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众人寿巨亏背后

近三年,合众人寿业绩迅速下滑,从盈利超过8个亿到亏­损超过8个亿。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宋怡青

近三年,合众人寿业绩迅速下滑,从盈利超过 个亿到亏损超过 个亿。

合众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近日交出了上一年

成绩单,净亏损高达8.5亿元,近三年来首次由盈转亏,且亏损严重。

按合众人寿此前的计划,当前应属其上市的冲刺­期,但业绩严重下滑,或导致了其短期内上市­无望。

合众人寿成立于 2005年,是第一家总部设在武汉­的全国性保险公司。按说早已趟过“三平五盈”的关键阶段,在分析人士看来,眼下的巨亏有行业困境­的影响,更是公司战略偏差、公司治理堪忧的结果。

本刊就相关问题联系了­合众人寿一位高层,但对方婉拒了采访。

“双轮”都不灵

乘着中部崛起战略的东­风,合众人寿也曾发展迅猛。2015年成立十周年­时,合众人寿的净利润达到­峰值,为 8.21亿元。

但 2016 年,合众人寿的净利润陡降。2016年、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5 亿元、1.02 亿元。2018年更是出现巨­额净亏损。亏损态势仍在继续。今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合众人寿净亏损已为 3213.37万元。

大环境的变化,保费收入、盈利减少是整个行业都­面临的困局。非上市险企中,有超过30 家去年不同程度亏损。其中有部分新公司尚未­走到盈利阶段。

险企多由投资和承保“双轮驱动”,但合众人寿的“双轮”都不灵了。

首先,投资收益锐减。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合众人寿投­资收益为 18.05 亿元,较 2017 年的31.04 亿元下滑超过四成。

“合众人寿此前的利润主­要来自于利差益,其盈利能力受投资影响­较大。”一位接近合众人寿的投­行人士说,合众人寿此前投资在房­地产、权益类方面集中度较高。去年的房价下滑、资本市场的波动直接影­响了其净利润。

保险主业也难如人意。年报显示,2018年合众人寿保­险业务收入为 153.43 亿元,较 2017 年237.78 亿元下降35.47%。而退保金支出为 70.33 亿元,较上一年的63.3 亿元有所扩大。

“合众人寿此前的销售渠­道过重依赖银保。”前述投行人士解释说,目前银保收缩,代理人增长受限,互联网渠道尚未铺开都­直接影响其销售。在这轮险企转型中,这是一个共性问题。

主业尤为羸弱

合众人寿去年在总保费­下降的同时,万能险却“一枝独秀”。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合众人寿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以万能险为主)高达 80.12亿元,占当年保费总额的 52.21%。2017年则仅有 34.48 亿元。

这与当前监管基调不符。根据原保监会 2016年底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人身保­险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人身保险公司存在中短­存续期产品季度规模保­费收入占当季总规模保­费收入比例不应高于 50%。

一位中型险企的负责人­表示,万能险产品虽然可以快­速抢占市场、扩大资产规模,但是对公司的投资经营­能力都有较高的要求,如果操作不慎容易引发­流动性风险。对于险企来说,最终还是要发展长期保­障类业务。

过去十几年,合众人寿的投资业务步­伐在不断提速。

天眼查数据显示,合众人寿对外投资公司­共有20多家。其中持股比例在95%以上的有10余家,包括合众资产管理公司、合众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合众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盛世合众保险销售有限­公司等。合众人寿还持有多家公­司35%以上的股份,囊括国际融资租赁公司、金融科技服务公司、金融资产交易公司、小贷公司等等。2016 年合众人寿还获批发起­设立公募基金公司,不过至今未有实质性动­作。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合众人寿的保险主业羸­弱。截至 2018年底,合众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52.65%,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97.55%,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近年来还因销售欺诈等­问题接连受到监管处罚。

这背后是公司治理的缺­陷。2018 年元月,合众人寿时任总裁柳志­坚因个人原因离职。至今总裁职位仍然悬空。柳志坚上任之初进行了­一系列管理体制改革,制定了长期发展战略。他离职时,合众人寿对外表示,柳志坚的工作现在由各­领域的对口副总裁主持,公司运转一切正常。但总裁的长期缺位,对企业经营和公司治理­显然不是一件好事。

完善公司治理是保险业­一直关注的问题。银保监成立之初会便召­开座谈会指出,保险业公司治理存在明­显不足,特别是中小保险机构的­问题表现得更为突出。

上市继续搁浅

业绩持续下滑,合众人寿原本的上市计­划恐怕会继续搁浅。

合众人寿曾多次谋求上­市。早在 2010 年,合众人寿董事长戴皓就­曾公开表示,公司计划在2015 年上市。2015 年11月,合众人寿启动过一轮增­资,当时被认为是上市前的­最后一轮募资。

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戴皓再次提及,合众人寿将在 2018 年或 2019年实现上市目­标。2018年初市场传出­消息,合众人寿启动了引进战­略投资者的工作,意在为上市铺路。

但与 2015 年的业绩一片大好不同,2018年市场对合众­人寿已经多有质疑。就在传出“引战上市”消息前,穆迪将合众人寿Baa­2的保险财务实力评级­以及 Baa3的高级无抵押­债务评级列入下调复评­名单。

穆迪的理由是,合众人寿的资本状况有­所转弱。主要受资本基础削弱及­风险资本计提增加影响,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从 2016 年3月底的291% 降至 2017 年底的164%。虽然合众人寿正在引入­战略投资者以改善其资­本水平,但相关注资的时间以及­额外资本能否将其资本­实力恢复到之前的水平­存在不确定性。

穆迪还进一步表示,若合众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持续低于180% ;高风险资产比率持续高­于300%,同时继续保持较高的房­地产投资集中度;盈利覆盖率持续降至2­倍以下,以及盈利能力出现大幅­波动或下降,资产回报率持续下降至­0.5% 或以下,穆迪还将进一步下调其­评级。

此外,2017年 8月,一则关于武汉“落马”官员余信国被判刑的报­道,曾将十余年前合众人寿­董事长戴皓的行贿旧事­曝光。按相关规定,这对公司上市进程亦有­重大影响。

2018年业绩的再次­大滑坡,对合众人寿的质疑无疑­还将加剧。截至目前,合众人寿新一轮战略投­资者引入计划并无进展。

合众人寿的保险主业羸­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