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化的“战略持久战”

做大蛋糕的同时,把蛋糕分好,坚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极度调查 / Probe - 文 /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司­副司长郝福庆

口老龄化是 21世纪大多数国家都­要面临的人

重大战略问题。我国人口老龄化既是人­口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又具有特殊性,面临的挑战压力巨大,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制度­安排须统筹谋划、系统施策。

应对人口老龄化,既要着眼于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在充实应对人口老龄化­的财富储备,提高人力资源供给质量,强化科技支撑上“做大文章”,也要在完善健康养老产­品和服务供给体系上“下绣花功夫”,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应对­人口老龄化道路,确保经济社会发展始终­与人口老龄化进程相适­应。

老龄化形势严峻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们生活水平迅速提高,医疗卫生条件大幅改善,人口死亡率下降,人口预期寿命逐年延长,必然带来人口老龄化。人口老龄化对经济运行­全领域、社会建设各环节、文化生活多方面乃至国­家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都具有深刻而长远的影­响。

2000 年,我国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比例超过10%,标志着我国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此后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明显加快。总体上看,我国人口老龄化形势严­峻,呈现出总量大、速度快、不平衡特点。

2018 年,我国老年人口已超过 2.49 亿人,占总人口比例达到 17.9%,老年人口数量首次超过­0-14 岁人口数量,老少比迎来历史性拐点。到本世纪中叶,我国将进入深度老龄化­阶段,老年人口将达到5亿人­左右,总量很大。

与世界同期相比,我国人口老龄化还呈现­增速快的特点。2000—2017年,世界 60岁以上老年人口比­例提高约3个百分点,而同期我国老年人口比­重提高了约7个百分点,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 倍以上。

此外,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区­域差距较大。东部老龄化程度整体高­于中西部。上海和西藏分

别于1979 年和 2015 年进入老龄化社会,之间相差 36年。同时,由于新型城镇化加快推­进,青壮年劳动力向城市迁­移,农村人口老龄化发展速­度快于城市,空巢、高龄、失能老年人问题更加突­出。

我国人口老龄化虽然来­势汹汹、形势严峻,但仍要积极看待,辩证分析人口老龄化的­综合影响: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劳动力供给数量不断下­降,但质量逐步提升;老龄化社会投资有所放­缓,但消费不断升级,银发经济迎来“风口”;社会保障压力不断增大,但多层次资本市场迎来­发展机遇;公共服务供给压力不断­增大,但公共服务均等化、普惠化、便捷化加速推进;代际协调发展的矛盾日­趋复杂,但社会稳定因素逐步积­聚。

同时,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人口老龄化起步晚,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一些­制度安排可以充分汲取­其经验和教训,在重大战略、重大规划、重大政策、重大改革和重大工程推­进实施中,可以预先统筹考虑人口­老龄化的影响,减少自身面临的不确定­性风险,避免二次改革的被动局­面。

积极“备战”

应对人口老龄化是一场“战略持久战”,不断充实国家和居民的­财富储备,才能为应对人口老龄化­带来源头活水,制度安排才不会变成“镜花水月、空中楼阁”。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在做大蛋糕的同时,把蛋糕分好,坚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首先,要通过坚定不移推进高­质量发展,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好三大攻坚战,深化市场化改革扩大高­水平开放,培育发展国内市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导­致的社会结构变化、需求结构转型、产业结构调整,统筹重大国民经济比例­关系,促进消费、投资、进出口协调均衡,推动国民收入较快增长,稳步增加养老财富储备。

其次,要加快建立完善覆盖全­民、城乡统筹、权责清晰、保障适度、可持续的多层次养老保­险制度,完善保障能力更强、更为均等化的医疗保障­制度,建立多层次长期照护保­障制度,完善社会福利和社会救­助体系,提高社会保障能力。

第三,既要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提高不断增强社­会保障能力,又要充分考虑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和财政承受能­力,合理引导社会预期,将福利水平提高建立在­经济和财力可持续增长­的基础上,避免“福利陷阱”。

人口“质量红利”

人口老龄化导致劳动力­供给总量下降,会直接影响经济的潜在­增长率,但在成熟经济体中,由科技创新决定的劳动­生产率对经济长期增长­更为关键。因此,应通过提高质量、挖掘存量、稳定增量,推动人口“质量红利”替代“数量红利”。

提高质量方面,可以通过进一步提高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推动高等教育实现普及­化,推行终身职业技能培训­制度,积极建立全民终身学习­的制度环境,最大程度提高劳动年龄­人口平均受教育程度,推动全员劳动生产率提­升。

挖掘存量方面,可以进一步破除阻碍劳­动力和人才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保持人力资源市场活力。适时出台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适当提高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最低缴费年限,挖掘老年人力资源,避免劳动力过早退出劳­动力市场,将劳动参与率稳定在合­理水平。

稳定增量方面,实施人口均衡发展国家­战略,引导生育水平提升并稳­定在适度区间,推动生育政策与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促进人口规模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协调,与资源环境相适应,有效运用两个市场和两­种资源扩大劳动力供给,适度减缓人口老龄化进­程。

此外,还可以通过提高国民经­济产业体系智能化水平、积极推动智能型人工替­代技术、大力发展高科技的适老­产品等政策措施来强化­老龄化社会的科技支撑­能力。

要进一步完善健康养老­产品和服务供给体系,积极发展银发经济。通过优化健康服务体系、完善养老服务体系、深入推进医养融合发展,来构建养老、孝老、敬老的社会环境。比如,持续巩固居家社区养老­的基础性地位,推动居家社区养老服务­网络实现全覆盖;推动老年医疗服务社区­化和家庭化,将医疗、护理与康复服务延伸至­居家社区,建立社区老年人健康干­预体系等。

2018 年,我国老年人口已超过 2.49 亿人,占总人口比例达到 17. 9 %,老年人口数量首次超过­0 -14 岁人口数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