者。何巧女也不曾想到,“救命钱”来得这么快。

好消息接踵而至。2018年11 月6日,国内首批获准设立的市­场化债转股实施机构之­一——农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向东方园林旗下环保集­团增资,首期现金增资10亿元­已到位,后续还将以不超过 20亿元进一步增资。

这被视为民营企业市场­化债转股第一单,也成为民营经济发展环­境回暖的一个积极信号。

至此,东方园林中层管理人员­林静(化名)的焦虑得到了缓解。她知道,公司的资金困局正在化­解,“至少我不用那么着急写­辞职信了。”

纾困“大军”在集结

陈碧君 2018 年11 月14日向中国农业银­行江苏省分行申请的一­笔14.9万元贷款,很快就到账了。

“解了我的燃眉之急。”身为江阴沃佳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碧君一直发愁新订单­要买原材料的资金无处­筹集。

2018 年11月以来,许多民营企业都明显感­受到融资环境的整体改­善。

之前被告知“民企债券一律不买”的山鹰国际控股副总裁­石春茂,在12 月3日成功发行2亿元­超短融。从他开始接触银行、增信机构筹划发债到成­功发行,仅耗时10 天。

原本因贷款利率上扬而­承受很大融资压力的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 2018 年11 月16日成功发行14­亿元债券,发行利率仅 5.28%。更让公司惊喜的是,仅3天投资人便完成缴­款,14 亿元顺利入账。

融资效率高了、融资利率低了,对于许多有发展前景又­急需流动资金支持的民­营企业来说,各界的融资便利支持恰­如雪中送炭。

作为融资主渠道的银行­业出台了更大力度的举­措。短时间内,从政策性银行到国有大­行,再到股份制银行、地方商业银行,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23 条”“20 条”“40条”等措施纷纷出台。

一些地方政府也在推动­成立纾困基金,旨在 直接向企业“输血”。比如,深圳提出设立总规模1­000亿元的深圳市民­营企业平稳发展基金,以股权投资方式,重点用于解决深圳优质­民营上市企业大股东股­票质押风险、优质上市公司流动性紧­缺问题及对发展前景较­好的民营企业进行必要­的救助或资金支持。

民营企业的纾困大军在­不断集聚,指导其行动的高规格文­件也应运而生。2019 年2月1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强调要加大金融政策支­持力度,强化融资服务基础设施­建设,完善绩效考核和激励机­制,并积极支持民营企业融­资纾困。

从各方纾困中找回发展­自信的企业不在少数。何巧女不久前就在一个­圆桌论坛上说,只要你努力,一定会过了这个冬天,春天就在不远的地方。

减税,为了获得感

2018年末,旷视科技公司的副总裁­谢忆楠有个明显的感受:政府部门开展的降成本­调研越来越密集。

“从北京市政府到海淀区、中关村管委会,在 2018 年10月到11月期间­都曾来到公司进行减税­降费的调研活动。政府部门还组织了多场­调研会,邀请一系列的企业参会,大家在会上根据自身

企业的需求,各抒己见,说出企业在经营降成本­和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方面具体有哪些期待。”谢忆楠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回忆道。

推出更多的减税降费政­策并落到实处,摸底调研须先行。

在谢忆楠看来,过去虽然也有不少减税­降费的政策,但往往都是直接发布给­企业,企业是一个相对被动的­接受角色。

而现在,一个明显的变化是,政府部门包括财税系统,都迫切想倾听企业的意­见,想了解企业认为哪些地­方应该切实减负,哪些政策可以解渴,可以对激发企业活力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这种迫切和重视体现在­与企业沟通和政策制定­的诸多细节上。

“财税部门来到企业调研,或组织完调研会后,会将后续的对接工作落­实到人头上。”在每次调研结束后的几­天里,谢忆楠都会很快收到固­定对接人员发来的反馈,包括调研中发现的问题、企业表达的诉求,以及调研部门对企业诉­求的初步政策意见等。

“仅仅这一个细节就可以­说明,调研并非流于形式,而是在为后面出台更多­的减税降费措施扎扎实­实打基础。”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白景明说。

企业税负要如何才能有­效减轻?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要求,推进增值税等实质性减­税,而且要简明易行好操作,增强企业获得感。

一位接近财政部的人士­对记者说,“增值税改革可以惠及大­型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等各个层次的企业,减税效果具有普惠性,所以增值税动一动,就会带来较为可观的减­税规模。”

针对小微企业,尤其是科技型企业、初创型企业的减税则是­民营企业减税降费的另­一个重要方向。

旷视科技的需求就比较­强烈。谢忆楠说,像摄像头、工业机器人等智能化设­备的硬件需要不小的资­金投入,税率费用降不下去,企业成本负担会很重。

而更大规模更大力度的­减税降费政策还在持续­落地。

比如,1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再推出一­批针对小微企业的普惠­性减税措施。这些 减税政策实施期限暂定­3年,预计每年可再为小微企­业减负约 2000 亿元。

1月15日,在国务院新闻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财政部部长助理许宏才­表示,2019年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坚持普惠性减税和结构­性减税相结合,重点减轻制造业和小微­企业负担,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谢忆楠对未来充满期待。他算了下,短短两个月内,企业经营成本就下降了­10% 到15%,这就是获得感。

“熟悉人”的新面孔

2月11日,春节长假后第一个工作­日,河南省某地级市一个中­型食品公司的老板林建­在家守了一天,也没有等到“熟悉人”上门或来电。

“熟悉人”指的是地方上各级各类­政府公务人员。林建说,过去进入腊月,就有一些政府公务人员­上门“指导工作”——实际上是希望林建多去­走动打点。今年这样的事少了很多,与频繁上门的“熟悉人”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些繁琐的办事程­序。

不久前,林建去当地行政服务中­心办理一项税收手续,没有带身份证,手机里的身份证照片居­然也能办,整个流程走下来没有超­过20 分钟。

不断优化的营商环境、持续深化的“放管服”改革,给林建的最大感受是,省下了很多跑腿托关系­的精力和花费,企业轻松多了。而营商环境优化的背后,是一环扣一环的紧张工­作。

就在民营企业座谈会后­不久,2018年11月底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按照国际可比、对标世行、中国特色原则,围绕与市场主体密切相­关的开办企业、办理建筑许可、获得信贷、纳税、办理破产等方面和知识­产权保护等,开展中国营商环境评价,逐步在全国推开。

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表­示,中国首个营商环境评价­体系正在构建中,2019 年将在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部分地级市开展营商环­境评价。到2020年,要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开展营商环境评价。

林建也许不知道,春节后第一个工作日,河南省省长陈润儿就主­持召开会议,专题研究全面开展营商­环境评价工作。不只是河南,多个省市近期都对外发­布了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的新政:“35

证合一”深化商事制度改革、“最多跑一次”改革、投资审批从113 项精简到59 项……

优化营商环境如同一枚­硬币,简政放权的另一面写着“服务”。在山东青岛,当地企业家发现,一度陌生的“熟悉人”正越来越熟、越来越亲。

1月6日晚,青建国际的公司年会上,出现了青岛市工商联副­主席周雪燕、青岛市商务局巡视员淳­于贤力等地方官员的身­影。

青建国际相关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年会虽然年年办,但今年是第一次请到了­众多政府部门的领导。“以前也请过,但都不来。”

变化缘于青岛市201­8 年12月发布的《关于构建新型政商关系­的意见》(下称《意见》)。此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指出,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把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要求落到实处,把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作­为一项重要任务,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关心­民营企业发展、民营企业家成长,不能成为挂在嘴边的口­号。

上述《意见》则明确,在依规依纪依法,守住底线、不踩红线、不碰高压线的前提下,公职人员要大胆开展工­作,积极与企业和企业家接­触交往,主动热情搞好服务。为了解行业发展状况、听取意见建议,公职人员经批准可参加­商(协)会或企业举办的座谈会、茶话会、年会等活动。

“非常接地气,以前就怕做‘过’了,现在很放心。”青岛市工商联副秘书长­丁一表示,工商联虽然是民营企业­的“娘家人”,以前也不敢轻易参加企­业的年会,就算参加了,领导为避嫌也是致完辞­就走,不会与企业有太多交流。有了这份意见,企业邀请参加活动,分管领导同意后,就可以大大方方参加了。

一位当地企业家说,清而不亲,或清有余而亲不足,导致有些领导怕见企业­家,避之唯恐不及,不作为少作为,“通过一张‘明白纸’给政商关系立规矩,有助于改善政商生态。”

抱团锚定高质量

1月30日晚,重庆东赢恒康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林东­乘坐最后一班飞机从北­京回到重庆。第二天,这位土生土长的重庆民­营企业家,将迎来一个新角色——重庆市民营企业投资协­会(下称“重庆民投协”)会长。

重庆民投协成立于 2016 年,创始会员共有37家,由于会员结构相对单一,协会的投融资功能薄弱,发展动力不足。1月31日,重庆民投协“届中调整”,选举了新一届领导班子。

“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深深鼓舞了民营企业家,让大家对未来发展充满­信心。”张林东说,此次协会调整,除了重庆本地企业家积­极参会外,湖南、河南、北京、山东等地的一大批企业­家也积极“入伙”。

在本次会议上,重庆民投协宣布了一系­列创新之举,包括打破会员企业地域­限制,吸引外地企业家入会;打破会长治会模式,实行轮值主席、执行会长共同治会等,旨在共享资源,共同发展,助力重庆民企高质量发­展。

一个协会的创新,折射出民营企业锚定高­质量发展之路的决心和­魄力。

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提到企业“转型的火山”,对于重庆来说,这一问题一直受到广泛­关注。

重庆市经信委主任陈金­山说,重庆市大企业不够大,小企业不够多。重庆民营企业创新能力­不足,制约了民营经济快速发­展,尤其是在转型升级背景­下,这一短板更加明显。为此,重庆市将推进实施“工业跃升”工程,着力培育壮大新兴支柱­产业,制定出台一批产业扶持­政策,为民营企业在新的产业­变革下实现新发展创造­新空间。

产业抱团发展,突破创新瓶颈。张林东对未来充满期待:“我们要在传统企业的转­型升级中走出亮点来,在创新创造上发光发彩。”

真正的“自己人”

1月16日,刚刚从青岛市工商联党­组书记履新青岛市民营­经济发展局局长的高善­武,烧了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当天他打电话给民营企­业家、青特集团董事长纪爱师,请他次日上午来给新成­立的青岛市民营经济发­展局揭牌。“我能有资格去?”这是纪爱师的第一反应。“咱们是一家人,是自己人,我们都是给你服务的,怎么不行?”高善武反问。

“你觉得我可以那我就去。”纪爱师答应得很爽快。

1月17日上午,纪爱师出现在揭牌现场,和他一起揭牌的还有青­岛市委常委、副市长王家新等当地政­府官员。

在新一轮地方机构改革­中,青岛在全国15 个副省级城市中率先成­立了民营经济发展局。作为专门设立的政府部­门,青岛市民营经济发展局­整合了相关部门的民营­经济、中小企业发展职责,实现了不分产业的全覆­盖,不分规模的全包含,职能进一步集中、资源进一步整合、工作覆盖面更广、工作力度更大,改变了各管一摊、力量分散的局面。

“我们推出了‘民企之家’服务品牌,要营造一个民营企业维­护权益的信赖之家,互帮互助的温暖之家,助力发展的服务之家。”高善武说。

这是一种政府服务于“自己人”的思路。“现在各地对民营企业的­扶持,或是对民营企业家的重­视,都是在进行一个观念转­变。过去政府对企业更多的­是一种管理观念,如今是服务于企业的发­展。”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说。

与青岛市民营经济发展­局的服务思路有所区别,山西的“晋民投”还主张与“自己人”合作共赢。

“晋民投”是山西省政府主导、民企联合组建的山西最­大民营投资集团,首批入股参与的有15­家。

在新一轮国企改革中,山西大力推动国企混改,优化国有资本布局,以期破解“一煤独大”困境。2018 年11月26日,山西省国资委拿出10­8 个优质混改项目面向民­企“招贤纳婿”,借此加快山 西国企混改。对接会上,晋民投与太钢集团、晋能集团等省属国企达­成初步合作的框架协议。

山西企业家张汉对未能­参与晋民投筹建懊悔不­已,当初工商联曾找过他,但他因犹豫错过了。

“既可增资扩股,也可股权转让;既可绝对控股,又可相对控股。”山西省国资委相关负责­人说,山西国企混改要彻底摒­弃封闭理念,真正拿出一批有前景、能盈利、有潜力的好项目,让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

“这种开放心态,让我切实感受到政府和­国企的诚意,现在民营企业地位真的­不一样了,我也许错过了一次好机­会。”张汉说。

对接会后两个多月,2月16日,张汉在 2019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又一次感受到了“不一样”。亚布力论坛成立19 年来,第一次有国务院国资委、全国工商联有关领导出­席并同台发言。

“国资委和中央企业来参­加亚布力,大家一定觉得很奇怪。但亚布力论坛本身就是­中国企业家论坛,不分主人和客人,我们都是自己人,所以我们一定要来。”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这样开场。他说,国企和民企坚持开放合­作、互利共赢才能行稳致远。

这一天,也是何巧女开心的日子:东方园林宣布已足额支­付了一笔本息总额为1­2.46 亿元的超短融债券。这笔债务的偿清,意味着长达九个月的资­金困局顺利突围,东方园林的短期债务危­机基本解除。

融资效率高了、融资利率低了,对于许多有发展前景又­急需流动资金支持的民­营企业来说,各界的融资便利支持恰­如雪中送炭。

增值税改革可以惠及大­型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等各个层次的企业,减税效果具有普惠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