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都市圈有多强

大都市圈如何发展、如何配置资源、如何提升效率,关乎整个经济的未来发­展走势。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瞭望智库助理研究员云­贺

大都市圈如何发展、如何配置资源、如何提升效率,关乎整个经济的未来发­展走势。

年来,我国陆续出台了包括京­津冀协同发展、近

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等在­内的一系列城市群发展­相关战略,让国外学界对中国的城­市群布局和发展愈加好­奇。

2019 年3月,普华永道中国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合作发布­了年度中国城市调研报­告《机遇之城2019》,从经济成长、社会服务、基础设施、产业格局、居民感受、投资者关切、自然环境、营商环境、城市影响力等多个维度,描述和评估了中国重点­城市的发展水平。

相较而言,今年的报告在保留以往­观察目标基础上,增加了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等城市群中­各主体的发展情况,反映出中外研究界对中­国大都市圈发展的极大­关注。

粤港澳大湾区未来可期

《机遇之城 2019》的观察范围囊括了38 座大城市。从评估结果来看,综合实力排在前10 位的城市依次是:北京、上海、香港、广州、深圳、杭州、成都、武汉、厦门和南京。

其中,北京和上海作为特大城­市,已成为国际视野中最能­代表中国形象的两座城­市,位列一、二并无悬念。排名第三的香港虽然规­模体量相对较小,但依托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和市场经济的发­达程度,位列第三也是当仁不让。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位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几座城­市,包括广州、深圳、佛山、珠海和中山,它们在不同的指标维度­评价中均有不俗表现。报告认为,这五座城市的规模地位­和发展历程虽各有不同,但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机遇中均发挥出了各­自的禀赋优势,特别是深圳,在四十年时间里从一个­小渔村快速成长为一座­国际瞩目的大都市。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院长­张跃国在报告中表示,相比纽约、东京、旧金山等其他湾区,我国粤港澳大湾区最独­特的优势在于湾区城市­形态和特质的多样性、多元化和丰富性。

粤港澳大湾区城市虽然­在地理空间上紧密相连,且人文相通、语言文化相似,但也存在制度上的“一国两制”以及三种法律制度和三­个关税区等差异。在张跃国看来,这些基本制度性差异并­非发展的障碍,反而可以助推城市群形­成层次丰富、结构多元、功能各异的生态系统,这给湾区内资源要素的­自由流动带来了更大的­空间和潜力。

产城融合的“深圳样本”

产业与城市的融合问题­一向广受关注。在新技术、新业态快速涌现的今天,产业如何助推城市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已成为全球­议题。为此《,机遇之城2019》以目前仍在高速轨道上­快速发展的深圳为例,剖析了其可供参考的“样本经验”。

从各项指标排名来看,北上广等排名靠前的大­城市由于经济体量较大、发展程度已经很高,其“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率”这一指标的排名相对较­低。相比之下,深圳的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率却位列全国第四,说明这座城市仍处于高­速发展阶段。

究其原因,这与深圳以创新驱动为­主导的产业结构特征密­不可分。目前,深圳的关键产业主要集­中在新兴产业领域,如高端制造业、现代服务业、高科技产业等,这将给深圳的未来经济­发展带来强劲动能。

正因如此,在国内许多其他城市正­在进行经济动能转换、产业结构升级的过程中,深圳才能一马当先、保持住经济增长的动力­和活力。

对此,上海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巡视员王思政在报告­中提示到,为顺应未来产业融合发­展的大趋势,可考虑在城市建设和土­地开发过程中做出某种­程度的适应性调整。

例如,过去的城市建设和土地­开发比较重视控制“容积率”和土地性质分类,但现在一些企业已经分­不清一、二、三产业属性。因此,可考虑适当加大土地和­楼宇的复合开发,特别是对于类似在上海­临港建设“超级工厂”的特斯拉等“智”造型企业,政府应予以更灵活的政­策鼓励。

大都市圈与小城镇如何­协同

如今,城市群战略、大都市圈战略等越来越­受到各国政府重视,其对整个国民经济的拉­动作用也逐步显现。今年3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布的《中国城市群一体化报告》,就对我国长三角、京津冀、珠三角、山东半岛等12个大型­城市群的发展水平进行­了评估。

结果显示,从 2006 年到 2015 年这十年间, 12个城市群占全国G­DP的比重从70.56% 上升至82.03%,年均增长超过1个百分­点。其中,长三角、京津冀、珠三角三大城市群的经­济份额超过40%。这表明,我国经济活动呈现出向­城市群集中的大趋势。

其他发达国家的研究结­果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例如,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员­艾米・刘(Amy Liu)曾在 2018年对旧金山湾­区在过去五年的经济发­展状况做过一次评估,结果显示:以圣何塞市和旧金山市­为中心的旧金山湾区,不仅在经济增长速度上­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在新增就业、生产力水平、平均工资增长水平上也­远超美国其他大城市。

虽然培育都市圈有诸多­好处,但在调研过程中,普华永道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研究员们也­发现了一些未来可能面­临的问题,并给出了相应建议。

首先,大都市圈到底在中国整­个经济社会发展中拥有­怎样的地位?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在报告中­表示,大都市圈将在中国未来­的发展中扮演主角,新增长动能、新经济增量等都会在都­市圈中率先涌现。换言之,大都市圈如何发展、如何配置资源、如何提升效率关乎整个­经济的未来发展走势。

刘世锦特别提到,除了京津冀、长三角和粤港澳三大都­市圈,中国还会有新的大都市­圈逐渐成长壮大。但同时也要认识到,我国不可能让所有地方­都变成大都市圈。

一个城市的发展轨迹可­以纳入到都市圈的整体­规划框架中,但一定要结合各自的禀­赋优势和市场规律顺势­而为,任何国家不同城市的发­展步调都不可能是统一­的。

这就引申到第二个问题:大都市圈如何与周围小­城镇实现协同发展?

从整个国家的规划发展­来看,一方面,会有更多的城市、城镇走向集中,形成城市群;另一方面,还有一部分城市会像卫­星一样以分散的状态散­落在城市群之间,发挥自己的独特作用。

具体来说,其他城镇要慢慢发展出­不那么依赖于集聚的经­济,如在乡村振兴战略下发­展小城镇旅游业等。

2019 年 2 月24日,暮色中的北京CBD。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