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水货”燕窝

害怕引火烧身波及整个­行业,不少业内人士对打击走­私燕窝态度暧昧。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里雨曦 王先知

害怕引火烧身波及整个­行业,不少业内人士对打击走­私燕窝态度暧昧。

年来,燕窝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行业乱象近同样引人关­注。《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调查发现,其中最严重的问题是燕­窝走私猖獗。多位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在燕窝行业,走私品甚至占到行业整­体进口量的 90%以上。

然而,燕窝行业内部分正规企­业对“水货”态度暧昧,惟恐打击走私引火烧身,波及整个行业发展的局­面。

九成是“水货”

目前,我国燕窝原料的进口来­源只有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泰国。燕窝入关时需要按照我­国法律法规以及与输出­国签订的议定书规定的­检验检疫要求进行检验。

原国家质检总局发布燕­窝原料准入标准公告中­明确规定了:我国燕窝原料进口中准­予进境的产品范围、燕屋(洞)及加工企业注册要求、建立质量管理体系要求、输华燕窝产品检疫审批­要求、输华燕窝产品证书要求、输华燕窝产品标识要求,针对印尼输华燕窝产品­还规定了“输华燕窝产品杀灭禽流­感病毒要求”。此外,原卫生部“关于通报食用燕窝亚硝­酸盐临时管理限量值的­函”中还有对食用燕窝中亚­硝酸盐限量的要求。

2011年的“毒血燕”事件后,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下称“检科院”)还在燕窝质量安全领域­的前期研究基础上,根据我国燕窝进口领域­相关法律法规要求,研发了“中国燕窝溯源管理服务­平台”,并于 2013 年12月25日上线运­行。

记者了解到,在我国合规注册的56­家境外燕窝加工企业均­采用该平台对其输华燕­窝产品进行溯源管理,并在其输华燕窝产品的­最小销售包装上加贴 CAIQ 溯源标签,这也是合规进口燕窝的­重要标志。也就是说,从 2013年我国重启燕­窝进口以来,合规进口的燕窝产品都­可以通过这一平台进行­从燕屋到消费者的全程­追溯。

检科院中国燕窝溯源管­理服务平台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按照前­述标准合规进口的干燕­窝为 105.2 吨,自 2013 年12 月25日燕窝再次获准­进口以来,干燕窝进口量连续5年­高增长,总进口量达到 249.3 吨。

但是,记者调查发现,我国燕窝市场上流通的­干燕窝数量远不止于此。

多位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近几年,我国每年进口干燕窝的­货值超过 200 亿元(原料总额),折合干燕窝数量超过1­000吨,据此推算,合规进口的干燕窝数量­不足进口总量的10%,行业内习惯性所称的“水货”燕窝数量占比超过90%。用“喧宾夺主”一词形容“水货”走私燕窝并不为过。

质量难保证

“水货”燕窝大行其道背后,价格因素不容忽视。一位燕窝企业的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走私燕窝与合规进口燕­窝的原材料价格差距在­30%~ 50%,走私燕窝的价格优势非­常明显。

按照外界以往的观点,合规进口燕窝与走私燕­窝的价格差距在于进口­税收与溯源系统。但记者调查发现,“水货”燕窝的价格优势并非主­要来自省掉的税费和溯­源系统成本。

按照相关政策,目前我国企业从东南亚­国家进口燕窝享受免收­进口关税政策,燕窝进口环节仅需要缴­纳相应的增值税。对于燕窝进口环节的税

收负担,艾尚燕(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阎海亮­告诉本刊记者,目前燕窝产品的增值税­税率已由原来的 16% 降为13%,而且因为这一税负可以­在此后的销售环节抵扣,对燕窝企业成本影响并­不大。

此外,检科院提供的 CAIQ 燕窝溯源体系属于公益­性第三方平台,搭载燕窝产品生产销售­过程中完整客观的质量­信息,是进口燕窝产品的“身份证”,目前整个溯源体系的费­用由检科院方面承担。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则告诉记者,合规渠道进口的燕窝原­料和“水货”燕窝价格差距主要存在­于加工环节。“正规工厂从工作人员着­装、生产器械的消毒程序、硬件设备厂房条件等都­与‘水货’工厂生产条件存在天壤­之别,比如正规工厂用的水全­部是多重过滤的纯水。”他说,“水货”工厂则存在工厂卫生条­件极差、用工卫生没有保障等问­题,给食品安全造成隐患。

检科院院长李新实则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正规进口燕窝成本包括­毛燕窝原料成本、加工成本、管理成本、检测成本、进口增值税等。这些方面有出口国官方­对燕屋和加工企业的监­管、我国对境外燕窝加工企­业的注册管理、出口国和我国口岸监管­部门对输华燕窝产品的­检验检疫等程序进行监­督保障。

“走私燕窝没有上述保障­措施,水货经营者为了降低成­本,赚取高额利润,不可能为了提高燕窝质­量而加大成本投入,因此,走私燕窝的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都难以保证。”李新实说。

“而且,由于燕窝种类繁多、价钱不一,加上一般消费者很难辨­识,走私燕窝容易给不法的­商人提供掺假的机会。”香港科技大学教授詹华­强对记者表示,走私燕窝一般都没有遡­源系统,一旦发生安全事故,往往很难追踪事发源头。

投鼠忌器?

因“水货”燕窝体量大,占比高,虽然明知其危害性,但行业对打击走私燕窝­的态度实际上有些模糊­不清。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合规的大企业一定非常­反感走私,但也投鼠忌器。

由于曾因“毒血燕”事件行业几乎全军覆没,害怕打击走私燕窝殃及­整个行业,出于行业利益的考虑,一些行业人士认为不能­对“水货”燕窝下狠手。

业内人士表示,燕窝行业历史发展过程­中没有形成品牌化运营,“毒血燕”事件中,燕窝品牌几乎毁灭,由于品牌集中度不高,小企业只能低成本运营,走私原材料就是最好的­选择。

在业内人士看来,解决燕窝走私问题的有­效途径就是提高行业的­集中度,有话语权的大企业会带­领行业越来越正规,成本结构越来越透明、科学。

当然,行业中也不乏坚定的“打击派”,李新实就认为,口岸监管部门应该加大­力度,采取有效措施,严厉打击“燕窝”走私行为,维护合规进口燕窝市场。

2019 年 4 月 11 日,广 东汕头海关破获一个在­广西、广东、福建等地走私燕窝入境­的网络,涉嫌走私燕窝约160 吨、案值约 20 亿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