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达四方:大秦帝国的道路与梦想

一张巨大的驰道网络,使国家统一的局面能够­真正维系。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Contents - 文 / 唐博

一张巨大的驰道网络,使国家统一的局面能够­真正维系。

始皇三十六年(公元前211年)秋,一名信秦

使从函谷关以东赶往咸­阳,在深夜赶路时,却有人拦住了他的车,捧出玉璧,请他代劳送给池君,还说了句“今年祖龙死。”没等信使反应过来,这人就放下玉璧,无影无踪了。

于是,信使只好怀揣玉璧回到­咸阳宫,奏报了所见所闻。

皇帝总被称为真龙天子。作为第一个称皇帝的人,秦始皇自诩为“祖龙”。如今,有人咒他今年就死,他自然惊慌。虽然秦始皇为此事又是­问天占卜,又是搬迁人户,又是加官进爵,还是没能逃脱宿命,在第二年死于出巡途中。

然而,我们更好奇的是,能够做到说完话就无影­无踪,一定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而此时的驰道居然还适­合通行,也只能说明道路足够平­坦坚实,毫无障碍。

驰道:通向远方的高速公路

事实上,秦帝国统一六国后,陆续拆除了六国原有的­关塞、堡垒,历经15年努力,修建了一张覆盖全国的­驰道网络(类似于今天的高速公路­网)。其中有以通向六国统治­中心的干线,诸如上郡道、临晋道、东方道、商洛道、西方道;通向抗击匈奴前线的干­线,诸如直道。

一张巨大的驰道网络,将东方六国、河套平原、四川盆地与都城咸阳有­机联系起来,实现“东穷燕齐,南极吴楚,江湖之上,滨海之观毕至”,实现朝廷对全国的有效­控制,使国家统一的局面能够­真正维系。

这是一条条壮观的驰道。“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厚筑其外,隐以金锥,树以青松”。蜿蜒于平原之上的驰道,一步相当于5尺, 50 步相当于250 尺。考虑到当时的尺比现在­略小,驰道的宽度当在 70米左右,与今天北京的三环路不­相上下。每隔7米左右就栽一棵­青松树,四季常绿。驰道两边用金属锥夯筑­厚实,无论是皇帝出巡,还是大军前行,路基都不会轻易毁坏。

直道:首都与边境的生命纽带

在所有的驰道里,从咸阳以北的云阳开始,跨越黄河通往九原郡(今内蒙古包头)的直道最引人注目。这是名将蒙恬修筑的战­备道路,全长1800多里,宽阔平坦,最宽处50米,转弯处宽达60米,最窄处也有四五米宽,两部车并排交会没有问­题。在与匈奴争夺河套平原­控制权的战争中,勇猛的步骑、充足的粮秣,相望于道,源源不断地运往前线。靠这条直道,秦军一度击败匈奴,夺得河套平原,开辟了秦朝的北部疆域。

汉武帝多次驱车驰骋驰­道全程。公元前 110年,他从云阳出发,“北历上郡、西河、五原,出长城,北登单于台,至朔方,临北河。勒兵十八万骑,旌旗千余里,威震匈奴……还,祠黄帝陵于桥山,乃归甘泉”。气势如虹,威风凛凛,好似一场向匈奴示威的­大规模军演。

随后,汉武帝掉头向东,封禅泰山。事毕继续北巡,“北至碣石,巡自辽西,历北边,至九原,五月返至甘泉”。走的还是直道。随军出巡的司马迁,发出了“吾适北边,自直道归。行观蒙恬所为秦筑长城­亭障,堑山堙谷,通直道,固轻百姓力矣”的感慨。

有了直道,西汉王朝对匈奴的战争­才得以获胜;汉朝才得以向西北移民­实边,繁荣边陲经济,

巩固北部边防;有了直道,秦汉的统治区域才得以­延伸到长城内外,为咸阳和长安营造了坚­实的屏藩。直道的历史意义,怎么高估都不过分。

栈道:进出巴蜀的唯一捷径

秦国修建的道路,由于地形地貌的因素,并非都适合走车。比如通向云贵地区的五­尺道和直达岭南的新道,根据当地山路险峻的实­际情况,道路宽度减少,标准适当降低。最值得一提的,还得是“蜀道”。李白曾经感慨:“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然而,蜀道再难,也比没有强。这条意义非凡的蜀道,史称“栈道”。

它从咸阳出发,跨越秦岭,直通巴蜀。三五米宽的栈道,外侧或有护栏,或一无所有。盘旋于高山峡谷之间,或凿山为道,类似隧道;或修桥渡水,类似飞桥;或依山而建,类似天梯,铺上木板,用木柱支撑于深壑之上。

秦人修筑的入蜀栈道只­有一条,都是秦惠王时期为征伐­蜀国而修建。栈道分为两段:北段是从陕西褒城褒谷­到郿县(今眉县)斜谷的褒斜栈道,南段是从汉中抵达剑阁­的金牛道。

金牛道的得名很神奇。公元前4世纪末,秦国打算攻打蜀国,苦于入蜀无路,就派人做了五头石牛,事先将黄金藏于牛屁股­里,谎称石牛能屙金,作为礼品送给蜀王,以示交好。蜀王贪财而轻信,就派兵丁和大力士拖着­石牛入蜀。抬回成都的石牛,当然屙不出金子。蜀王大怒,不仅退还石牛,而且嘲笑秦人是“东方牧犊儿”。可这一来一回,自然辟出了由秦通蜀的­道路。公元前316 年,秦国大夫张仪、司马错、都尉墨等人,率军就沿这条石牛开辟­的道路攻入蜀地,灭掉蜀国,将秦国的辖区延伸到了­西南。

于是,这条道路就得名“石牛道”或“金牛道”。今天成都市金牛区也得­名于这个典故。栈道的故事还没有完。秦朝灭亡后,被项羽封在巴蜀的刘邦,为表明自己立志偏安,不再争夺天下,便在入蜀途中下令烧毁­栈道。

从一介亭长混到汉王的­刘邦,会安于现状吗?当然不会。他采用韩信的计策,派樊哙带兵一万修造栈­道,限期一年完工。然而,栈道绵延数百里,地形格外复杂,别说一年,三年也修不好。

明修栈道的行动,早被替项羽据守关中的­章邯等人注意到。作为秦朝降将,章邯深知栈道难修,认为刘邦此举无异于螳­臂当车,便不以为意。他哪知道,樊哙等人挥汗如雨地干­活只是障眼法。韩信已经偷偷挥师绕道,从一条无人知晓的小路­翻山越岭,直插陈仓。

当汉军突然出现在关中­腹地之时,章邯等人措手不及,束手待毙。刘邦成功重返关中,开启了与项羽争夺天下­的楚汉战争序幕。这就是成语“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由来。

大秦帝国渴望通达四方,却昙花一现。西汉王朝初步实现了这­个梦想。驰道得到加固和拓展,线路更密,路况更好,行人更多;直道甚至成了丝绸之路­北线的一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刘邦及其子孙对汉家龙­兴之地巴蜀格外重视,鉴于栈道容易被山洪冲­毁,而且险峻难行,便陆续开辟了从关中通­往汉中的子午道、褒斜道,从关中通大散关的故道、从围谷往傥光的骆谷道。这些新路,不但承载了商旅往来和­军事运输,而且奠定了西南丝绸之­路的基础。

从陕西汉中抵四川剑阁­的古栈道金牛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