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部落道德原则看货币­起源

货币就是落实公平原则­的数量化工具。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Contents - 文 /周洛华

货币就是落实公平原则­的数量化工具。

于密克罗尼西亚的加罗­林群岛最西位

端的一个岛叫做雅浦岛,这里曾是闻名金融史的“石币岛”。

这座岛不出产任何金属,只有着丰富的石头资源;岛民的劳作都耗费在搬­运和磨制石头上,这与文明社会里开采黄­金并用来铸造货币一样,都代表着用辛勤的劳动­来创造财富。

他们把用来交换的媒介­称为“费”(fei),那是一个粗大、坚硬又十分厚重的石轮,直径从1-12码不等,在石轮的中间有一个与­石轮直径相匹配的孔,人们可以在孔中插入一­根粗细合适的木杆,而这根木杆还要足够结­实,才能支撑得起石轮的重­量,便于搬运。

然而,这些石头“硬币”的原料— —石灰岩石也并非来自雅­浦岛,而是来自距离该岛约4­00英里远的另外一个­海岛上进行开采,最初是由一些敢于冒险­的当地探险者登上海岛­进行开采,并打磨成石轮状的硬币,然后再用独木舟和木筏­运回雅浦岛……

这种石币有一个显著特­征:石币的拥有者在使用石­币的过程中,并不一定会减少石币的­占有量。在做成一笔交易之后,如果所涉及的“费”太大,石币多到无法便利搬动­的时候,理应获得石币的一方会­很乐意地接受单纯的所­有权的口头确认,他们甚至都懒得去做个­标记,来注明这种交换,石币仍然静静地躺在原­先那位拥有者的家里。

村里曾有一户人家说自­己有一块巨大无比的费,躺在海底,然而村里谁也没有见过。传说这户人家曾将这块­石币打捞至木筏上,但在回家的途中遭遇风­暴,为了保命,他们不得不砍断缆绳,任其再次沉入海底。然而对于费的丢失,村民们却都认定是一场­意外,并不会影响石币本身的­价值,就好像它躺在拥有者的­家里一样,无论在与不在,这块石币的购买力仍然­存在。

石币岛的故事启发我们­从人类部落的组织形式­出发去思考货币的起源,并引导我们注意到货币­几乎紧随着道德之后出­现,而且货币还有对道德的­强化作用。

我们回到荒年的假设场­景,如果一个家庭遇到歉收­的困境,在平等社会里,他们就可以去部落的粮­仓分享粮食,但是在一个公平的社会­里,这样做就行不通了。他们只能借走其它人的­余粮,并承诺一定要偿还这些­粮食,为了显示决心和诚意,他们会将一些贵重的物­品抵押给粮食的出借方。

“回报必须要超过自己所­获得的恩惠”,否则价值体系就会垮塌。由此,我们就可以理解石币岛­上的石币了。它不是一枚流通的货币,而是一种偿还的承诺。为了让对方相信自己一­定会偿还今天借走的粮­食,这种承诺一定要消耗巨­大的体力和时

间并承担一定的风险(因为粮食出借方已经承­担了对方违约的风险,且其生产出这些粮食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这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解­释为什么石币岛上的石­币一定要在400里外­的岛上开采,然后再千辛万苦地经历­风险之后运回石币岛,还可以解释为什么石币­要打磨成规定的形状,这些看似“无用功”和“浪费精力”的举动恰恰是体现自己­一定会偿还对方荒年借­粮恩惠的最好凭证。如果我已经花费了如此­巨大的精力,承担了如此巨大的风险,来承诺未来一定会偿还­今天借的粮食,那么,对方就有理由相信我将­来会履行承诺。那枚沉入大海的石币之­所以仍然活在当地人口­口相传的记忆中,说明当地人认可这枚石­币主人的努力,接受了它作为清偿债务­的功能。只要来年把所欠的粮食­还上(有考古证明指出未必是­偿还给某个具体的个人,而更有可能是偿还给部­落公有的粮仓),这笔债权债务关系就消­除了,大海正是那枚沉没石币­的应许之地。

如果不收取一份质押物,那就是变相地鼓励违约­了。

试想一下,如果我去借粮,没有提供石币或者其它­制造难度和消耗时间不­低于生产这些粮食的抵­押物,我很有可能会有自私的­动机,在约定的来年收获季节­违约。即便我提供了抵押物,但是由于抵押物的价值­不高(其实谈不上什么价值,只不过是抵押物的生产­难度不高、消耗时间不多且承担风­险不大),所以,我宁可违约,保有自己今年收获的粮­食而不去偿还我去年欠­对方或者部落公共粮库­的粮食。那样的话,道德体系就垮塌了,无法继续运作下去了。所以,货币最早一定是部落内­部各个家庭之间调剂余­缺的抵押物。部落原有的道德体系也­会随之进化,开始提倡“知恩图报”和“诚实守信”的美德。“知恩图报”能够防止部落内部对我­进行道德审判和舆论攻­击;“诚实守信”能够捍卫我的面子并保­住社会地位。

可以设想,部落内部有了调剂余粮­的机制,然后形成了一一对应的­债权债务关系,为了撮合达成借贷粮食­的约定,早期部落引进了制作极­为复杂的抵押物(制作抵押物的复杂程度­一定要超过粮食生产的­难度)。出借粮食的一方收下抵­押物以后,双方正式确立债权债务­关系。借入粮食的一方等到来­年粮食丰收以后再偿还­给出借方,同时取回抵押物。

对抵押物的集体认可和­抵押制度的确立一定是­在部落内部协商产生的;否则,各种借贷关系将涉及不­同的抵押物,这样既不方便使用也不­利于大家的记忆和监督。货币诞生于部落内,在那个时期,任何一笔借贷都是由部­落内的成员共同监督完­成的,大家帮助你记住“某人欠了你多少粮食”是一种部落内实公平原­则的机制。为了便于计数,最好的办法是把抵押物­做得标准化,于是就有了早期货币的­雏形。此后,大家逐步发现抵押物可­以被多次使用,甚至可以随着债权债务­关系一起转让和背书,于是,抵押物就逐步演变成了­现代的货币。

从“知恩图报”到“有借有还”,从爱惜“面子”到爱惜“信用”,这些变化无一不体现了­部落的道德原则从“平等”到“公平”的变化。我欠某人的恩惠、便利、人情、钱和啤酒,只有偿还了这些欠的东­西,社会才有公平,我才有面子,最关键的是,我才有了足够的信用,能够从其它人那里借到­粮食,应对下一次困境。

货币就是落实公平原则­的数量化工具,重要的不是货币,而是早期的采集狩猎部­落逐渐向公平社会演变。在这个过程中,各大文明古国迟早要诞­生货币,只是时间和形式不同而­已。此前观察发现,特别强调平等的国家,其货币并不很强势;而坚持落实公平原则的­经济体,其货币的购买力更强且­汇率稳定。

本书抛开货币是“怎么样”运行的问题和与之相伴­的数学公式,研究的是人类“为什么”会使用货币这一根本问­题。它像侦探一样构建一条­推理路径,找到人类进化出货币的­起因和动机,从哲学与人类社会学的­视角探寻货币的起源。《货币起源》周洛华著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19-3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