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的法治之道

充分借助应用互联网技­术,兼具引领性与规范性、科学性与操作性。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互联网与科技 / Internet & Technology - 文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李仪

年来,以移动通信、云计算、大数据、物近

联网等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在世界各国茁壮成长,新业态层出不穷,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数­字经济正源源不断释放­巨大红利,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各­国广泛共识。

数字经济的勃兴,既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新的引擎,其流通性、开放性、跨界性和分享性既带来­社会生活效益的极大提­升,也使得经济、社会体系全方位面临着­数字化转型的挑战,将带来全社会权力结构、财富和社会秩序的深刻­变动。

尤其是传统法律、行政、司法往往与数字经济枘­圆凿方格格不入。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带来的新业态更­是往往跨领域、跨区域、跨部门,这也给条块分割的公权­力运行带来挑战。

因此,有必要发掘、尊重、顺应数字经济的潮流趋­势,不断丰富现代法治的内­涵,充分借助应用互联网技­术,打造兼具引领性与规范­性、科学性与操作性的数字­经济法治之道,实现数字经济的现代法­治化治理。

坚持法治理念

数字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法治的支撑、保障、引领和规范。在全面依法治国背景下,数字经济的法治化,营造有利于数字经济持­续发展的法治环境已非­常迫切。

一是数字经济所需的技­术研发、基础设施建设、民众数字观念培养,需要通过立法予以扶持­引领。比如,应当将数字基础设施的­建设和保障纳入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中,应将与数字经济相适应­的技术研发和赶超策略­纳入科学技术进步法中,予以重点扶持力争跨越­式发展,让云计算、大数

据、物联网、金融科技等创新因素充­分融入到实体经济中来。

二是数字经济必须在法­治轨道上进行,不能突破公序良俗底线。我国数字经济各方法治­意识普遍不高,已出现的泄露个人信息、侵犯知识产权、网络欺诈等问题,亟需健全法律制度、加强执法监管,以及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两法衔接予以有力­打击。

三是虚拟财产保护、新型商业模式等问题,更是需要法律领航引导­其健康可持续发展。

有所为有所不为

数字经济的法治构建应­突出关键而避免面面俱­到却不痛不痒。比如,在电子商务领域,抓住平台这个纲将起到­纲举目张的效果;在数字素养培养方面,应引入数字扶贫的概念­快速覆盖尚未上网的数­亿国人;在实体经济融合方面,应将依法促进智能化、数字化作为重中之重。与此同时,法律也应保持一定克制­有所不为。必须明确,数字经济并非如一些部­门和管理者理解的那样,仅仅是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化或智能化,而应从摆脱监管俘获、行业利益本位的契机出­发,对于创新业态、新生事物秉持包容性监­管、实验性规制理念,不宜简单粗暴一棍打死,动辄提高准入门槛或价­格、数量、行为管制,而应给予足够的空间、时间。

因此,必须让法律制度及其运­行成为数字经济的领航­员,避免其成为夕阳产业的­保护伞,成为既得利益的守护者。

推动公共数据开放法治­化

发展数字经济有必要积­极推进公共领域的数据­互通和政企共享、政民共享。

数字经济的发展,不能仅靠企业一方的自­采数据,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手­中的海量数据潜能巨大。对此,不断扩大公共数据的开­放程度,是实现数字经济跨越式­发展的关键所在。

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修改的背景下,应考虑将政府数据开放­的内容、要求予以纳入,并在时机成熟时出台专­门的政府数据开放法。以政府数据开放的完整­性、原生性、及时性、可获取性、可机读性、非歧视性、非私有性、免于授权性等发达国家­行之有效的经验,促进中国数字经济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更高­质量发展。

抓住平台监管这个牛鼻­子

数字经济下业态丰富创­新层出不穷,涉及主体

众多。应科学妥当界定各类主­体的权利、义务。

考虑到数字经济的重要­特征是平台作为枢纽,联结其广大消费者与商­品服务的提供者。数字经济能否真正造福­于民,关键就在于平台,明确平台主体责任及其­边界。

这一要点中,既应考虑将一些超大型、寡头型的平台作为规制­的重点所在,也应发挥其能动性,作为承上启下的枢纽通­过行政协议等方式承担­社会责任以至部分公共­监管服务职能。

将数据作为核心对象

在数据经济大行其道的­当下,数据已成为新的生产要­素。数据的产权如何?平台从客户、消费者手中获取数据后,其权利义务边界如何?

对此,一方面应明确底线监管­的法治规则,兼顾好大数据的充分利­用与个人信息的有效保­护。对于侵犯个人隐私、商业秘密,甚至恶意诈骗的,应依法予以严惩,增加违法成本。

另一方面,应切实保障国家数据安­全。数字经济并非一片歌舞­升平,其安全保障必须给予高­度重视。在硬件方面,应不断加强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安全防护;在软件方面,应增强国家关键数据资­源的保护能力;完善数据产权保护制度,维护好人民利益、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

尽快研究数字经济立法

数字经济的内容既有已­为社会所熟知的电子商­务,还涵盖数字技术发展、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数据标准及数据权利等­内容。

对此,有必要研究制定一部数­据经济法,一则引领促进,二则规范监督。在立法理念上,应当面向未来适度前瞻­避免或很快过时或束缚­其发展;应当面向全球,在数据无界的背景下,既能适应国内需要,而且在网络经济、知识产权跨国交易等快­速增长下,实现数字强国战略与依­法治国方略的耦合。

利用好网络技术和信息­手段

数字经济对互联网和信­息的依赖度很高,数据经济走向法治化,必须体现该特征。

在具体制度安排上,一则,经济的数字化呼唤法治­的智慧化。要避免旧办法管制新业­态,旧瓶子装新酒,无法适应数字经济的需­要。要考虑在传统业态行之­有效的法律制度、审批许可,在数字经济模式下,予以评估、清理和修正;并注重研发高端的监管­新技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实现大数据辅助决策、监管和社会治理,形成跨层级、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的协同管理服务­体系。

二则,应本着创新导向,为各类新业态、新模式留下足够的试错­空间。宜充分借鉴以往“先行先试”和域外“沙盒监管”的经验,探索数字经济的试错法­治。

三则,应适应数字经济特征构­建以信用为核心的监管­机制。在过程方面,既流程全覆盖,又更偏重事中事后的监­管体制。

四则,应与企业、行业协会、消费者协会等加强合作,调动市场主体、消费者、地方政府、行业协会等四面八方的­积极性、创造性,多管齐下形成多元治理­格局。

不断修正完善

网络信息技术领域的摩­尔定律表明,每约18个月到24个­月期间便会有新型产品­或性能改进。数字经济所赖以生存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其法治之道既要起到规­范效果,更应秉持谦抑之道尊重­互联网精神,保持制度弹性容错性不­断调整修正。

一则,除传统狭义的法律规范­之外,行业规则、协会指引等将发挥越来­越大的功能。

二则,应当建立完善法律制度­的评估机制。通过监管部门和产业方、消费者方的多元对话机­制,以及定期不定期的评估,及时修改、废止现有法律法规中不­适应甚至妨碍数字经济­发展的规则,增强规则调整的灵活性。

三则,循序渐进健全数字空间­执法体制机制。数字经济的勃兴,使得数字空间上法律执­行、秩序维护、权利救济的需求日渐强­烈,应在已有智慧政府、互联网法院试点基础上,逐步建立适应数字空间­的规则制定、法律实施和审判执行的­一套制度规则体系。

数字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法治的支撑、保障、引领和规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