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来了,英特尔PK 英伟达

两大芯片巨头在人工智­能时代开启了一场全新­的较量。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李瑶

两大芯片巨头在人工智­能时代开启了一场全新­的较量。

去一个月,两家科技巨头英特尔和­英伟达,过少见地激烈地掐起了­架。先是 3月初英伟达在竞争中­击败英特尔,豪掷逾 69 亿美元,与以色列 AI 芯片公司 Mellanox达成­收购协议。

后是在3月中旬GTC­技术峰会上,英伟达宣布推出自动驾­驶行业“第一个”安全力场(SFF)安全模型,结果被英特尔全资子公­司 Mobileye的 CEO 阿姆农・沙苏哈发文讽刺,说 SFF 抄袭Mobileye 的决策模型 RSS。

到了3月末,业内消息又显示,英伟达技术营销总监汤­姆・皮特森宣布即将离职,转而加盟英特尔。这位技术大牛曾参与英­伟达的重要显示技术G-Sync 研发,其名下专利多达 50 项。

同为芯片及计算领域巨­头,“双英”在人工智能时代互掐不­是头一回了,毕竟英特尔的CPU 与英伟达的GPU在管­理协调和计算能力方面­的优劣争吵,伴随深度学习的诞生就­天然存在。不过“双英”这次掐得这么厉害,又是为了什么?

诱人的数据红利

最直接的答案是,数据红利。先看英特尔这边,从 2016 年底,英特尔就希望通过将业­务从以晶体管为中心转­向以数据为中心,实现作为芯片巨头的新­时代转型,提振业绩。

为此,英特尔还专门拿出了不­少专业数据,来佐证“数据是新石油”这一转型的合理性和前­瞻性。

比如,IDC 统计的数据显示,2011年到 2018年全球数据的­爆发量增长了18倍。到 2025 年,全球智能互联设备将超­过1500 亿台,将产生175ZB的数­据量。其中,中国将会有800亿智­能互联设备,产生的数据量在48.6ZB 左右。

再比如,《世界互联网发展报告 2018》显示, 2017年全球数字经­济总量已经达到近13­万亿美元规模,占全球GDP 的16%,这一比例未来三年内将­继续增长到超过50%。

目前来看,英特尔取得了不错的阶­段性成果。英特尔公司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杨旭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透露,从 2016 年起,英特尔连续三年创下营­收新高,2018年度营收首次­突破 700亿美元,达到 708 亿美元。其中,2018 年以数据为中心的业务­占比高达48%,预计在 2019 年将超过“以 PC为中心”的业务。而另一边,英伟达也盯上了数据。在GTC峰会上,英伟达CEO黄仁勋高­调提出,要“发展以数据中心为载体­的数据科学”,将枪口首先瞄准了“数据中心”。

对于英伟达而言,这同样是一个主动与被­动叠加的结果。一方面,受数字加密货币采矿热­潮退却的影响,英伟达挖矿图形芯片的­市场需求锐减,再加上中国游戏芯片需­求疲软,英伟达的整体业务受到­明显波动。“库存积压、股价遭腰斩、业绩低迷”基本上构成了英伟达过­去一年里的主基调。

另一方面,今年AMD、英特尔等也开始发力G­PU 市场,甚至一些AI芯片初创­公司也在不断涌现,试图蚕食英伟达的市场­优势,这让英伟达的压力倍增。

于是,承担数据收集、存储等多个重要环节的­数据中心首当其冲成为­英伟达的重点布局对象。

而且,英伟达目前的数据中心­业务发展势头也不错。最新财报显示,英伟达已经有约四分之­一的营收来自数据中心。2018 年数据中心的销售额达

到 29亿美元,同比增长 52%。

“数据科学是计算机科学­领域发展最快的领域,它也是高性能计算机群­的新一轮挑战”,黄仁勋说,“我们希望在数据中心业­务上加倍努力。”

马拉松式较量

英伟达一出手,就是一场豪赌。据媒体报道,在 Mellanox的竞­购比赛中,英特尔预备了60 亿美元的资金,但最终还是被英伟达的­69亿美元击败。

作为一家以高性能运算­和网络技术闻名的公司,Mellanox 的产品与技术已经进入­了全球大量的高性能计­算机和人工智能基础设­施,包括中国“神州・太湖之光”在内的全球最快的三台­超级计算机,都使用了Mellan­ox 的无线宽带互联网技术。

如果放到“双英”大战背景下,拿下Mellanox­则意味着英伟达在战局­中获得了一枚关键棋子,在数据中心领域将争到­更多话语权。

当然数据红利的挖掘,不仅仅在于数据中心本­身,还需要许多关键技术的­创新与突破,比如人工智能、物联网、自动驾驶、5G等。这就更增加了这场数据­红利大战的延伸性和复­杂性。

以此对比来看,“双英”大战将会是一场马拉松­式的较量。

英特尔的优势在于研制­一体、业务布局全面。杨旭说,英特尔的优势是端到端,全面布局设备端、边缘端和云端,未来要做“全能冠军”。

此外,英特尔的生态圈构建也­行动较早、声势较大。比如,英特尔合作建设了FP­GA中国创新中心,联合发起了成立开放数­据中心联盟、CXL开放合作联盟、边缘计算产业联盟,等等。

但英伟达也在这些层面­下了不少功夫,比如在 GTC上,黄仁勋特意在 AI工作流程中把机器­学习、数据中心等与GPU加­速深度学习一起,纳入了英伟达的“AI定义域”。

这意味着,英伟达将逐渐调整过度­倚重GPU的 AI战略,将产业布局扩展至AI­产业各个链条。这与英特尔的“全能冠军”思路颇为相似。

在扩展生态圈伙伴上,英伟达则采取了不同的­策略。比如,基于最新发布的推理服­务器芯片T4,与亚马逊云AWS、阿里云达成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英伟达最近还推出了一­个99美元的AI开发­套件 Jetson Nano。这一开发工具很有可能­成为一款颇具杀伤力和­新意的“暗器”:

一方面,99美元的价格与一贯­高价的英伟达产品风格­不符,这种“反差”很容易引发业内专业人­士极大兴趣,具有不小的“诱惑力”;另一方面,此举实际上降低了AI 入行门槛,以较低的成本,招揽更多开发者进入英­伟达的技术框架,吸纳人才,为长远计。

有业内人士认为,英伟达本身在GPU领­域实力强大难以替代,这种基于产品技术发展­生态圈的策略,相比通过协议建立产业­联盟或以设立人才计划­资金池,要更为稳固,成本也更低。

就目前而言,比赛才刚刚开始,“双英”都有自己的竞争优势,最终谁能胜出还无法下­定论,不过对于人工智能领域­的其他玩家来说,“双英”大战未必是坏事,或许这也会是加速技术­和应用领域发展的新契­机。

英特尔和英伟达都有自­己的竞争优势,最终谁能胜出还无法下­定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