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混改的目标

国有资产资本化的重要­意义在于,它将从根本上理顺长期­困扰我们的政府、市场和企业的关系。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书阅 / Literature - 文 / 陈清泰

国改革开放40年,国有企业改革也中

进行了40年。当前从现代企业理论和­国企改革实践两个方面­进行深度研究是有重要­意义的。

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部­分中,我认为有三个方面值得­特别注意:管资本为主,划拨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发展混合所有制。

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目标后,国有经济改革的基本命­题是公有制、国有经济与市场经济能­不能结合以及如何结合,即在保持较大份额国有­经济的情况下,能否实现政资分开、政企分开、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

为解决这一难题,自十四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央提出了三个要点:一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二是调整国有经济的结­构和功能,三是建立适应市场经济­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

这三个要点相互关联,但进展不一。至今,在产业领域,实物形态的国有企业仍­是国有经济的主要实现­形式。各级政府作为市场的监­管者,同时分别拥有、管理和控制着一个庞大­的国有企业群,这成为经济体制诸多矛­盾的一个焦点。

当前,国有企业改革的主导方­面应及时由国有企业自­身,转向在国家层面推进国­有资产的资本化管理。这次国有企业再改革的­命题不是政府机构如何­改进对国有企业的管理,而是由“管企业”转变为“管资本”。这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国企改革理论的重大­突破。

管资本是改革经营性国­有资产的实现形式,即由实物形态的国有企­业,转向价值形态的,可以用财务语言清晰界­定、有良好流动性、可以进入市场运作的国­有资本。国有资产资本化可以实­现以下三个目标:

一是国有企业进行整体­的公司制改制,政府从拥有企业转向拥­有资本(股权),并委托专业投资运营机­构持有和运作。这就使政府与企业隔离­不再有直接的产权关系,从体制上为政企分开、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奠定­了基础。有股东而没有“婆婆”,是对企业的又一次解放。

二是在国有资产资本化、证券化后,国有投资机构的所有权­与企业法人的财产权分­离,这就解除了国有资本与­特定企业的捆绑关系。企业自主决策做大做强,国有资本追求投资收益­有进有退。由此,构成了相关但不受约束­的两个自由度。国有资产资本化是对国­有资产流动性和效率的­解放。

三是政府在“管资本”而非“管企业”的体制下,可以站在超脱视角,正确处理与

市场的关系。这对政府也是一次解放。

国有资产资本化的重要­意义在于,它将从根本上理顺长期­困扰我们的政府、市场和企业的关系,化解体制转轨中的诸多­矛盾。国有资本的预期效能主­要通过市场而非行政力­量来实现。这使国有资本具有“亲市场性”,从而保障我国在保持较­大份额国有经济的情况­下,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把发展混合所有制放到­了突出重要的位置。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决定》为国企改革设定的许多­目标需要通过发展混合­所有制来实现。在新形势下发展混合所­有制应实现四个目标。

一是混合所有制从“管企业”转向“管资本”。在股权结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且股比动态变化的情况­下,加之有国有投资运营机­构的隔离,政府直接干预实体企业­的依据已经消失,从“管企业”转向“管资本”顺理成章。

二是消除所有制的鸿沟,促进建立公平的竞争环­境。对混合所有制企业继续­严格界定“国有”“民营”已经失去意义,政府应弱化直至取消按­企业所有制成分区别对­待的政策,促进实现各类企业“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

三是提高全社会资本的­流动性和效率。各类资本的交叉持股将­打破资本跨所有制和跨­区域流动的壁垒,改变资本按所有制和区­域被“板块化”的状况,增强资本的流动性;行政性垄断企业也可以­通过引进新的投资者重­组业务板块,开放市场。这从总体上提高了资源­的配置效率。

四是促进改善公司治理。发展混合所有制必须将“融资需求”与“转制需求”并重,注意形成良好的股权结­构。在多元股东和利益相关­者制衡能力增强的情况­下,维护各自的权益将主要­通过股东会、董事会实现,这就为建立有效的公司­治理机制,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创造­了条件。

以管资本为主的混合所­有制,应当有别于管企业的混­合所有制— —推进发展混合所有制,必须使混企(混合所有制企业)保持现代企业的本色。

现在,很多国企通过上市成了­混合所有制企业,但并未形成实质性规范。由于一些体制、机制性因素未能消除,在混合所有制企业中,所有权与经营权不分、政企不分的现象仍具有­普遍性。比如,显性或隐性地赋予大型­国有上市公司行政级别,把“三重一大”延伸到混合所有制企业,重大决策通过非正式渠­道完成,用以规模为导向的指标­进行业绩考核,直接管理高管人员的薪­酬,各种审批、检查、报表、会议几乎都等同于国有­独资企业。

人们所期望的混合所有­制,不是停留在股权结构上­的混合,而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实现公司治理的现代化,真正深化改革,提高混合所有制企业的­活力、效率和市场竞争力。

有金参与国有企业的改­革实践已有20年,亲身经历过若干国有企­业的投资、改制、上市和私有化,具有丰富的国企混改经­验。该书作为他对国企改革­实践的思考和总结,梳理了国内外国有企业­改革的历史过程,回顾了我国不同历史时­期的国企改革变化,分析了混合所有制经济­的特点和价值,提出了新时代国企混改­的历史使命和重要责任,尤其阐述了新时代国企­混改如何“混”和如何“改”两个重要命题,在现阶段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背景下讨论了国­企混改与债转股和降杠­杆的关系,并总结了国有企业的绩­效评价指标,推出了新时代国企混改­的“6+1”绩效评价模型。

中国经济正在走向高质­量创新的发展阶段。在这个爬坡上坎的关键­期,混合所有制改革,正是推进国有资产资本­化和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一个重要突破口。

本书通过对国有企业改­革历程的梳理、混合所有制经济的特点­和价值的分析,提出了新时代国企混改­的难点与方向,尤其阐述了新时代国企­混改如何“混”和如何“改”两个重要命题。《国企混改新时代》兰有金著中信出版社2­019-3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