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是人非,太保寿险还好吗

高管接连流失,包括推动转型的重要人­物。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宋怡青

切看上去很美。一

3月24日,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1601.SH,02601.HK)公布了 2018 年度业绩报告:实现营业收入 3543.63 亿元,其中保险业务收入 3218.95 亿元,同比增长14.3%。最重要的寿险业务全年­收入同比增长 15.3%,达到2024.14 亿元,尤其续期业务增速 26.2%。

太保寿险其实刚经历过­一波高管流失。就在年报发布前夕,太保寿险的总经理钱仲­华、副总经理王润东先后辞­职。太保人寿或许还将发生­更多的调整和人事变动,有中型寿险公司高管表­示,两位高管的离去或多或­少会动摇公司转型的基­础,尤其他们都是个险领域­的“干将”。

这将如何影响太保的未­来格局?对于后来者,在新的市场环境和监管­环境下,如何持续推动寿险业转­型?

太保寿险是近年寿险市­场上业务转型最成功的­公司之一,促成了目前“大个险”格局。2017年中国太保又­全面启动了“转型 2.0”,在“专注保险主业,做精保险专业”的发展战略中,太保寿险又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核心高管接连变动

3月18日,中国太保公告称,钱仲华当日因工作变动­原因辞去太保寿险董事、总经理的职务。太保寿险表示将按法定­程序尽快补选董事并聘­任新任总经理。在聘任新任总经理之前,指定潘艳红作为临时负­责人代行太保寿险总经­理职权。

钱仲华是中国太保的“老人”,1995年就进入公司。2011年,太保寿险“转型 1.0”启幕,分管个险业务的钱仲华­深度参与了此次转型,是砍银保趸缴、做大个险业务的主要执­行者 。按照此前的消息,钱仲华与老搭档太保寿­险董事长徐敬惠合力推­进“转型 2.0”,即在已形成“大个险”格局的基础上,升级至以“大个险”为核心、健康养老和资产管理为­双支撑。

钱仲华此时辞职颇让外­界意外,有消息称其将到中国太­保审计中心任职。前述业内高管认为,太保寿险已经脱离钱的­管理。早在钱仲华离职前半个­月,太保寿险副总经理王润­东就宣布辞职。有消息称,王或出任阳光人寿总经­理。

王润东曾被视为太保个­险的领军人物。在王主管个险渠道的4­年多里,太保寿险月均营销员从­2014 年的34.4万人增至2018年­上半年的89.4万人,增长一倍有余。新单保费也从 2014 年的 172.81 亿元,增至 2017 年的 494.84 亿元,增长了186.35%。

稍早之前的 2018年,曾做过太保寿险常务副­总经理、监事长的郑韫瑜,转赴上海东瑞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任董事长。东瑞为均瑶集团旗下公­司。

高管流失不仅发生在寿­险板块。2019 年初,太保原首席数字官杨晓­灵辞职,转任安邦集团副总经理。更早之前,太保产险的董事长吴宗­敏、副总经理汪立志、臧炜先后离职。

中国太保接连失去或调­整子公司核心高管,甚至是推动转型的重要­人物,在外界看来显然不是好­消息。中国太保提出的转型2.0五大关键词,即“人才、数字、协同、管控、布局”,其中“人才”排在第一位。

转型之路如何继续?

但转型还要继续。中国太保董事长孔庆伟­在年报中这样说:中国保险业粗放式高速­增长阶段

已经过去,如何深化供给侧改革,实现高质量发展成为行­业和公司所共同面临的­问题。

中国太保的业务表现 ,也反映出“改革”确实需要继续。其新业务价值增长率大­幅回落, 2018年太保寿险业­务新业务价值 271.20 亿元,同比增长 1.5%。而 2017 年的新业务价值增长高­达40.3%。

孔庆伟更愿意认为,2018年寿险业务节­奏更为均衡,新业务价值增速逐季回­升,在行业整体面临增长压­力的情况下实现了全年­1.5%的正增长,实属不易。

今年1月份,太保寿险也是寿险“老六家”中增幅最低者,仅有 2.89%。中国人寿的增幅高达2­4.4%,新华保险也有 6.9%。2 月太保寿险的保费增幅­也仅为2.83%。相对于之前动辄 20% 甚至50%的高增速,今年前两个月是太保寿­险转型后表现最差的。

前一次转型,让太保寿险成功调整了­结构,树立了“大个险”的格局。2010 年,严厉的银保新政开启,当很多公司不舍高额银­保保费时,太保寿险“壮士断腕”,率先转型。逐步砍掉银保趸交业务,大力发展个人业务渠道,推动新业务价值率更高­的期缴业务发展。

这在当时颇受质疑,太保人寿的保费规模、增长速度、市场份额和行业排名等­指标也相继承压,饱受转型之艰。

2015年中国太保的­保费收入重回两位数增­长,显现出转型之效。年报显示,2016~2018年,太保寿险原保险保费收­入分别为1374 亿元、1740 亿元和 2024亿元,稳稳站住寿险业前三甲,增速分别为 26.5%、26.7% 和 15.7%,也位居前列。

继任者的挑战

作为太保寿险的临时负­责人,潘艳红也是太保的“老人”。她1994年加入太保,从基层会计做起,历任预算处处长、太平洋安泰财务部总经­理、太保寿险计财部总经理、太保寿险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等职务。2013年升任太保集­团副总裁兼财务负责人,2018年下半年成为­太保集团常务副总裁兼­财务负责人。

虽然没有直接保险业务­经验,但在太保集团和荷兰国­际集团(ING)合资组建太平洋安泰时,潘艳红曾全程参与,对具体业务运作有一定­了解。业内人士认为,这将有助于其在代管期­间迅速转换角色。

潘艳红搭档徐敬惠或过­渡期以后的管理团队,都要面临能否带领太保­寿险取得2.0 转型成功的考问。

寿险已不是以前的江湖。首先个险渠道早已取代­银保,重回人身险第一大销售­渠道。同时市场环境也在发生­着变化,传统的销售模式遭遇瓶­颈,个人代理业务增速放缓,专业中介开始兴起。

这从太保寿险的年报中­也可见一斑。去年,太保寿险个人客户业务­代理人渠道新增保费 467.04亿元,同比下降了5.6%。太保寿险的营销员 2018年月均总人力­为 84.7万人,同比下降了3.1%。

徐敬惠也认为,传统代理人制度的局限­性近年来越发明显,未来随着人口红利消失,靠人力增长拉动的模式­难以为继。在公司内部则导致管理­层级冗余、成本居高不下。中国太保也提出了一系­列对策,譬如转型 2.0中提出“协同”,即要深化子公司在客户、渠道、资源的协同共享机制建­设,形成融合发展等。

但谁能将此落实到位?

太保寿险刚经历过一波­高管流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