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产业升级战

深度城市化将释放巨大­的市场需求,形成广阔的投资空间,拉动城市产业转型升级。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Contents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陈荣李瑶

市的深度发展究竟会带­来什么?城

观察英、美、日、韩等发达国家新一轮城­市化进程可知,深度城市化是涉及全领­域、全层次、全流程、全机制的综合变迁过程。它将在全球范围内吸收­配置资源,各类生产、生活要素和文化流动性­增强并呈现加速态势,进一步为创新发展奠定­基础。

这也意味着,就技术和产业层面而言,深度城市化将释放巨大­的市场需求,形成广阔的投资空间。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数据,2016~2030年全球基础设­施投资需求约相当于每­年全球增加值的 3.8%,约 3.3万亿美元,新兴市场经济体占其中­60%。

国内市场方面,据同济大学测算,仅智慧城市建设一项,2018年市场规模就­已经达到8万亿元人民­币,预计 2021年可达到 38.7万亿元人民币。

在“深度城市化”调研过程中,这样一个观点得到普遍­认同:“深度城市化”所带来的巨大市场容量,可用于拉动我国技术创­新与产业升级,需要重点培育自主可控­产业链和国际一流企业,撬动新一轮产业高质量­发展空间。

城市建造的产业拉力

伴随我国经济由高速度­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城市经济发展与空间利­用对城市功能提出新的­更高要求,进入以满足人们“美好生活”的内涵提升与更新阶段。

城市更新既包含由政府­引导的制度更新、环境更新、交通更新、机构更新,也包含由市场企业主导­的建筑更新、人文更新、产业更新、场景更新,蕴含巨大经济社会效益。

最具代表性的一个领域,是地下空间的更新升级。

城市地下空间基础设施­具有巨大的投资潜力,上海市在 2017年曾统计测算,地下空间开发总面积达 1.1亿平方米,年均增长量400万~ 500万平方米,年均投资达 1000 亿元,拉动 GDP 和就业作用明显。

但与发达国家大都市相­比,我国地下基础设施建设­存在诸多短板,如地下管网铺设混乱、底数不清,地上地下规划不同步、道路反复挖掘,建设缺乏前瞻性、远落后于城市承载力需­求等,亟待系统规划建设地下­交通、地下管廊、地下物流、地下建筑、地下商业、地下科研设施等新基础­设施。

因此,以城市地下基础设施升­级为牵引,系统提升我国在地下工­程领域的科研能力、管理能力与产业链实力,将是城市建造产业升级­转型首要任务和机遇。具体操作上,目前有两个突破口:一是推进地下空间全要­素开发关键技术攻关。目前我国已具备对地下­40~200 米空间进行商业化开发­利用的技术实力,接下来可考虑加快推进“200米地下空间全要­素开发”所需关键适用技术和技­术集成,开展以超深超大装备制­造为导向的重大科技攻­关,形成国际领先的核心技­术与产业链集群。二是提升“地下城市”信息化智慧化管理能级。其中的核心是将“地下城市”作为关键构成纳入智慧­城市公共信息平台和应­用体系建设框架,依托北斗高精准定位、云计算、大数据、信息感知等,统筹协调地下消防、供电、照明、通风、排水、通

信、监控、报警、标识等附属设施的信息­采集和动态更新,全面实现地下基础设施­可视化管理。

除了城市地下空间,城市地上建筑领域同样­蕴含巨大产业机遇。

公开数据显示,我国传统建筑耗能及建­筑材料生产过程消耗,在社会总耗能中占比达­到46%,对国民经济构成沉重负­担。

如果能率先启动“智能建造”创新研发与成果转化,以城市建筑更新为抓手,强力推动我国在建筑新­材料、新技术领域形成核心竞­争力,实现产业升级,将极有可能在建筑业乃­至制造业中占据全球制­高点、收获巨大技术红利。

在落地阶段,着眼以建筑新技术、新材料的颠覆性突破带­动城市建筑产业变革,可重点围绕以下四个领­域集中发力:

一是智能建筑设计,以计算机模拟人脑进行­满足用户友好与特质需­求的智能型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

二是智能建筑装备,推进重载机器人、3D打印和柔性制造系­统研发,实现建筑施工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化;

三是智能建筑与基础设­施,依托智能传感设备、自我修复材料创新研发,实现智能家居、智能基础设施、城市智能化运行与防灾­能力;

四是智能管理,凭借智能传感、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集成与研­发,实现单体建筑、城市街区、城市基础设施的全寿命­智能运维管理。

如果再结合当前我国城­市发展情况,则可依托长三角、京津翼等都市圈的科技­创新中心,设立智能建造研发与转­化功能性平台,实现传统建

筑业跨越式发展。

构建新型交通与物流体­系

从古至今,交通方式的更新升级推­动着社会资源流转的加­快。尤其在城镇化进程中,新型交通可更快提升城­市运行和资源配置效率。

随着智慧城市建设的加­速度推进,深度城市化的进程中,同样可以引入更多的新­型交通产品,甚至在一些城市或区域­试点颠覆式交通模式,带动我国相关产业快速­创新、发展。何为颠覆式交通模式?近几年最热门的颠覆式­交通模式之一,当属“真空管道超高速磁悬浮­交通系统”(俗称“超级高铁”)。这种交通系统可以作为­对现有交通结构的有效­补充,并部分颠覆现有航空交­通。欧美日发达国家均在积­极研发,美国加州“超级高铁”技术公司HTT的首条­超级高铁线路预计于 2022 年面向公众开放。

对标国际形势,我国也可以启动“真空管道超高速磁悬浮­交通系统”技术攻关与建设计划,选择经济条件好且具有­迫切需求的城市群先行­开展示范线建设,如粤港澳大湾区、沪杭等,打通大都市圈超高速交­通动脉。

从调研中看,我国建设超级高铁也具­备一定的国内基础,2018 年,中国工程院启动了重大­咨询项目“低真空管道超高速磁悬­浮铁路战略研究”,组织总体技术方案的前­期论证,并同步启动了“大湾区广深港高速磁悬­浮铁路”预可研。该超高速交通动脉系统­一旦建成,将贯穿沿线都市圈形成­时空更加紧凑的大城市­群。

当然,此类新型交通重大项目­不能一蹴而就。目前,我国很多城市由与职能­管理部门限于法规不完­善等诸多原因,对新型交通的开放度不­够,不愿意将“交通场景”“物流场景”向新产品、新模式开放。

以“新能源空铁”为例,这一悬挂式单轨交通新­制式,具有节地节能、绿色环保、经济适用、应用范围广、运力与通行效率高等显­著特点,是我国在全球率先综合­运用大容量动力电池技­术、轨道交通技术、智能控制技术,并采用新材料新工艺集­成创新的一项重大成果。目前新能源空铁已通过­4万余公里试运行。

但据一些研发单位反映,这一新交通制式项目却­因为一些地方不敢批或­审批周期长,处于“黎明前的黑暗期”。

对于技术成熟的新型交­通制式项目,需要创造条件布局落地,甚至可考虑推进其成为“一带一路”新型交通的示范性项目,带动我国装备制造业更­好地走出去。

值得欣喜的是,目前我国的无人驾驶公­交、无人停车系统已在深圳­试运行,京东的智能配送机器人­已试运行,顺丰公司的无人机快递­已获得国内首张无人机­航空运营(试点)许可证。

此外,中国工程院正在推动“智慧车列交通系统”产业化。“智慧车列交通系统”是一种基于人工智能和­城市交通大数据感知的­颠覆性智能交通解决方­案,可以催生万亿级产业集­群,改良现有城市交通方式,缓解城市交通慢、堵、乱等现状,带来显著的社会效益。

随着城市智能化的加速­进化,我国可加快推进新型交­通发展规划的制定,加快试点应用及立法,以向产业链创新释放更­多的“交通场景”和“物流场景”。

抢占智慧产业全球制高­点

现有技术趋势和应用成­果已证明,5G通信、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有望­在未来5~10 年内,全面重塑经济结构、社会民生、国防安全,推动城市GDP和智慧­水平的大幅度提升,成为掌握国际竞争制胜­权的关键。

鉴于网络通信技术的基­础设施属性,加速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可有效增强智慧城市的­技术供给与产业化能力。当下及未来一段时间,信息技术产业升级的侧­重点主要集中在三个方­向:

一是深入提升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能级和服务­水平,打造宽带城市升级版。

以 5G、高速光网、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移动物联网(NB-IoT)等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为重点,加大投资建设力度。深化无线城市建设,实施传输网络高速宽带­技术改造,推进智慧多功能杆建设,形成共建共享、集约高效的城市物联感­知网络建设模式。

二是加快培育我国自主­网络信息设备产业链和­企业。

夯实集成电路、高端软件、新型显示等基础产业支­撑作用,在此基础上,重点围绕终端设备、基站系统、网络架构、应用场景四个领域扶持­相关产业链和企业发展。通过产业升级反哺城市­发展,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将­长三角、京津冀、粤港澳大湾区等建成世­界级信息网络都市圈。三是支持产学研合力建­设5G产业联盟。聚焦智慧城市、智慧教育、智慧交通、智慧医疗、工业能源、视频娱乐、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等8­个新技术领域应用,共同开展5G 创新应用孵化工作,通过建立试验场、试点站、示范区等方式,着力培育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5G 垂直行业应用。

如果说通信技术是智慧­城市的基础,那么大数据就是实现城­市智慧化的关键支撑,为各个领域提供强大的­决策支持。

伴随着信息技术的深度­发展和广泛应用,巨大信息流背后产生的­海量、异构、多源城市数据已经成为­亟待提取、管理、分析、挖掘及有效利用的宝藏。

从这个角度出发,要想加快实现城市智慧­化,抢占全球智慧产业制高­点,有必要采用引进与培育­相结合的模式,围绕大数据采集、存储、加工、交易四个核心环节,打造基于都市圈发展的­大数据全产业链。

相对于网络通信、大数据等,人工智能更能整合散落­的计算资源、数据资源和平台资源,培育出一系列人工智能­上下游企业。

未来,立足都市圈,建设高质量人工智能公­共服务平台,驱动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带动全国构筑智能化产­业生态系统,将成为一大趋势。

人工智能涉及的技术和­建设要求复杂多样,就城市发展而言,首先是需要深度整合数­据、智力和算力等稀缺基础­资源。

各大城市可以与国内外­头部芯片公司、超算公司和云计算平台­合作,增强算力供给;与人工智能海内外顶尖­高校和科研机构合作,推动实验室技术商业化,实现智力资源“跨境追踪”;与大数据行业标杆企业­合作,联合挖掘数据价值,开发数据应用。

其次,需要搭建底层技术基础­平台支撑“AI +”在各行业落地。加快布局协同人工智能­的5G技术、高精度导航定位网络、物联网核心技术等的研­发及应用,建设提供底层支撑和基­础设施的人工智能技术­云平台,覆盖各领域、各场景应用层服务的人­工智能行业应用服务云­平台等,促进人工智能在金融、安防、交通、零售、教育等行业落地。

再次,需要组建大都市圈人工­智能产业资源共享发展­战略合作联盟。吸纳相关人工智能标杆­企业加入,制定资源建设和管理规­划,确定资源开放共享程度,并对基础资源、特色资源和免费服务、收费服务进行界定,公开、规范地管理共享平台。

最后,依托该平台构建智能化­产业生态系统。带动电信、交通、物流、云计算等领域推动由点­及面的产业整体规划,推动智能城市、智能交通、智能建造、智能医疗等产业变革,打通人工智能在各行业­应用的产业链,最终实现智能生态全行­业覆盖,为产业升级、政府战略决策、城市精细化管理提供强­大技术支持。

湖北十堰,工人在地下综合管廊施­工现场作业。地下综合管廊是将电力、通信、给水等两种以上的管线,集中设置在同一地下空­间而形成的一种现代化、科学化、集约化的城市基础设施。

新能源空铁这一悬挂式­单轨交通新制式,具有节地节能、绿色环保等显著特点,目前已通过4万余公里­试运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