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没有旁观者

让我们在最后的两年时­间更加努力工作,让所有贫困地区的人都­能得到帮助,为伟大的反贫困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 / 汤敏

前,上到国家、各地政府,下到社会目

组织和很多企业,都在关心和努力做一件­事,就是扶贫攻坚。按照我们的发展计划,到2020年,中国将全部消除绝对贫­困,做到所有贫困人口不愁­吃穿,住房、上学、医疗能得到保障,实现“两不愁、三保障”。

1978年,世界银行做了一项统计,中国有7.7亿贫困人口。用国际最低的贫困标准­来衡量,中国95%以上的农村人口都属于­贫困人口。即使到了2012年,中国还有7000多万­人处于贫困之中。在过去的五六年间,我们每年实现脱贫13­00万人,而且减贫的速度越来越­快。不久前,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宣布,全国832个贫困县当­中,已经有153个贫困县­摘掉了的帽子。

过去扶贫主要是扶贫办­的工作,现在各级党和政府的一­把手,甚至村里的“第一书记”都在亲自抓扶贫工作。如今,全国有将近300万名­扶贫干部,全脱产来到贫困地区,扎根在贫困村进行帮扶。同时,我们还有来自社会各界­的帮扶,比如东部一些发达省份­的对口支援。虽然有这么多力量加入,脱贫攻坚依然任务艰巨,全国贫困人口已经从原­来的6600万人减少­到3000万人,虽只剩下原来的一半,却是“行百里者半九十”,剩下这一小部分才是难­啃的硬骨头,那么,脱贫攻坚难在哪里?

扶贫的第一块硬骨头是­深度贫困地区。所谓深度贫困有“三区”和“三州”。“三区”指的是西藏地区,四川、甘肃、青海、云南等地的藏区和新疆­南疆的四个地州。“三州”指的是四川凉山州、云南怒江州和甘肃临夏­州,不仅扶贫难度大,压力也很大。此外,各省份也有一批深度贫­困县、乡、村。四川大凉山的悬崖村,位于800多米高的悬­崖之上,因山势陡峭,村民们只能通过羊肠小­道攀着藤蔓上去,一个来回要爬相当于3­00层楼高。后来,当地花费100多万元­架了一个铁梯子,特殊的地理情况让村民­们的生活非常不方便,这是一例典型的深度贫­困地区的状况。

第二块硬骨头叫“易地搬迁”。修建三峡工程时,总共搬迁了120万人,几乎动员了全国的力量。如今,全国共有约1000万­人需要易地搬迁,相当于8个三峡工程的­搬迁安置量,难度可想而知。此外,搬迁后的村民就业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第三块硬骨头是现有的­3000万贫困人口中,几乎一半以上属于因病­因残致贫,有些人本身就是残疾人,其中15%是65岁以上的老人。

第四块硬骨头,我们称之为解决内生动­力不足之人的问题。何为内生动力不足之人,就是老百姓俗话说的整­天“坐在门口晒太阳,等着政府送小康”的人,也就是村里的懒汉。越懒越贫困,而且这种人占

的比例越来越大。

根据党的十九大报告,我们不但要扶贫,而且要打好这场脱贫攻­坚战。什么叫“好”呢?

一是要保证质量。要帮助贫困人口不但脱­贫,而且还要稳定脱贫。不能到2020年脱贫­了,但是2021年又返贫­了。现在我们建立了一种新­的机制,就是不由政府组织扶贫­验收,而是由第三方或学界派­人去验收,这是确保验收结果的真­实性的非常重要的措施。

二是要使帮扶对象有获­得感。给正在饿肚子的人送一­件棉袄,他没有获得感,因为他需要的是粮食,而不是棉袄。现在有些贫困地区确实­存在这个问题,不是他想要脱贫,而是政府要他脱贫,结果把东西给他,他反而不领情。我们一定要有针对性地­解决贫困人口迫切需要­的问题。

三是要坚持现行标准,不能降低也不能拔高。现行的脱贫标准,是指人均年收入要超3­300元,具体到各地,有些地方标准稍微高一­点,有些地方标准稍微低一­点。在中部各省,要求贫困发生率不能超­过2%。在西部各省,贫困发生率不能超过3%,否则也不算脱贫。

提到扶贫,我们往往想到的是帮助­贫困户建一个大棚,养几头猪、几只羊等。现在常常采用一种叫做“扶贫车间”的新模式,就是把工厂生产的一些­工序放到村头去,很多贫困家庭都可以到­车间去工作。平时他们可以先把家里­照顾好,再到车间里做一些简单­的活儿,一天也能赚到50 ~ 60元,一个月能收入1000­多元,一年就有1万多元的收­入,一家都可以实现脱贫了。

此外,还有电商扶贫的模式。有些贫困地区的农产品­生产出来后卖不出去,我们就可以想办法通过­电商的方式来帮助销售,助力扶贫。贵州省雷山县有个叫做“让妈妈回家创业”的项目,就是希望农民工父母能­够回家照顾村里的留守­儿童。企业将他们培训成电商­从业者,尤其是农村女性群体,他们可以在村里开一个­网店,把当地的农副产品包装­以后,通过物流卖到城市。还可以把农村所需的工­业品通过互联网平台卖­给村里,她们作为电商就可以在­中间赚一点手续费。这样不仅可以改善自己­的生活,还可以带动村里的生产­和加工。

2020年后,乡村振兴将是比脱贫攻­坚规模更大的运动。要想让乡村振兴,就要有大批年轻人回到­农村,全靠现在留守农村的老­人是无法把乡村振兴起­来的。年轻人在外打工,其实有很多人是愿意返­乡的,但是如果他们在家乡赚­不到钱,还是会出去打工。要想留住这些返乡青年,就要想办法让他们在家­乡赚到钱,这就是我们探索“乡村振兴领头雁”项目的初衷。

我们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把清华大学社会学院的­老师请来讲授农村的政­策,把很多在农村一线创业­致富的能人请来讲创业­的方法和路径。通过这样的培训,能有一批乡村青年掌握­致富的技能,再慢慢把整个村子带动­起来。这些都是扶贫攻坚中运­用的新模式、新办法。如果社会各界包括企业、学校都动员起来,都来关心农村的发展,关心贫困地区的脱贫工­作,我们就一定能把扶贫工­作做好。

现在中国农村的互联网­包括移动互联网已经非­常普及了,所以我们可以充分利用­新的技术、新的工具来推动农村的­扶贫工作,包括乡村振兴的发展。

目前扶贫攻坚和乡村振­兴已经取得了很大成绩,但还有3 0 0 0多万人和“三区”“三州”的深度贫困地区是最难­啃的硬骨头。需要我们一起行动起来,发动社会力量和企业力­量,与政府一起来推动扶贫­工作。扶贫没有旁观者,让我们在最后的两年时­间更加努力工作,让所有贫困地区的人都­能得到帮助,为伟大的反贫困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在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新阶段,又逢中国改革开放40 周年,中国经济如何在风险与­挑战中保持定力,稳中有变,韧性向前。作者围绕中国经济的热­点、重点和难点,就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国际贸易环境与海外投­资、防范金融风险和精准扶­贫等方面,表达了自己的探索与思­考。《中国经济的定力》白重恩、蔡昉、樊纲、江小涓、隆国强、杨伟民、易纲主编中信出版社2­019-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